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山頂病人的親身經歷:不能好好理解病人嗎?

文/一位山頂病人

以下是筆者今年初於山頂住院時的親身經歷,各位若入院前,請慎重考慮。已省略個人情感,下面句子皆為陳述句:

一.臨時病房情況

因山頂病房嚴重不足,故此有了一個臨時病房,裏面環境擠迫而且惡劣。

1. 護士為病人更換衣物時眾人皆目睹過程。

2. 醫生「緊守」自己崗位,僅在規定巡房時間才巡房,若緊急狀況求助醫生,醫生說會跟進然後不了了之,曾經醫生答應開藥,但最後竟然可以忘記,然後安心返回座位。

3. 發燒求助護士鈴,護士相當不耐煩。護士來到說:我不是負責你的護士,你等你的護士來。於是筆者推住吊針每見到護士就求佢給退燒藥,結果全部答法一致。但筆者卻找不到負責我的護士,是因為一日轉好多人,筆者基本要見一次就要認到是誰;以為他們就算不幫,都會幫忙轉告負責筆者的護士,但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在這種臨時病房裡,貼上冰袋的筆者絕望到快要睡着時,才終於等到那位護士,並立即給予退燒藥。

後來病房有位,以為醫生和護士照料都會好一點,但其實一模一樣,只係環境好些而已。每次醫生巡房時,醫生都好急走,總想你不要問問題,醫生亦不會主動問你,有甚麼不舒服。

二.以下為病房情況

1. 星期日當值的醫生雖然有問病人哪裡不舒服,病人便跟醫生说了頭部有麻痺的感覺,但他回覆稱今天是星期日,只會處理病情特别危急之病人。

2. 每日朝早要較定鬧鐘「生擒」巡房醫生,因为這是一日之中唯一見到醫生的機會。若巡房時見到病人正在睡覺,醫生會十分開心(有次早上8點半,筆者「生擒」正在巡房嘅醫生,詢問筆者何時可以出院,他竟然回答:「問巡房醫生啦。」我當時心裡便充滿了問號。)

3. 醫生A:第x號床病人唔要做xyz檢查。

醫生B:唔做咪仲好,唔洗煩。

後來病人轉軚,醫生A:佢依家又話做,仲煩,唔知搵邊個,唉。(難道病人甚麼檢查都不做等死,你才喜歡嗎?)

4. 官僚制度嚇人:話說兩病房共用一個廁所 ,對面房間家屬將病患排泄物容器放廁所入面(平時不會有人收嗎?),入面目測有屎、尿和痰等,發出陣陣惡臭。由於廁所在兩間房中間,基本病房門不開會形成密閉空間,容易造成細菌傳染,於是告訴護士,有以下回應:

護士1:會跟進。(過小時後未發現有動靜)

護士2:已通知清潔部。(再過半小時,容器依然穩如泰山般放在地板上。)

於是筆者拜託保安、醫護助理、清潔病房的清潔人員幫忙,全部統一回覆說不在負責範圍之內。筆者要經常去廁所,但由於那個發出惡臭的容器緣故,已足足忍了兩個半小時沒去廁所,尿意已十分濃烈,筆者抱最後希望去請求那位量血壓的醫護助理,佢終於即時將容器帶回它應到之處。

病患都是人,希望醫生護士在《醫療事故法》生效後,不要怕背上責任。你們當初讀醫是為了今天推御責任的嗎?不能好好理解病人嗎?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