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地產黨藉修法強霸土地陰謀暫未得逞 市民對官商政體維護公眾利益欠信心

文/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4RjyK

特首崔世安於週四 (9日) 下午列席立法會的答問大會,此前有傳言指崔可能在答問大會上宣佈啓動修改土地法,令社會關注著事態怎樣的發展。而崔世安在回答直選議員蘇嘉豪提問時,就重覆行政法務司長陳海帆早前的基調,表示他近期收到很多關於《土地法》的不同意見,而政府正分析研究,並沒有修改的確定時間表。這表面上未有宣佈修法,但同時說到沒有修改的確實時間表,然則,沒有時間表並不代表沒有修法的想法;再者,崔世安對新《土地法》並無堅定維護的清晰表態。因此,社會對土地法問題需保持關注。

顯然,在此前一段時間,地產黨再次發起要求旨在「放生閒置地」的修改新《土地法》之強勁攻勢,一時間在社會充斥著被扭曲了是非黑白的歪理;隨之,以特區利益為考量前提的社會人士尤其多位直選立法議員發聲回擊,以法理及道理上表達了要維護重大公共利益的必要性,要求特區政府守土有責等。然而,坊間擔心,政商一體的政府最終會否向利益集團跪低而進行修法,從而導致國有土地資源及特區公共利益最終受到重大損害。

也不必諱言,人們擔憂的是,崔世安因為已沒有連任壓力下,會否配合地產黨的利益訴求,在下台前完成修改土地法,放生涉及數以萬億計龐大價值的閒置地。坊間議論聲音中憂慮,如果現屆政府提出修法法案,以現在立法會的議席結構,以及大部分議員過往表現出緊跟政府/管治集團旨意的常態,能否守穩公共利益,也實在不容樂觀。是以,坊間期望中央能夠重視澳門土地問題,督促特區政府必須遵守基本法第七條有關國有土地的條款,真正維護公共利益。

因話提話要指出的是,立法會之所以未能予以人們的信心,因為過往太多事例都清楚顯示大部分議員的表現未能有效回應市民訴求,特別長期以來對政府監察力度甚弱。最新事例,坊間鬧爆的非凡事件,但在週二的全體會議,對於直選議員高天賜及蘇嘉豪就非凡航空貸款擔保失敗及責任誰屬所提出的辯論動議,竟只有六票贊成但遭到二十四票反對下,否決了高蘇這項辯論動議。

而反對該項辯論動議案的議員所述及理由包括,非凡個案已交由廉署調查,應先等待調查結果,再討論政府貸款的制度;又指高天賜提出的辯題不成立,加上立法會財政事務跟進委員會已有跟進,故反對辯論。

然則,建制議員上述理由其實也是「熟口熟面」,當中以廉署調查為由而拒絕立法會展開辯論,這個做法在過去已是慣用。但是,要指出的是,基本法第七十一條賦予立法會行使的八項職權,第五項是明文規定:「就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那麼,首先要清晰概念是,非凡事件明顯是涉及公共利益的問題,亦是社會高度關注的事宜,這已經是完全符合基本法的規定。

其次,立法會與廉署無論在職責及組織運作都不同的兩個機構,立法會是具政治性的立法機關,監控政府正是其必須的職責。再者,廉署對非凡事件的調查,自是根據法定職權及其專業作業,而立法會辯論非凡事件對廉署相關工作是毫無影響。因此,兩個互不從屬機構,怎麼立法會要自己矮化?否則,廉署調查事件與立法會辯論有什麼必然的關係,當中的合理邏輯何在?

還有,既然立法會財政事務跟進委員會已有跟進,那麼從邏輯上而言,在全體大會公開辯論,又有何不可呢?作為理應表達民意的政治論壇,立法會本該對涉及公共利益的議題/事件的公開辯論,應是常規化。

綜上所述,毫無疑問,對於公共利益和市民福祉的事情,澳門人需要自覺關注及更多發聲,必須致力守護著澳門特區利益。

(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