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小學雞談幼稚園派位

文/澳門故事

執筆寫此文時為4月13日,這星期對於包括小弟在內的「一小部分」人而言可說是飽受煎熬。因為我們正在於激烈的競爭(估計逾3萬人次爭奪7500學額)中,為子女安排他們人生中的第一個學位。由於根㯫教青局公佈的日程表,本周理論上應是各校公布正取生名單,並預留學額予正取生註冊,故一群「全軍覆沒」幼童家長的理論上只能呆等下周公布的各校候補名單,此前我們理論上根本無事可做,而眼看他人選擇並取走我們求之不得的理想學校學額。甚至於網上或現實中聽到他人訴說一些「幸福的煩惱」(獲多間正取而不知該如何選擇)便更難受,彼此間往往為著「曬命」的指控而起爭執。

但換個角度不妨以那些「幸福的煩惱」去計一計數,實際由那些講法中,大家已初步能得到一些數據,究竟那些已獲得正取名額的人,平均是同時獲得多少間學校正取?一般說法是大多於2至3之間,只得1間的反而並不很多,甚至4至5間都有可能。如果以平均數是2.5間計算,則7,500個總正取名額,共落入3,000人手中。

這對於「全軍覆沒」的家長們或許是一個心靈安慰,因為由此可見沒有任何正取的反倒是佔多數(即使全軍覆沒也不代表子女一定很差),並且本周後會有4,000多個學位被釋放,大家仍可努力爭取當中尤其中游的學校。但畢竟這個星期中未有任何實在學位到手且擔憂的仍是客觀存在,所以就開始有呼聲覺得這一星期的苦等本是可以避免(因為教青局目前實際僅是進行統一報名而未有統一派位),與及首輪註冊的效率並不高,大半的正取名額最終會被放棄。

但這也不宜太苛責教青局,因為作為家長,雖然等待過程很痛苦,但卻不影響最終結果,相反更不希望因當局一些考慮不周詳的改變導致應有權益受損——而這涉及我們子女人生中的首個發展交叉點。而且實際上若單純想改善上述問題,可使用以下這個很粗暴的派位方法:先由被視為最冷門的學校開始(根據報考比例),由於甚至有可能出現學額多於報考人數情況,故但凡有報考而又面試合格的幼童皆直接錄取,統一派位下會視他們自動放棄其他更熱門的潛在機會,同樣地對於其他所有幼童都安排他們入讀最冷門的選擇。這種做法對於「做數」的效果會很好,因為可最大化配對的成功率,但卻很不公平,因為不排除有一些幼童很優秀,本應能被最心儀最熱門的名校錄取,但他只是「不慎」於6間學校名額中包括了一間冷門的,所以就受到懲罰。

所以觀察近年教青局對此的作為算是可以接受,先是由近乎沒有統籌,家長需自行各出奇謀爭奪報名表(大多是以父母、祖父母或家傭排隊,各校會以報名表限制總報考人數),後來統一限制每幼童最多報讀6間學校,並且可以網上報名進行,這樣便很公平及省時。但每人可報考6間學校,仍會造成倍數競爭,不是6,000人,而是30,000多人次去爭奪7,500個正取名額。難免會出現首輪註冊過後各校因大量學額被放棄,即使已聯絡所有候補生也未能全數消化(候補生可能亦有很多選擇,甚至已另外獲得其他學校正取),於是就出現了一個非正式的「求情信叩門」階段。今年一定程度上也是規範了這過程(但不知是出於甚麼考慮,教青局安排是與錄取候補生的同日開始進行),可以說是於避免一下子進行大變動,減少出事機會與及在家校都盡量能較易理解下逐年作出改善。

所以對於將來是否進行統一派位,並不止取決於教青局是否能有所作為勇於承擔,亦關乎大家的共識及理解,以下我提出一個較類似現行機制的電腦自動派位制度(並非上面提到的那個粗暴方法),給大家參考一下。

統一派位需要兩大資料:

A. 每名幼童的志願排行(最多6間,於報名時作出選擇排序);

B. 學校對幼童面談後的結果(合格或不合格,與及合格者的先後順序)。

1. 首先教青局收集齊上述資料,然後對於幼童投考結果為「不合格」的志願,視為無效(或稱「被逼放棄」),以該幼童較後的志願順序遞補;

2. 假設某校共可提供100個學額,則毫無疑問於該校面談結果中位列前100名,而又視該校為最高志願的幼童,則必定能取得該校學位;

3. 已取得學位後的幼童可以離場,並「放棄」其他較後志願的機會,被放棄的學校會於名單中剔除該生,並由較後位置的合格者順序遞補;

4. 而如果某校已分配完所有學額,則所有報讀該校的幼童(即使合格)也會「被逼放棄」該志願,由較後的志願順序遞補;

5. 因應上述「放棄」或「被逼放棄」,各校名單會出現新的「前100名名單」,而幼童也會出現新的「最高志願」,回到第2步,不斷重覆直至所有幼童的志願都已放棄或被逼放棄。

表面上這是可行(假設以電腦系統進行)並合理,並且也能解決目前單是等待第一輪便需等一週的問題(電腦可在幾秒之內完成一輪),但由於這實際是為所有已於錄取名次內的考生暫時保留學額(即使當時並非其最高志願),直至他的更高志願都有結果為止,所以便有機會出現IT界常見Dead Lock問題),例如以下的情況:

譚小榮

第1志願) 永正學校 (合格但暫未進入錄取範圍)

第2志願) 培援學校(合格並已進入錄取範圍)

第3志願) 虹光學校(合格已進入錄取範圍)

黃小澤

第1志願) 培援學校 (合格但暫未進入錄取範圍)

第2志願) 永正學校(合格並已進入錄取範圍)

第3志願) 虹光學校(合格已進入錄取範圍)

試想像假設培永兩間學校剛好都只剩一個正選位,但就分別要預留給譚黃兩生作為較後志願,而他們卻同時需先觀望另一間學校結果,結果便會出現四方都動彈不得的情況,甚至會連帶影響虹光學校的名額分配,所以設計電腦系統時需事先指示一旦出現類似情況下該如何化解疆局。

化解疆局無非是選擇某人作出犧牲,逼令他即使理論上在最高志願仍有希望時便需選定較低志願,至於犧牲誰,雖然有很多選擇方案都各自有些道理(例如考慮各考生的最高志願當前名次是否仍距離錄取區很遠,他餘下志願的熱門程度,甚至抽簽等),但試想下澳門人之中有部份確實「不理事」(不講道理便鬧事),哪怕一個制度本身無問題,單是派位結果不理想已可能向教青局責難,更何況這是在一個不太容易理解的系統中,當局作出了一些選擇,便很容易將自己的不理想結果怪罪於當局的選擇。所以如果要推動當局進行這方面派位,還是很需要坊間家長(尤其那些將來仍有弟妹會報考的)先凝聚共識(派位方式也不只我提到的那些),既是對教青局的壓力也是推動力。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