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一個古今犬儒博弈的立法議會(下篇)——「議會辯論」有別於「比賽辯論」

文/ 隔山

‧ 「議會辯論」有別於「比賽辯論」

據正報八月八日報導, 林玉鳳議員就非凡航空歸責辯論投票贊成的原因:「對於辯題的其中一部份是『非凡航空』的貸款擔保為何失敗;她重申,無法辯論這樣沒有正方、反方的辯題。並希望,立法會能辯論具爭議的東西、制度,從而凝聚共識。 」據澳門日報報導,林玉鳳議員則以自身辯論、演講教學的經驗,認為近期多次的辯論會議都不存在正反雙方,更似是變成議員展示立場的場合。 她希望立法會辯論會議是將社會上有爭議的事情透過辯論凝聚共識、越辯越明。

一般學院式辯論先預定一個題目,分正反方對辯,過程中包括羅列資料、提出論證,努力說服對方。通常,辯論是零和遊戲,很容易陷入輸贏格局,為求勝利,可以把黑的說成白的、圓的說成方的;唇槍舌劍、冷嘲熱諷、強詞奪理等無所不用其極,最後,辯場成為博弈戰場。

議會裡的辯論不在於戰勝與你觀點不同的人,而是尋求更多的人的支持,包括你的對手。你要做的不是拼命想證明自己正確,不擇手段甚至謾罵攻擊,這不是議會的辯論目的。議會辯論的焦點理應放在論證上,不預設誰一定是正確,而是努力透過理性論證去凝聚辯題應有之義的共識。

‧ 《羅伯特議事規則》精神,尊貴的議員們,你們懂嗎?

一本由美國將領亨利 • 馬丁 • 羅伯特 (Henry Martyn Robert,1837-1923)於1876年出版《羅伯特議事規則》(Robert’s Rules of Order,RONR)手冊,蒐集並改編美國國會的議事程序,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辯論,除了對議題發表贊成或反對的觀點並加以論證之外,更重要的機制是提出修正案——在兩種甚至多種觀點之間找到折中的觀點,即建構能為更多的人所接受的觀點。

這套議事規則有幾個重要的基本運作原则,第一個是平衡:保護議會各種人和人群的權利,包括意見佔多數者,也包括意見佔少數者,甚或是只有一個人,即使那些沒有出席會議的代表,最终做到保護所有人的整體權利。第二個是辯論原則:所有决定必須經過充分自由的辯論及協商之後才能做出。所以,外國很多議會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辯論,甚至少數派為了阻撓法案通過採取「拉布」戰,更是屢見不鮮。羅伯特曾說:「民主最大的教訓,是要讓強勢一方懂得他們應該讓弱勢一方有機會充分、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意見,而讓弱勢一方明白既然他們的意見不佔多數,就應該體面地讓步,把對方的觀點作為全體的決定來承認,積極地參與實施,同時他們仍有權利通過規則來改變局勢。」

胡平說得有意思,灰燼本來是燃燒的產物,但反過來又抑制了燃燒。撥開灰燼,你會看到重新燃燒的人心。同樣,議員本來是為民請命的代議士,但反過來又抑制市民的權益。撥開現代犬儒,市民會看到人心,為能重新燃燒為民發光發熱的議員送上崇高的致敬。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

—————-

一個古今犬儒博弈的立法議會(上篇)——犬儒是何許人?

https://reurl.cc/xZNKN

一個古今犬儒博弈的立法議會(中篇)——議會犬儒大檢閱

https://reurl.cc/O1Y9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