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圖聞】(蘇嘉豪被中止議員職務)林玉鳳曾對傳媒說過對蘇從輕處理 「我先承認我講得唔恰當」

今日(4日)立法會中止蘇嘉豪職務表決前,直選議員林玉鳳只有作出一次發言,她要求立法會顧問解釋有關中止職務程序的條文,以及立法會是否有權決定中止議員職務的期間。林玉鳳並稱,她曾向傳媒說過「從輕處理」,但她指其支持者誤會了立法會有權對蘇嘉豪判輕或重,「我先承認我講得唔恰當,當時我唔清楚件事」。

另外,林玉鳳認為這件事受廣泛關注,要求立法會法律顧問回應「應適用哪條條文」,「法律是怎樣理解?都想有權威的界定,我們會背負好大責任,如果(議會)無權決定個(中止)期限,這個要講清楚。」

相關報道:

立法會全體會議對是否中止蘇嘉豪議員職務進行表決現場

https://www.facebook.com/macauconcealers/videos/1505035582898871/

[附錄]

第二十七條

刑事程序的許可

一、不妨礙上條及第二十七-A條規定,議員在特區內被提起刑事程序,在下列情況下,審理該案件的法官,應將該事實通知立法會,由立法會決定是否中止有關議員的職務,但倘屬現行犯,且該罪的刑罰上限為超逾三年徒刑的情況,則不在此限:

(一)已作出控訴批示,但無展開預審;或

(二)已進行預審,並作出確定性的起訴批示或同類批示。

二、全體會議經聽取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意見後,就中止有關議員職務作出決定。

三、上款規定的議決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上公佈。

四、中止職務具有批准針對議員的刑事訴訟繼續進行的效果。

五、不中止職務,則有下列效果:

(一)刑事程序的時效中止;

(二)訴訟程序的中止。

第二十七-A條

刑事程序的特別制度

一、如議員因故意犯罪且該罪的刑罰上限為五年或以上徒刑而在特區內被提起刑事程序,並根據第二十七條第一款(一)項及(二)項被確定控訴,則其議員職務的中止屬強制性,並於接到審理有關案件的法官通知後開始生效。

二、接到上款所指法官的通知後,經聽取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意見,全體會議得視乎情節將議員職務的中止限制在被認為與職務的擔任及刑事程序的進行較配合的時間內。

三、上款規定的中止得於接到法官有關通知後延長,但須遵守上款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