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解構澳門亂象—澳門領導班子中的「聰明」笨伯聯盟

文/何凡

澳門是個奇蹟—有強政勵治的先天環境優勢,有近乎用之不竭的財政資源,足以推動各式產業發展,後天卻能把這些優勢消耗淨盡。澳門的領導班子,內政敗事有餘,配合國家發展亦有心無力,猶如「扶不起的阿斗」。

澳門不是香港。香港英殖時代,留下了「人心未回歸」的歷史問題,令香港民間社會有更強誘因,對抗回歸後特區政府的種種,故此「行政主導」難以在香港一蹴而就。澳門則不同。發生於1960年代的「一二.三事件」,迫令當時澳葡政府道歉,自此澳門提早「人心回歸」。對30多年後才執政的澳門特區政府來說,這為掃清社會民間的阻力,預留了極充裕的時間。至今天,反對派不成氣候,澳門特區政府得到強勢建制力量支援,是人所共知的澳門政治ABC。除此以外,澳門回歸後開放賭業,經濟增長強勁,澳門政府向市民派錢,令不少香港人稱羨,理論上,這更能為澳門「行政主導」的歷史優勢錦上添花。

問題是,今天甚少人會認同,澳門是「行政主導」的理想示範單位。香港顯然不是新加坡,但香港官員大可辯解說,這是因為香港擁有新加坡不能想像的民間社會力量,「社會內耗」時刻侵蝕著行政意志和力量。在2003年的香港,「廿三條」立法觸發五十萬人上街的軒然巨波。相比之下,在2009年,澳門的立法會令人印象深刻地以大比數閃電式通過「廿三條」立法。但這無助增強澳門「行政主導」、「強政勵治」的聲譽,某份香港報章在去年年底短短數星期內,三番四次以「衰過清朝」形容澳門管治,就是例證。

澳門管治之弱,見於澳門亂象連連。縱然澳門市民只重民生不重政治,訴求相對簡單,但澳門特區政府仍能不斷激起民怨。各方批評澳門亂象的關鍵詞,往往離不開特區政府施政的「延誤」﹑「欠缺規劃」﹑「私相授受」,在眾人眼中,特區政府既無清晰動人的管治願景,亦無基本執行能力。新中圖、輕軌工程、天鴿過後等民生大事,盡見政府的雲遊太虛、行政混亂,令人感到澳門猶如處於無政府狀態。

最近署名文濤的一篇評論文章,以﹤澳門政府管治意志面臨崩潰,無人駕駛﹥為題,列出澳門特區政府的一連串影響民生的施政甩漏。近日的澳門狗場結業事件,對賽狗會格力犬該如何處置的問題,澳門政府反應遲鈍,毫無領導力,甚至需要香港政府部門「特事特辦」協助安排領養事宜,實在非常丟架。

澳門政府對內無法處理民生事務,對外工作同樣乏善足陳。論城市形象,馬來西亞檳城與澳門同為歷史文化資源深厚的港口城市,兩城同樣擁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的世界遺產,但前者保育積極、成功令檳城的歷史人文氣質衝出國際,後者的官員,口說要改變澳門賭業獨大現狀、推動澳門產業多元化,卻對澳門文化遺產保育等閒視之。

2007年,澳門特區政府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警告後,收回成命重新限制毗鄰樓宇高度,以保護東洋望燈塔景觀,但到了2015年,政府政策又被批評為危害景觀。2015年政府收回荔枝碗船廠業權後,曾嘗試強拆遭到強烈非議,到2018年年初才為該處進行文化遺產評定諮詢。更離譜的是,諮詢前政府對船廠區進行的多次規劃研究,不乏私相授受色彩——現任特首堂弟﹑從事城市規劃的崔世平,曾三次參與規劃研究,當中政府判金達四百多萬元。

澳門特區政府內外管理乏力,配合國家政策更是乏善足陳,當中的關鍵,是澳門政府官員根本不熟識中國國情。舉兩個例子:第一,今年兩會期間,澳門官員不識大體地拜會國家部委。他們既不明白這會阻礙國家部委的會議工作,亦不了解兩會後的人事變動,會令拜會工作成效甚微;第二,澳門官員將市民血汗錢、政府巨額儲備投放在「粵澳合作發展基金」,然後誇口說,每年投資回報率達3.5%。但官員似乎不知,內地稅務制度,會令匯回澳門的投資利潤被打折。

不過,歸根究底,「聰明」絕頂的澳門領導班子,習慣自拆澳門政府的招牌、主動令政府威嚴掃地。2014年,沒有急市民所急的澳門特首崔世安,著力推動令高官自肥的離保法案,結果觸發巨大民意反彈、驅使一向政治冷感的澳門市民包圍立法會,迫令崔世安撒回離保法案,這固然是澳門領導班子無能的經典案例。

崔世安手下的官員,「能力」更是青出於藍——最近,不同官員都在有意無意激起民怨爆發,然後政策急轉彎、眾怒之下跪低,盡掃政府威信,擱置«道路交通法»諮詢如是,擱置火葬場選址亦如是。細看近期這兩個案例,官員的「聰明」程度,非正常人可以理解——過往政府交通政策一敗塗地,公共交通的質素幾近滅絕市民乘搭誘因,自駕又遇上車位嚴重短缺,這都是眾所周知的兩難。既然如此,官員為何仍要建議增加違泊罰則,為民怨火上加油?即使官員鬼祟選址的火葬場興建計劃曝光,為何他們不選擇說之以理﹑以數據與理據為計劃作辯護,而要匆匆龜縮?我們不禁要問:崔世安與手下的日常正職,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問題?據說,最近有負責民政事務的澳門高官私下暗示,他將會成為澳門下任特首。澳門領導班子如此同床異夢,這或許就是上述問題的答案。

簡單總結,澳門亂象,源於政府領導班子中的「聰明」笨伯聯盟。他們領導的政府,在民間挑戰力量欠奉、建制派護航的理想先天條件下,仍然奇蹟地自行失靈,無法正常運作。下屆特首選舉將近,「聰明」笨伯固然會自動退位,但一眾笨伯隊友亦應一併退下陣線、一個都不能過渡成為領導新班子,這樣才是澳門人之福。

(本文內容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