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鄭、蘇加重違令案 控辯完成結案陳詞 法院5.29宣判

前學社理事長鄭明軒和立法議員蘇嘉豪被控於2016年5月15日「暨大一億」遊行後觸犯加重違令罪,案件於今日(15日)下午在初級法院完成了控辯雙方結案陳詞。控方檢察官指兩名被告無遵從警方警誡和正當命令,且情節屬嚴重,建議判處徒刑;而辯方兩名代表律師指出,控訴書中針對了遊行期間兩件並無構成加重違令罪的事件,亦無指明被告違反哪一項警方指令而獨犯加重違令罪,更從無越過警方防線,亦有遵守警方命令,兩名被告行為並無觸反加重違令罪,建議法院對二人開釋。法官張穎彤在庭上宣布,將於本月29日(周二)下午5時對案件作出宣判。

.控方建議判處徒刑:兩被告不尊重終審判決、挑釁警方、明知故犯

控方檢察官陳美芬在結案陳詞中提到,兩名被告在當日「暨大一億」遊行期間,於南灣栢湖停車場外因走行車道還是行人道的問題,與警方擾釀了25分鐘,控方指被告是不尊重相關的終審法院判決,故意衝擊警方防線和挑釁警方。

控方又指被告在無預先作出告知下,在隊伍到達終點立法會前地之前,便在南灣湖上水活動中心(白帳蓬)處決定停止前進並宣告遊行結束,其後還有人在場演說表達訴求,控方認為此行為屬「二次集會」,已是非法集會。

對於部分人士登上西望洋山到禮賓府遞信,控方認為應至少兩日前向相關部門作出預告,而警方有告知被告可到政府總部遞信,但被告沒有接納。控方又認為上山人士並不是遞信,因遞信毋須發表演說,且遞信內容與遊行單張內容一致,上山人士屬再次「非法集會」。另外,控方稱讚當日現場執勤的治安警,指其工作表現非常出色。

控方總結指,被告發起的遊行偏離原來路線提早結束,且未向警方預告,又無遵從警方警誡和正當命令,因此認為有充分跡象顯示兩名被告觸犯加重違令罪。控方又稱考慮情節屬嚴重,兩名被告不尊重終審法院判決、挑釁警方、明知故犯,建議法院對被告判處徒刑而非科處罰金。

.辯方建議判無罪:被告從無越過警方防線,亦遵守警方命令,控書無指明違反哪項警方指令而觸犯加重違令罪

辯方代表律師李奕豪和何睿智在結案陳詞中表明,不同意控方立場。辯方指出,針對遊行隊伍在栢湖停車場外的事件已經歸檔,不明白控方為何要針對被告,且當時警方在該處並無作出警誡,不存在加重違令的情況。而遊行隊伍根據當日天氣狀況和地點適合而於「白帳蓬」停下,當時警方亦無作出禁止,同樣亦不應構成加重違令罪。

至於兩被告上山去禮賓府交信,辯方根據證人作供指出,當時警方並無明言禁止他們去禮賓府,亦無任何法例或指引規範遞信予特首的指定地點,質疑遞信是否變成要先申請或得到允許才可以進行。而兩名被告在行人道上被特警組成「人鏈」和圍欄阻止前進,詢問為何不可以上前遞信卻不獲回覆,辯方形容警方做法「非常之差」,又指圍欄擺在禮賓府正門前是「政治問題」,警方是「虛作聲勢」,「為何被告未上山前已放置圍欄,他們只想擺一封信落信箱,有咩危險?除非有人準備放炸彈或造成危害,否則這是不合法的放置」。

辯方又指出,從庭審播放的影片中,可見被告二人在警方使用揚聲器作出最後警誡後,分別相隔8秒和36秒離開現場。辯方強調兩名被告並無引起任何混亂,亦不見對當時的交通構成嚴重影響,相反是警方自行封路引起了不必要的混亂。 辯方認為,警方不幸地使用了不幸的方式,運用了不當的警力,亦指控方沒有傳召作出指揮和下達命令的警司出庭作證,「前線警員角色其實非常尷尬,因為他們是按照上司的命令執行」。

對於警方當時向兩名被告警誡指進行非法集會,辯方稱,根據《集會權及示威權》法律規定,集會是需要有目的和籌組,被告二人並無示威,只是寫信向特首作出請願,且有關行為並無構成任何危險。辯方強調,公民享有批評權和自由發言權,而上述法律目的是為了保障示威者,而不是作出限制。

另外,辯方律師之一的李奕豪表示,他能為身為立法議員的蘇嘉豪辯護感到驕傲。對比香港的示威者,李認為蘇嘉豪很有禮貌,從中便可看到其分別。而根據當晚TDM英語新聞報道,李奕豪在結案陳詞中提到,指這件案件具有政治動機,「是旨在終結蘇嘉豪的議員生涯」。

辯方重申,控方控訴書並無指明被告違反哪一項警方指令而觸犯加重違令罪,而被告從無越過警方的防線,亦有遵守警方的命令。因此辯方認為兩名被告的行為並無觸犯加重違令罪,建議法院作出無罪判決,對二人開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