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專題】回顧天鴿一周年系列5——治理水浸問題 關鍵在魄力 專訪工程師陳桂舜

編按︰天鴿一役,令困擾澳門社會多年的內港水浸現象正式為大眾所重視,一幕幕水位幾近成年人身高的畫面亦教人難忘。然而,一年過去,澳門的水浸問題依舊,究竟澳門人距離與水浸說再見的一天,尚有多遠?中區社區諮詢委員、註冊工程師陳桂舜認為有沒有心去做、有沒有魄力去做好,才是關鍵。

.「澳門沒有條件不做好」

內港整治工程不是新鮮事。早在2011年,即黑格比襲澳對內港造成廣泛破壞後的三年,政府已成立專責小組, 2012年更委託科研單位開展專案研究,相關工作更被納入2016年《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當中,但面對天鴿,以上的研究、合作似乎都變得軟弱無力。那麼,擋潮閘、地下蓄洪池和集水涵箱渠等在工程計劃中出現的各個選項,成效如何?

陳桂舜認為,分成兩部分的活動式擋潮閘工程有其施工難度,完成日子亦各有不同,「澳門至灣仔部分的水道,施工較複雜,亦要向中央報批,加上調研工作,需時可能要5至10年;在內港一帶的,聞說今年內會動工,但具體要等工務部門跟進,完成日子則要視乎政府的魄力。」而對於地下蓄洪池方案,陳桂舜認為值得商榷,因為香港的應用雖有其成效,但香港的水浸問題源於山水的雨水湧下,所以可以用計算流量的方法去設計,疏導雨水,但澳門的水浸成因則是海水倒灌,而海的流量,數值可以無限大,所以「澳門建再大的蓄池洪也沒有用」;至於與內港泵站相關的集水涵箱渠,則是最受陳桂舜推崇的,「如果我們設了集水涵箱渠,它們就能像儲水池一樣,將部分水儲起,待峰值下跌時才持續地把水泵走,這做法來得可取。」

按民政總署的公布,集水涵箱渠工程預計今年第4季開展,爭取2021年完成,對此,陳桂舜表示可接受,只是對於澳門的工程,他亦不得不給出一個「慢」字作評價,「澳門的工程,由設計到施工,一向都是慢,這是事實。」那究竟澳門有沒有條件去做好這些工程?「在這個已經涉及了人命傷亡的情況下,我看不到『沒有條件』這事,問題只是在哪裏做、怎樣做。」

.灣仔的水浸沒了,澳門呢?

陳桂舜之所以會認為魄力是解決水浸問題的關鍵,多少是因為灣仔的示範作用,「灣仔與澳門一樣,當年亦同樣面對水浸問題,但她們已經做好了城市規劃的工作,就如灣仔隧道的路面比澳門的高一米左右,亦因為這些準備工作已一早完成,所以就能解決問題,但我們呢?」

原來,過往灣仔和橫琴都面對海水倒灌問題,情況更甚於澳門,橫琴的菜田、灣仔的花田,在八十年代時是必浸無疑,但這些都在城市規劃工作完成後改變了。「國內有進行城市規劃,但沒有與澳門進行區域合作。所以天鴿事件其實也反映了我們的區域合作究竟做了多少功夫,提醒了我們要繼續在會議室內『區域合作』,抑或要做一些落地的事?」而陳亦指出,隨著灣仔、橫琴兩地的堤圍加高,一定會對澳門有影響。一方加高堤圍,意味著水會湧到另一邊,由此,盲目的「提高」相信不是萬全之策。

「珠海政府政府面對問題,有所行動,並以此作為向人民負責的表現,澳門政府若不爭取,那就是自己的問題了。」的確,區域合作要有成效,也需要雙方的配合。

· 痛定思痛與原地踏步

回首過去一年,作為社區諮詢委員的陳桂舜坦言,自己曾通過不同渠道向政府發聲,結果「既有得着,亦有失望」,「例如治安警的跟進工作做得很快,我在去年8月30日提出,在天眼上加裝小喇叭,至今已全數完成,11個月內能全數完成,這在澳門政府的效率上是很困難。或許是因為他們(在天鴿一役)確實有切膚之痛,知道自己有甚麼不足,願意做好相對應的工作。」而對於被外界狠批的氣象局,陳亦始終相信,澳門的氣象預報做得不差,只是過去做的是「氣象實報」而非今日做的「氣象預報」,他更引貝碧嘉作例子,指出提早掛風球令其住處的管理處能有更好安排,證明氣象預報的重要。「氣象局只是更換了正副局長,沒有太大的人事變動,用的儀器也依然是同一批,只是經過維修,卻已經能掌握到如此多數據、做得這樣到位,證明我們的領導班子必須做好其工作,工具和人才方可發揮最大效用。」

只是這種「痛定思痛」的決心並非能在所有政府部門中找到,「因應去年下環草蓆圍一帶的停電,其實亦有在工作報告中列明:未來低窪地區的變壓房應建於民署的垃圾站上面,而民署依建議已經入了一份圖則,但工務部門到現時亦未有核准,可以看出有一些部門想做,但另外的部門依然繼續以往做法,或者未意識到問題嚴重、未痛定思痛、急市民所急。」

只是,當天鴿一役已經出現人命傷亡,令澳門承受數以百億計的經濟損失,我們是否仍然「未夠痛」?這問題值得大家深思。

—————————

相關專題報道:

「天鴿已去 水患仍在」

專訪城規師林翊捷

mcnews.cc/p/22065

為愛車討回公道至今

水浸車苦主關注颱風下停車場安排

mcnews.cc/p/22050

天鴿一年發生了什麼事?

goo.gl/CXS4Th

風災摧毀的青年創業夢

mcnews.cc/p/2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