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48文化」能在大灣區上線嗎?

文/無名的毒宅高中生

說到日本,絕大多數人首先想起東京,說到東京,必定要提那個「宅文化」的集中地——秋葉原,說到秋葉原,不得不提起那個以秋葉原為起點、現在以世界既目標,一度把日本偶像文化企圖帶出日本的大型女子偶像組合——AKB48。

2010年,這支被金氏世界紀錄認定全世界最多成員的流行組合於翌年包覽日本樂壇最高殊榮的兩個大獎(唱片大賞、有線大賞),無疑登上當時日本樂壇的頂峰。

這支由作詞家秋元康一手打造的偶像團體一次又一次打破日本國內的唱片銷量紀錄,在當時日本的經濟低迷的困境下,無疑是一個奇蹟,能完成如此創舉多多少少歸功於秋元康透過AKB48舉辦的握手會和總選舉這些營運方式,每隻唱片發行後,會附贈一張抽選卷以獲得與自己喜歡的偶像成員近距離見面或握手的機會——握手會;或參加一年一度的選拔總選舉(在百幾名的成員下以歌迷每購買一唱片獲得一票投票選拔下一單曲的參與成員),因握手會和選舉投票沒有實行一人限一票,從而衍生「進擊的粉絲」為求與自己喜歡的成員更長的「摸玉手」和延長交談的黃金時間;或在選舉中購買大量單曲為求以大量票數把喜歡的成員進入下一新單曲的選拔,最後產生大量唱片垃圾。

秋元康更加「食住個勢」,於日本多個地方以各自為據點建立AKB的姐妹團,如率先是名古屋的SKE48、其次是大阪難波的NMB48、然後有福岡的HKT48⋯⋯等等,單單國內有八個左右,再到筆者最迷的「坂道46文化」,但秋元康的「48」野心不單只國內,第一個海外目標當然是鄰近大陸的「肥豬肉」,中國市場大概有6個據點如上海的SNH48等,海外更加有如印尼雅加達的JKT48、泰國曼谷的BNK48、菲律賓馬尼拉的MNL48等,除了這些逐漸起飛的「南亞48」外,更有未起飛先墜機的台北TPE48。

以台北為據點的TPE48,最近很多未出道先爆出多單拖欠妹子血汗錢的新閒,在TPE48正式成員簽約時,合約條款當中寫道每月需支付正式成員薪水,但僅僅支付過一次,而這些追「偶像夢」的少女們當中也有一些港澳的少女不惜自費機票住宿遠渡追夢,雖然如願通過了甄選,但前景一片迷霧。

最近日韓熱話的Produce48,就是秋元康與韓國節目《Produce101》合作的計劃。

說到這裡以上種種事例證明秋元康打出國際先征服東南亞市場的目的,但有沒有疑問是不是秋元康遺忘了全球人均GDP名列前茅的香港澳門?為何如此遠見的秋元康沒有對港澳市場伸手?反而成為避風港?

著重版權的日本,連對FB,Youtube等社交平台放出音源都會很快被抓下架,不多不少養成國內買唱片文化,或者上網付費聽歌,而唱片附送的特典更是價值滿載,如秋元康推行的買碟附抽票卷的營銷方法,而且購買唱片基本相當於對喜樂的歌手或團體的支持,從而衍生唱片銷量等於歌手(團體)支持度的商業文化。高人氣的歌手(團體)在唱片發行當天就出現斷貨情況,相對冷人氣的歌手仍有穩定的鋪售量。

相比習慣上網抓資源的港澳,唱片CD顯得沒有價錢,唱片店鋪長時間生意冷淡,店舖不敢大量入貨,更何況舊碟。在這唱片帶不到經濟效益的走勢似乎與秋元康的這套唱反調,或者說不定能一舉把這個低迷的現況扭轉呢?

如果秋元康的「48文化」要在港澳大地落地生根,那麼要如何取名呢?HKG48和MAO48或H&M48?還是配合大灣區發展DWQ48(大灣區)?單論在這三角洲選出50人不會是困難,但在有台北的拖薪風波為先例下,要找什麼公司作為經紀公司?在香港找到音樂相關公司還是會有點希望,但在澳門賭彩公司壟斷下相信不是那個足球賽找來日本成人動作女星外就是某個擁有多間賭場的集團,下場參照澳門的電競發展,再或者找那個走網紅路線的微X(味覺)公司合作吧。

但在日本的偶像文化中,投身偶像工作兼顧學業是可以的,只不過在乎於自身身體能平衡到,偶像工作除了歌曲錄音、舞蹈排舞,還有出席電視節目、演唱工作等這種工作的時間在港澳的學生生活中有可能與學業兼顧下進行嗎?滿腦子都是歌詞、舞步還有可能讀書嗎?根本沒可能。在日本即使放棄學業投身偶像工作過上半輩子,約滿或請辭後還可以轉行成為投身薪水不錯的娛樂圈,就這樣一輩子。除了娛樂圈還有作詞作曲等音樂工作、電台主播等電台節目等等多種多樣,相比港澳市場少更多,除了回國內基本就前路茫茫。

總結大灣區很多阻礙從而難以發展「48文化」,港澳沒有完善的體系,港澳政府口口聲聲發展多元化,其實是最容不下新元素,在澳門,賭彩公司壟斷獨大,結果就如上文提過的,猶如澳門的電競發展,細路仔做大人野,簡直螳臂擋車;在澳門教育質素低下的情況下發展這種培養系偶像,如果經營者心不正且無監管下,後果難以想像,所以這種培養系偶像的「48文化」幾乎不能在港澳或大灣區發展,結合兩個星球的文化還是等待宇宙大爆炸吧。

(來論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