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山頂醫生兩度認為病人「無事」 病人堅持檢測竟確診登革熱 「可怕的不是病,是政府的醫療」

日前《論盡》媒體報道肺炎病人疑被更換抗生素致病情惡化搶救無效一事,山頂醫院對事件的回應反而引起社會更大的反彈和不滿,不少市民亦紛紛訴說自己或親人在山頂的「遭遇」。據一名上月一家曾到泰國旅遊、回澳後檢測證實染上登革熱的市民向《愛瞞》表示,在兩次向山頂求診時已主動表示有懷疑染上登革熱的症狀,但第一次24小時門診醫生竟然只開了退燒藥打發她離開,第二次急診醫生亦聲稱「唔似」是登革熱,最後該名市民主動堅持要求進行登革熱檢測,才證實了病情。而該市民在確診登革熱後,在本月初再向衛生中心要求為曾有發燒的女兒作登革熱檢測,但遭拒絕,她唯有帶女兒到鏡湖求診,最快要下周才有檢測結果。該市民還指,衛生局上月發出的相關新聞稿,除了隱瞞了她和女兒的求診時間,更謊稱其家人無疑似登革熱的症狀。該市民批評山頂醫生嚴重低估她患上登革熱的可能,亦增加其延誤治療的風險,「在澳門,可怕的不是病,是政府的醫療。」

市民A小姐向《愛瞞》表示,於今年6月15日至18日與家人到泰國旅遊,回澳後於6月21日開始發病。她當日先到一間私家診所求醫,但一直沒有退燒。而她9個月大的女兒亦在回澳後有發高燒和輕微咳嗽,遂於6月22日晚上約10時,A小姐帶同女兒一同赴山頂醫院24小時門診求診,期間她有向醫生表明曾從去過泰國、回澳後出現高燒症狀,以及曾被蚊叮咬過,但當時醫生只給她和女兒分別開了一些退燒藥和抗敏藥,並無表示她們有疑似登革熱。而女兒3日後便退燒了。

至6月24日晚上,A小姐再次因高燒到山頂醫院急診求醫,其間她再次向醫生表明自己去過泰國以及被蚊叮咬過,回澳後亦持續出現高燒及呼吸困難等症狀,更表明自己懷疑染上登革熱。但當時醫生說她身上並沒有紅疹,「唔似」是登革熱。但A小姐堅持要做登革熱測試,院方才為她抽血檢測。

直至6月27日, A小姐全身長滿紅疹,而同日下午,山頂才致電告知她登革熱II型確診,被列為登革熱輸入病例。她稱,「我睇過啲相關文章,危險期係發病後4至7日,退病時才會出紅疹。如果山頂係要等到我出紅疹才會醫,我可能已經死了。」

由於A小姐自己被確診登革熱,而她女兒回澳後亦曾有發高燒,因此她於7月4日下午,帶女兒到筷子基衛生中心非預約門診求診。但醫生又只說「無事」,並說沒有紅疹就不是登革熱,開了些藥就了事。A小姐對之前醫生的「專業判斷」已感到質疑,因此最後她還是帶女兒到鏡湖醫院抽血檢驗,最快要到下周才有結果。

雖然在6月27日當日,衛生局就A小姐的個案發出新聞稿,但A小姐反駁指,新聞稿內容有多處錯誤和隱瞞,當中包括沒有提及她曾在22日和24日求診,22日求診時醫未有為她檢測登革熱,亦沒有提及她的女兒亦曾有微熱症狀,甚至連A小姐的年齡也寫錯。

A小姐表示,就上述的經歷,她懷疑醫護人員的專業性,亦質疑是否涉及行政失當,她遂於6月28日電郵致山頂投訴,包括:

1)A小姐兩度向山頂求醫,都沒有人曾懷疑過她有可能患上登革熱;

2)如非A小姐堅持要做登革熱測試,事件可能不得而知;

3)A小姐第一次登門求醫,醫護人員草草了事,這樣可能令她降低安全意識,降低防蚊意識,後遺症甚廣;

4)登革熱最嚴重的病症都出現在發高燒期間,但醫生只看了沒紅疹就説不是登革熱,然而A小姐稱紅疹只會在第5、6日才會出現,這樣不就肯定會延誤治療嗎?

A小姐認為,由於兒童患登革熱的症狀與成人不同,醫生對兒童看似普通的症狀如有忽視,情況會是很嚴重。根據臺灣兒科醫學會於2015年就登革熱作出的聲明中指,「登革熱在開始發燒後第3~7天進入危險期,此期間約略跨越退燒前後。我們建議在發病第3~7天中仍應適時追蹤血液及生化指標,勿因患者已經退燒而掉以輕心」。

A小姐稱,「從此事可以反映出,登革熱並不可怕,但最可怕的是要在澳門求醫;登革熱可能不會致命,但致命的是山頂的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