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一個古今犬儒博弈的立法議會(中篇)——議會犬儒大檢閱

文/ 隔山

‧ 議會犬儒大檢閱

去年9月28日,筆者在新一屆立法會開鑼前寫了一篇《一個球證兼球員的立法會》,論盡有霸住個位,「hea左」幾十年毫無建樹又阻住個地球轉的間選議員。澳門就是與別不同,一日沒有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休想改變這套「hea做錢照袋」的制度。另一方面,直選議員提出官委議員制度應及早掃進「歷史的墳墓」。的確,特首隻手可以委任七位人士晉身立法會,而直選議員爭到頭崩額裂,各出奇謀,拿夠8348票或以上才能擠身議事殿堂。

按規定,議員每週可以提交一份書面質詢,七名官委議員在四年任期內共可提交1400多份,但上屆七名官委總共只提交了三份半書面質詢(其中一份與間選聯名提出)。今屆會期,特首委任七名專業人士,社會曾對他們寄予厚望。但是,一年下來,表現如何?瀏覽立法會網站,竟然連一份書面質詢都沒有,是否表示澳門已進入太平盛世。

沒料到,直選議員其實表現亦強差人意,甚至跌出意料之外。其中,一直宣稱走中間派的新晉議員林玉鳳,自言是大學辯論導師,把議會辯論與學院比賽辯相提並論,正反方的比賽辯論明明有別於羅伯特議事規則的多元辯論。還有林議員反對市政諮詢委員全由特首一人委任,並不是因為不民主,而是因為沒有在法案白紙黑字寫明可以透過自薦。原來,自薦又可以跟一人一票的直選相提並論。

另一位議員宋碧琪就高天賜及蘇嘉豪兩議員提非凡事件辯論動議,須知只是辯論,還沒有進取到提出《基本法》及《立法會議事規則》所賦予議員可以提出「聽證動議」。宋議員竟然以涉及追究責任的辯題表述,真的非常危險為由反對。荒謬的理由是似乎是要把立法會變成法院,似乎是要未審先判 ── 要把一些人定罪定責。立法議員何來未審先判的權限,但就很明確要執行監督政府施政的使命,事件只在廉政公署開出卷宗調查,又未進入司法甚或法院審訊階段,議員有責任基於公眾知情權及維護公眾利益,辯論是應有之義,何來得出立法會變成法院的結論呢?尤記得去年宋議員在競逐連任時的辯論,根據市民日報九月六日的報導,狠批高天賜時說:「作為一個議員需要擔當,該承擔的要承擔,問高天賜是否認同;又抓住其兒子涉嫌販毒被捕事件,中國人有句說話,禍不及妻兒,居民話如果連一頭家都搞唔好,點帶領社會的大家?作為父母在子女最困難的時候講出仔大仔世界這番說話,父母是子女的榜樣,究竟你教了乜嘢價值觀畀仔女?再話家人有困難,你連撐都唔撐,一句仔大仔世界就帶過,重有時間開記招搞遊行?算唔算叫做承擔?」顯然,宋議員非常重視議員的承擔,為何厚官員薄議員,輕輕一句立法會不能變成法院,議員不能未審先判,就放過經貿官員必須面對議員的質詢。

八月十三日,據澳門電台報導,議員蘇嘉豪在立法會議程前發言中,提及立法會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沒必要保留官委制度,他又認為官委制度是助長立法會繼續成為市民口中的「垃圾會」。蘇嘉豪在議程前發言階段結束後,隨即被議員黃顯輝提出異議及抗議,認為有關言詞含有侮辱性,牴觸了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七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作為議員,按照議員章程規定,需尊重立法會的尊嚴。立法會主席賀一誠表示,會把抗議交由章程及任期委員會研究有關規條。

蘇嘉豪說市民口中的垃圾會,誰敢說這不是民意,也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民意,過去,前立法會主席曹其真、前保安司司長張國華、及多名議員都有說過。如果蘇嘉豪議員自言及認同立法會是垃圾會,則真的非常不尊重自己,亦不尊重立法會。為何此話會如此觸動眾多議員的神經,馬上衛道之士上身,立刻攀上議會的道德高地,連番譴責。換另一個角度,發出譴責的議員是否玻璃心碎滿一地,為何不來個自嘲,今天是垃圾會,大家要一起努力,掃乾淨立法會,讓立法會光潔如新。如果立法會諸公不怕面對蘇議員提倡的議會革新,又何須大動肝火呢!

一言以敝之,為了保駕護航,官委好、間選好、甚至直選也好,除了繼續飾演球證兼球員的角色外,還應「上頭」或「支持者」的訴求,兼演犬儒帽子戲法,實在拍案叫絕。(待續)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

————

一個古今犬儒博弈的立法議會(上篇)——犬儒是何許人?

https://reurl.cc/xZNK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