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疊石塘超高樓廉署報告)律師將「東」改「西」 一字之差便將土地「放大」「飄移」至疊石塘山地

廉署公布《關於路環疊石塘山建築項目的調查報告》,除了顯示有人經過「包裝」為地段添加土地面積,還涉嫌將土地位置「移形換影」。廉署發現,6150號土地的位置根本不在現時的疊石塘山地,而應該在路環舊市區恩尼斯總統前地附近;且以當年原業權人崔霖以相同價錢購入鄰近房屋其面積計算,6150號土地的面積不可能有5萬6千多平方米,而最多應僅有幾百平方米。廉署亦指出,律師李伯樂在填寫和更新房屋稅申報表的「四至」時,將「東」和「西」調轉,以及對原來內容有遺漏,認為應該並非「無心之失」,最終導致土地位置「飄移」。廉署因此認為,地籍司於1994年發出6150號土地的地籍圖無效,而且以該等地籍資料為依據申請的街線圖及核准的工程計劃草案亦無效,政府應收回有關土地。�

廉署指出,根據物業登記的資料,標示編號6150的土地的東面和北面為田畔街,可以判斷該幅土地應該位於田畔街靠近現時路環衛生站和保安部隊高等學校一帶,而不可能是現在的疊石塘山地,因為田畔街位於疊石塘山建築項目的西面和南面。

確定土地真正位置最核心、最有力的證據是物業登記中土地的「四至」:北面和東面為田畔街,南面為2號房屋,西面為Beco da Porta(大門巷),如果能夠確定「大門巷」的具體位置,便可以透過田畔街與「大門巷」的交叉點,確定土地的正確位置。

雖然從現有的路環地圖資料中,難以找到有關「大門巷」的標識,但是在澳葡政府時期的《政府公報》上刊登的1878年12月31日進行的人口普查資料顯示,當時「大門巷」有房屋和居民,至少說明在1903年崔霖購買土地和房屋時「大門巷」仍然存在。

廉署調查發現,崔霖在1903年購買田畔街的土地時,還同時購買了三棟位於路環舊市區客商街的房屋。根據當時的買賣公證書記載,其中一棟位於客商街40號的房屋的北面是「大門巷」,南面是客商街38號房屋,東面是田畔街,西面是客商街。由此可見,「大門巷」位於田畔街南端靠近客商街的位置,標示編號6150的土地也處於這個位置。

但是,地籍圖卻顯示標示編號6150的土地位於田畔街北端的疊石塘山地。廉署的報告披露,1994年7月律師李伯樂在房屋稅申報表中填寫土地原有的「四至」時,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竟然將土地的方位從「東北為田畔街」改為「西北為田畔街」,雖然僅是「東」和「西」一字之差,但已經達到將土地「跨越」田畔街並「轉移」至疊石塘山的效果。

李伯樂在房屋稅申報表中更新的土地「四至」:西北為田畔街和石排灣馬路,東南為陸軍路,東北為石排灣郊野公園和白粉村,當中沒有了物業登記中的「2號房屋」和「大門巷」,因為即使在今天疊石塘山地還都是荒郊野嶺,四周根本不可能有街巷,石排灣馬路和石排灣郊野公園也都是後期才開通興建的。

根據文化局向廉署提供的資料,疊石塘山建築項目內的軍事碉堡屬1884年建造的路環砲台的輔助軍事設施,在1903年崔霖購買田畔街土地的時候,該軍事碉堡應該已經存在。假如當年崔霖購買的土地真的位於疊石塘山,那當中的軍事碉堡無論是在購買前還是在購買後興建都違反常理。

廉署的報告指出,雖然1903年的物業登記中未註明田畔街土地的面積,但是透過同期的物業買賣,大致可以推算出來。當年崔霖以澳門幣300元購入該幅土地的同時,還以相同的價錢購買了客商街32-34號房屋,而在1923年出售該房屋時註明了面積為252平方米,因此田畔街的土地面積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有56,592平方米。

相關報道:

將房屋稅申報表「包裝」成證明文件

一連串漂白成功發出地籍圖

位置和面積均「改頭換臉」

https://goo.gl/6M2ZsM

阿爺阿嫲姓氏大混亂

無文件證明下

法院咁都蒙混判得繼承權

https://goo.gl/DW26cv

疊石塘超高樓項目地段「超錯」得離譜

檢院介入調查 政府部門違法難甩 土地應收歸國有

https://goo.gl/hJtQ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