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譯報】走向衰落的跑狗場

(轉譯自《紐約時報》2月21日報道,原文作者PATRICK BOEHLE)六個狗伕各伴著一隻格力犬,在紛紛雨中,將狗送上亞洲唯一合法的跑狗場上馳騁。看台上廿多個男人觀看即將開始的賽事,格力犬馬上就被帶到起步位,準備向著兔狀誘餌奔馳。如果說看台上是有人下注,但就連一個興高采烈的反應都沒有。

另一邊廂,空蕩蕩的投注大堂,保安員正沒精打采地巡邏著,投注職員則坐在玻璃櫃位後,小睡片刻又或者看手機。

這個位於中國賭博重鎮中的跑狗場,不再如20世紀般輝煌而令人雀躍。上周六競跑的格力犬,是狗場七月關閉前最後一批競賽犬。

去年澳門政府告知,逸園需要騰空狗場作市區重建之用。上個月逸園亦證實狗場將會關閉。一方面,動物權益人士稱狗場走下坡是本應一早發生的事,另一方面亦反映澳門由殖民地時期較為「靜局」,發展到成為中國新興中產階層的熱門目的地。

據本地資深記者所講,賽狗上世紀三十年代初開始進入澳門,但幾年後就遭遇失敗,因為這項運動並不是人人都可以負擔得起。1963年賽事復辦,希望令澳門變成西式的賭博重鎮。賽狗比以前更易負擔,並馬上風行起來。

逸園年報提到,狗場當年重啟之時「全澳為之瘋狂」,欲下注的人士排成一條長龍。年報又曰:「每個周末由港赴澳的渡輪載滿賽狗迷,希望一睹盛事風采」。

1969年《紐約時報》一本旅遊指南建議旅客前往「動蕩中國沿岸的地中海式寧靜、價廉小城」觀看賽狗。

半世紀過後,這份熱情冷卻,更轉變為抨擊。

68歲的澳門愛護動物協會(澳門最大私人動物營救組織)主席馬浩賓(Albano Martins)是葡國人,1981年移居澳門。他說如今澳門的經濟是建築在旅遊業之上,「以前行業十分艱難,只有賭」,但他補充道:「現在這裡的好環境都適合一家人來玩了」。

鑽研旅遊業和博彩業的澳門大學教授藍志雄稱,人們對動物權益的意識日益增加,並解釋了賽狗活動正走下坡。2011年香港《南華早報》調查發現,每個月約有30隻賽事犬在狗房被殺。

法國女演員碧姬·芭鐸 (Brigitte Bardot) 和英國皇后樂隊(Queen)等名人都有去信澳門政府,促請政府保護數百隻格力犬。

逸園現時由具影響力的立法議員梁安琪名下公司營運,她的丈夫何鴻燊在澳門長期經營著一個賭場王國,但梁並無回應這些書面問題。逸園就去年交的檔案中,曾說賽狗是澳門集體回憶的一部分,為澳門帶來就業機會。

逸園又曾表示會計劃建立「虛擬狗場」,可以供人投注別處的跑狗賽事。

因應跑狗場很快就會關閉,梁安琪已承諾會把格力犬送給朋友或者領養所有格力犬。逸園已透過其網站邀請公眾申請領養,但這些措施的成效仍不得而知。

關注動物權益人士擔心,大部分由澳洲入口的格力犬會賣往中國大陸、越南或他處的非法跑狗場,遭拍賣予狗隻配種人士,甚或拿去屠宰作狗肉售賣。

馬浩賓說:「我們擔心的原因是,如果他們之前都不關心動物,現在又為何會關心牠們呢?」

馬受訪時正身處多層流浪動物安置處的頂樓。他估計650隻狗,包括約45隻狗仔,現居於跑狗場的狗房。馬浩賓正請政府可以供他的協會暫時接管狗房一年,以便尋找新狗主。

目前有至少幾隻退役狗「重獲新生」,成為寵物。

原名「雄中寶」的格力犬正是其中之一。澳洲方面紀錄顯示,她之前曾於澳洲競逐,後再來到澳門。

新主人Edith Lam(林小姐,音譯)稱今年五歲的「雄中寶」新名叫「蒜頭」(Garlic),因為她只對這個字有反應。

38歲的林小姐在律師樓擔任兼職助理。她說去年在政府狗房看到了她,就領養了。

民署資料顯示,逸園去年初將「蒜頭」交給政府狗房。資料亦稱去年亦有另外兩隻格力犬以同樣方式找到新主人。

民署稱已要求逸園提供重新安置計劃,但未獲回覆。林小姐稱「蒜頭」極為怕醜,最初在林小姐睡覺時吠叫,她形容為噩夢。「蒜頭」雖然害怕鄰近海灘海浪的拍岸聲,不過現時已習慣新居了。

林小姐說:「事實上『蒜頭』就像一件傢俬。」林小姐形容『蒜頭』大部分時間只會在廚房睡覺,或者看著家人以及其他兩隻狗的舉動。

林小姐又認為她認識的人無一認同賽狗,「我所有的朋友都反對。」「年輕人不喜歡這麼殘忍。」

(翻譯: Hong Kong Columns – Translated )

原文報道:

“A Greyhound Racetrack Meets Its Demise”By PATRICK BOEHLER

https://goo.gl/JsZ8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