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我在議會不守的是規則還是潛規則?

文/蘇嘉豪 Sulu Sou

這兩天打開報紙:「賀斥蘇不守規則!」這是完全與事實不符的表述,當日會議法定時間有限,未能詳細反駁歪論,所以有責任在此向傳媒和公眾澄清,以正視聽。到底蘇嘉豪不守的,是規則,還是潛規則?

前日(7月30日),立法會大會逐條審議和表決修改《集會示威法》期間,我引用《議事規則》第126條,申請將文本交還小組委員會重新審議,結果引來保皇黨眾人對號入座、無理炮轟。

.表決前口頭申請,亦可

《議事規則》第62條明訂:任何申請得以書面或口頭方式作出。結合第126條規定,議員只要法案表決開始前,均可提出申請予全體議決「是否同意將文本交還小組委員會重新審議」。因此,我在法案表決開始前,以口頭方式提出申請,絕對是遵照《議事規則》,而申請理由也在發言期間,明確以口頭方式陳述[1],相信有專心開會的都應該聽得見。而我同時提交主席的書面文件,按《議事規則》是不必要的,只是我選擇額外提供而已。

因此,主席一開始決定將我的申請交全體議決,是正確的。然而,超過10名議員接連發言「教主席做嘢」,便出事了。有議員引用第112條指,任何文件如未在最少五日前公布或分發議員,均不得對之討論和表決,因此批評我的申請不符規定,建議主席駁回我的申請,其他議員亦鸚鵡學舌。

不過,第112條其實屬於《議事規則》第四編「程序」第一章「立法程序」其中的第一分節「立法提案權」的條文,這個分節規範了議員和政府的提案權及其方式、行使、條件、性質等,換言之「最少提前五日」的規定適用於法律提案或修訂案的文件,而不適用於我根據第126條提出的口頭申請(程序申請)。

.議事規則多封塵條文

況且,《議事規則》尚包括其他類型的程序申請,多數均不可能提前預告,例如:申請全體議決即時短暫休會,難道可以在五日前預知何時何刻要休會?《議事規則》有許多條文都封塵了,當有議員希望善用,卻被圍攻,這算什麼尊重規則?關於一系列封塵條文的理解,日後我會向法律顧問團進一步逐條釐清。

儘管,主席「畀隊友教完點做嘢」之後,仍維持對申請進行議決的正確做法,但理由居然是「對我的尊重」。其實,如何處理我的申請?應該遵照《議事規則》,符合便表決,不符便駁回,與「尊重與否」無關。正如主席的做法,以及一再強調議員有此權限,那麼持平地付諸表決,便是主席的責任。

.議員提醒主席返回正題

表決是表決了,4:27遭到否決。可是,表決前主席對我的「訓示」,卻不怎麼持平。須強調的是,主席大部分時間的主持都是中立的,但表決前卻把對《議事規則》的理解,混淆到「尊重與否」的道德討論,明言:「你有提出申請的權限,但一直無人這樣做,因為出於尊重。」這又算什麼持平原則?

繼而的一輪訓斥,主席花上數分鐘,策略上試圖拉幾派來「打」一個,拉其他議員:「我一句就係話你冇尊重委員會」;拉立法會職員:「顧問中午飯都冇食就係為咗你份嘢」;拉傳媒:「嘥晒咁多傳媒啲時間,出唔到稿」;再拉不明就裡的公眾:「你停職期間冇嚟開會我哋發差唔多十萬蚊俾你一分錢都冇少過。」越講越離題,越講越失控,竟然要議員提醒返回正題,似乎是老貓燒鬚。

.臨時動議,世界議會平常不過

話說回來,這類臨時動議(申請),在全世界議會都是正常不過的事,其用意也很正當:辯論,是議會重大的原則和功能,倘議員認為社會對某議題的辯論並不足夠,或無明確民意,不宜當刻由議會表態,即可適當押後最終表決的時間,確保議題在盡可能完全充分討論下才決定。例如:香港立法會也有類似性質是動議案,議員同樣幾乎可隨時提出「中止待續」將表決押後。

坦白說,我不守的是他們的潛規則,走出了他們事先談好的「劇本」。我們的尊重觀有很大鴻溝,他們認為781票當選的間選議員擔任主席,是尊重;他們認為間選和官委佔議會一半以上,是尊重;他們認為28人聯手將我停職七個月,是尊重。而,一個議員善用《議事規則》剎停一些關於禁止重大權利的表決,這是不尊重,甚至被批評「玩嘢,嘥時間」。

.革新議會,不是選舉口號

本來,修改《集會法》如此重大的舉措,只有零星幾人參與討論,隨後草草通過。結果一個小小的申請,卻意外引發10多人「加把口」表態護法。保皇黨恐怕是麻痺了廿年如一日的議會,經不起「劇本」以外的事態,學社前進去年選舉的綱領是「革新立法議會」,並非兒戲的政治口號。前日是革新的一次小嘗試,目標只為議會注入更多生氣,逐步鬆動政治悶局,否則,我將辜負支持者。

最後需要重申的是,申請押後表決是議員正當的法定權限,亦是保障法案內容有更充分和整全討論的正當程序,任何主席或議員都必須確保其行使。日後,我也會在適當時候,繼續善用《議事規則》的不同程序,以為市民更好履行議員職責。

———————————

[1] 修改《集會法》建議賦予警方禁止集會的權力,但警方近年處理遊行示威往往「有權用盡」,處處防範示威者和施加無理限制,刑事訴訟數字火速上升,務求將集會權縮到最小,製造寒蟬效應,讓政府繼續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世界。我希望議會能再三思法案內容,無必要急於一時而決定影響如此深遠的更動,因此根據《議事規則》第126條,提出將法案交還委員會的申請。

法案牽涉集會示威權的行使,稍一不慎便會斷送重要權利。正如我在議會所說,人權自由總是爭取得轟轟烈烈,消失得不知不覺。主席故作聲稱不知我要申請交還委員會審議甚麼,我的發言其實已經交代得很清楚:考慮將禁止集會的權力交予有更高政治問責性、其權力得到更大制衡的人士才能較有效保障集會權利,此人應是行政長官而非區區的治安警察局局長。

當然,我絕對尊重眾議員認為討論已經足夠的取態,只要他們願意為人權日後倘有縮減而承擔責任,那便可以了。

(本文內容僅代表投稿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