【愛瞞來論】默默的命運

文/默默

我今日出門嘅時候,已經查清楚巴士有無改道,但上車後先知道,市民連自己嘅命運都掌握唔到……

塞車嘅30分鐘,乘客們默不作聲;在車頭嘅司機一直搖頭;座位上的學生四處張望,看着手錶卻又無可奈何;關愛座上嘅勞工大聲講電話,全車人聽到電話內傳出嘅聲音,都向他投以憐憫眼神,同理心在這個moment得到最大嘅發揮;企係到嘅大學生緊緊握着複習紙,腳一直抖動,係考試嘅緊張,還是哀怒嘅不自主?

呢個時候,旁邊一架救護車經過,但馬路已經塞到無法讓行,bibubibubibu係同一條馬路上悲呼將近兩分鐘……

全車沒有人敢去議論,但心中默默為自己同澳門人祈禱,耳機裡傳出《家明》一曲,使我慚愧不堪……

唸起以前遇到遊行示威,乘客竟然責怪遊行人士「阻住個地球轉」,「又害我遲到」,報紙亦有好大篇幅嘅報導,但今日呢?

每個人都有責任為社會作出貢獻,所以有人做記者、有人寫文章、有人影相,去記錄歷史嘅真相……但今日,默默嘅澳門人,連面對真相嘅勇氣都無……

2017年5月9日

(僅代表投稿人立場)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