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專訪】「沒有人可以令我離開學社」 陳偉智從學社時代轉戰另一階段

陳偉智,人稱陳SIR,這稱號的源起,不單是因為他是一家天主教中學的教師,也源於外間對他的敬重,口耳相傳而得來。他是新澳門學社第八、九屆的理事長,同時也是澳門第四屆立法會議員,然而,正當參與學社工作,快將迎來第二十六個年頭之際,卻傳出他「退出」的消息,加入學社已有四分一個世紀的他,為何會有這個決定?

對於大家拋出的這些問題,陳SIR沒有棄之不顧,反而是趁著出發往外地工作前夕,抽空接受《愛瞞》訪問。訪問當日,縱使一堆的工作令他忙得不可開交,但陳SIR仍比約定時間早到十五分鐘,氣定神閒,「全勤議員」的美譽果然名不虛傳。

一. 選舉期間的兩件事

「其實早在2017年選舉時,我就正考慮這個問題。」一身裇衫西褲的陳SIR徐徐道來,坐在學社內一塊白板前的他,彷彿正在授課。「選舉時有兩件事令我思考個人的生涯規劃和信仰歷程的發展,第一件事是選舉卡片中提到,要選一個全心、全意、全靈、全力在議會工作的人」;「第二件事是選舉期間,有人以同性婚姻、性別議題向我作出攻擊,誣蔑我的信仰,令我很痛心。」

「全心、全意、全靈、全力」是來自《聖經》裡的福音,陳SIR在訪問中常常引用《聖經》的話,「(選舉)仗已經打完了,是時間在戰場上轉移一下。」1992年,他加入學社,同年亦參與了一個教友組織,開始服務教友的工作。「不單是議會的工作需要全心、全意、全靈、全力才做得好,當選舉結果告訴我,議員的工作已不需要我,我就重新考慮投身的方向。」其實早於七十年代,陳SIR就參與澳門教區牧民中心工作小組,爭取制定澳門勞工法;「六四」發生那年,他亦參與基督信徒關注澳門《基本法》小組,爭取民主政制。對他來說,「教會」與「社會」的參與根本密不可分,但「全心、全意、全靈、全力」去做傳道工作似乎才是他內在的渴望。

然而,與「第一件事」相比,去年選舉期間受到「主內兄弟」的攻擊,似乎是他決意放下學社身份的一個外在因素。「我對信仰比較執著,不能接受別人污衊我的信仰,來達到個人目的(打擊學社選情)」。」陳SIR相信對方就算在選舉結束後,仍會繼續抹黑,但對於對方的身份和背景,他不願多談。「我不犯罪,但也不應給人犯罪的機會……在我來說,他只是一個迷失的兄弟。」他不希望傳道工作因學社成員這身份而受到任何的「標籤」和「障礙」。

但這是否正中他人的下懷?「沒有人可以令我離開學社。」他解釋道:「他們的作用不會很大,不過我離開學社後,各方面的制約都會減少;而學社的年青人也有更多歷練的機會。」

二. 學社的「壓艙石」

與陳SIR言談間發現,他全身投入傳道工作的意向,似乎可追溯更早,但礙於學社的「交接」問題,令其一直未能放低「老兵」的責任。他提及,2013年至2017年間,學社「發生很大的變化」,作為一個議政的團體,應該要有代表的聲音在議會為市民發聲。然而,學社在2013年選舉中痛失一席,陳SIR未能成功連任;2016年,區錦新退出學社;到2017年,吳國昌宣布不以學社名義參選。種種的因素都「迫使」學社成員去思考,怎樣維繫學社在議會上的發言權,也成為陳SIR一直擱置他內心「渴望」的一大原因。

2017年,選舉完了,蘇嘉豪當選,學社的「交接危機」似乎得到解決,但陳SIR仍未能朝往心之所向,皆因種種事情「餘波未了」︰學社在選舉後兩個月就面臨換屆、代表學社的「最年輕議員」蘇嘉豪被停職、「學社前進」又涉違反《選舉法》而被調查……經歷過風高浪急的選戰之後,學社似乎並未能安穩地揚帆出海,這時候,作為學社「壓艙石」的陳SIR,自然又要發揮他「穩定船身」的能力,與其他學社成員共渡時艱。

但隨著蘇嘉豪復職、「學社前進」的風波暫告一段落、學社的理監事亦順利完成換屆,一切看似回到「正軌」當中,短暫的「風浪」終得到平息,對陳SIR而言,固然是「投身福傳工作」的契機,然而他的視野是學社、甚至是社會更長遠的事。他認為學社的穩定發展,是與參選人制度的建立息息相關,「去年學社前進在選舉時,公開地以《參選人承諾聲明》這個制度化的方式,確保了參選人與學社的關係,保障和維護學社對參選人的監察權,亦令參選人勿忘初衷,繼續努力。」在訪問中他幾乎是「自動波」地談及此事,認為這個制度的建立,不但對學社發展有利,也為澳門未來政治立下楷模。他繼續說:「現在的學社不是一個人或三個人的學社,而是一個整體的學社,也是年青、有朝氣和有活力的學社。」陳SIR的言談間、眼神中都流露著對學社未來的寄望和肯定。

三. 「整個社會就是一個政壇」

對於退出一事,陳SIR指學社中有人作出挽留,也有人認為他留在學社,會為這個「年青的學社」帶來穩定的作用,但他自己對此則有另外的看法,「現階段來說,我在學社的發揮和作用不大,現時的理監事會亦有資深的社員,已有足夠的意見提供給學社和議員。」言笑間,他表露出灑脫的一面,「我留下只是多一塊壓艙石,可能這隻船會更穩重點,但少一塊壓艙石,隻船也會走得更快、更遠。」他更相信「這塊石」應該在其他領域做建設的工作,而這樣的安排無論於他還是學社而言,都有促進和幫助。

離開學社是否意味著陳SIR也退出政壇?「不能這樣說,我仍然會關心社會。」他表示仍會在《澳門觀察報》擔任傳媒的工作,而「政壇」對他而言更不局限於議會,「整個社會就是一個政壇,每個人只是在不同的位置擔任不同的角色。」因此,他不喜歡以「退」或「休」來形容此事,而是轉向另一個戰場發揮經驗和所長,事實上,相關的傳道工作已全面展開,他笑言「一個人不會有退和休的一日,除非返回天國」。至於會否再參選?則是「可以不參與,就盡量不參與」,他甚至覺得,這次離開,對於學社三年後的參選有很大幫助,「已經不會有陳SIR的影子在裡面,學社就能建立新的形象,這是一件好事。」

他最後寄語學社的年輕人,「現時學社的種種機制,都是保障參與者勿忘初心、保持純真,這是參與政治工作時要留意的。」他語速放慢、謹慎地說,「否則只會有嘩眾取寵的政客,而不會出現真真正正為市民服務的從政者。」然後又再語重心長地道出:「不要有一絲絲的鬆懈,因為學社的前進是帶動澳門、國家的前進,要有這樣的心,才能無往而不利,百利而無一害。」

同時,他也寄語學社,必須堅持原則,也應不斷追尋學社的理想。「因為學社的存在,不是為了個人的榮耀,也不是為了團體的得失,而是為澳門社會的福祉,甚至是國家未來的發展,盡一己的責任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