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蘇嘉豪突圍七官委:應將殖民遺留官委制度掃入歷史墳墓

早前直選議員蘇嘉豪被一眾官委議員圍攻,譴責其不尊重議員、不尊重和諧的議會文化及把街頭示威文化帶入莊嚴的議事堂。蘇嘉豪於週一 (13日) 立法會大會議程前發言時表示,澳葡遺留了一些政治惡制,為限制民間華人社會監督殖民地政府,設立總督委任立法會議員的制度,為了保護葡國作為宗主國的既得利益。但回歸後,這些不公平的委任制度一直殘留今。行政長官「一人七票」的官委制度,是對民主的最大侮辱。

‧ 官委制度存兩荒謬功能

蘇嘉豪說,官委制度有兩個荒謬的議會功能:一是為委任他們的行政長官保駕護航;二是「監督」那些監督政府的直選議員。官委制度的殘留,令一些人無需接受公眾監督。「政府在強推全委任的市政署法案時,其實已說得很白,由市民選出的委員,是向選民而非政府負責,按照同樣邏輯,由行政長官『欽點』的議員,根本只需向行政長官一人負責。」這事在政治倫理上有很大抵觸。

‧ 上屆7官委共交「3份半」書質

蘇嘉豪又舉例,從多年來的投票紀錄、發言取態、監督對象,官委制度有利於維護既得利益。如議員每週可向政府提交一份書面質詢,7名議員在4年任期內共可提交1,400多份,但去屆7名官委議員總共只提交了「3份半」書面質詢(其中一份與間選聯名提出)。「難道政府施政毫無值得質問的地方?毫無市民需要議員主持的公道?」4年一度的選舉,市民卻無權換走官委議員。

‧ 蘇:應將委任惡制掃進歷史墳墓

澳門立法會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本已充分保障少數人擔當代議士的權利,實在無必要保留官委制度,助長立法會繼續成為市民口中的「垃圾會」,成為虛有其表的「橡皮圖章」。蘇嘉豪更指,當人們談到澳葡市政民主時,他們就反駁「不要走回舊路」,但澳葡舊路上用以維持「行政霸道」的委任制度卻可千秋萬世,這是雙重標準,這應將殖民地殘留的官委制度及早掃進「歷史的墳墓」。

‧ 宋碧琪批評蘇踐踏議會尊嚴

直選議員宋碧琪亦在議程發言時批評蘇嘉豪,不尊重議員,踐踏議會尊嚴,並問:「有關的議員有否想過:當別人說立法會是垃圾會時,身處這個機關工作的你,又是甚麼呢?你的付出才是付出,別人的付出就不是付出?這是甚麼民主呢?說白點:可能這是霸道民主、偽民主。希望不要誤導廣大市民!這並不是我們澳門人所追求的民主社會。」她又說,取消官委制度,是違反《基本法》。

‧ 黃顯輝指蘇「垃圾會」言論帶侮辱性

上屆為官委議員的黄顯輝 (現屆為間選議員) 稱,蘇嘉豪的「垃圾會」表述對立法會構成侮辱,他引用《議員章程》第三十八條二項及六項指,議員的義務包括尊重立法會的尊嚴,致力為立法會工作的質素、效率和聲譽作出貢獻。其更對蘇嘉豪的言論向立法會主席提出抗議。對此,賀一誠表示,立法會快將休會,會把黃顯輝的抗議交給章程及任期委員會研究。

愛瞞話你知:

翻查資料,過去亦有官員和議員提及「垃圾會」一詞,包括前立法會主席曹其真於2016年《立法會主席十年工作情況的總結報告》中指出:「而回歸後特區立法會需要面對澳門原有法律嚴重滯後,難以適應和滿足社會發展的需要,過往立法會長期民望低下被斥之為『垃圾會』等諸多問題。」此外,前保安司司長張國華及多名議員包括區錦新和周錦輝,也於大會上使用「垃圾會」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