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來看同鄉會如何登上國際學術期刊

文/ 澳門學16號 – macaology

很多發生在澳門的事,在澳門人眼中似是習已為常,外人看來卻並非如此。這次我們要談的,是關於澳門的同鄉會。

直至90年初最後一批內地偷渡人士被澳葡政府特赦後,澳門社會才在客觀意義上形成了穩定的人口結構。也就是說,澳門脫離「移民型社會」的時間,至今才不足30年,許多20至30歲的青年人口仍只是移民第二代。這些來自內地各處的移民家庭,在離鄉別井的情況下極需要在澳門尋求同鄉協助。如此,同鄉會自然成為上千澳門社團中的一大類別。 

據印務局社團資料粗略地估計,目前澳門共有103個同鄉會,最北可遠至東北三省和陝西、最西也達重慶。

按照常理,同鄉會的功能和服務對象應是狹義的,例如為同鄉提供必要援助,連結同鄉情義等。但奇怪的是,澳門不少具影響力的同鄉會還熱衷於政治活動:選舉。至少在兩岸四地的立法會選舉中,以同鄉會力量積極參選並確實贏得席位的,似乎只有澳門。如此,澳門的同鄉會成為選舉研究中的異例,引起了學者興趣。

香港學者盧兆興和莊璟珉,曾分別對福建同鄉會和江門同鄉會進行研究,探討其領導為何能在近年澳門選舉中取得極大成功。而學者們認為,同鄉會作為長期的動員機器發揮了關鍵作用。

以陳明金為例,陳既有賭場資源,也有福建幫支持,在去屆立會選舉中成為票王。如附圖所示,與其他賭場背景的競爭對手相比,民建聯每張選票的成本是最低的,其成功無疑與同鄉會運作有關。一方面,同鄉會能作為非選舉時期的動員機器,超市、診所、過年過節的活動與「福利包」,為會員提供長期社會服務,而這與一次性的買票賄選不同,因為以上服務都是合法的,政府甚至會支助同鄉會活動,在官方看來是藉同鄉會轉送社會福利予基層,在會員眼中是同鄉會的「德政」,而同鄉會自身則因此減低營運成本。如此,長期穩定的「恩庇-護從」關係由此形成,同鄉會成為最大票倉。

另一方面,雖然同鄉會勢力在平日強調自身族群性,但在選舉期間卻往往會將族群特色降低,政綱中既不會包括族群議題,也會傾向強調整體澳門人利益,卻不會破壞長期穩定的同鄉關係。這些政綱特色,在本屆選舉中仍可預見。

如果將學者的論點與近日的選舉形勢結合討論,同鄉會仍然會是今屆選舉的贏家之一。而陳明金的不參選,也不似某些觀點認為,是中聯辦從中作梗,如果是,以陳明金為首的民建聯就不會排出雙名單參選,而更似是陳自身有更深的考量。因為,背後整套同鄉會選舉機器的高效運作,才是獲勝的關鍵。

參考文獻:

Chong, E. K.-m. (2016). Clientelism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Case Study of the Chinese tongxianghui in Macao SAR Elections.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 1-22.

Lo, S. S.-H., & Chong, E. K.-M. (2016). Casino interests, Fujian Tongxianghui and electoral politics in Macao.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Asia, 46(2), 286-303.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