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手記】 保利達告訊報誹謗案 探討新聞自由的界限?還是另一場政治角力?

保利達洋行提告《訊報》涉嫌誹謗案仍在候審中,《訊報》總編輯李江在本週三(3日)庭審後,曾向傳媒發出書面聲明,指出因評論公眾事件而控誹謗,是澳門新聞史上首例。對於最終要鬧上法庭,作為保利達的代表律師歐安利,亦直指問題「敏感」,他表示,曾勸保利達「唔好告」,因牽涉「很大的政治問題」,他亦形容提告是「忍無可忍」的決定。

.庭上火花四起

在審議期間,歐安利在質問代表保利達的證人陳細鈿時,提及海一居事件的歸責問題,他稱「趁有咁多傳媒記者喺度,你都解釋下點解起唔成?」而當此類問題不斷重複時,亦被法官多次打斷,並稱「問題與本案無關」。而檢察官譚綺君亦對陳細鈿提出多番質疑,如政府拖延環評報告的講法;又指,若保利達覺得評論有問題,為何等到廿多篇文章刊登後才提告?甚至提到「以保利達的財力,寄封警告信應該不難吧?」,似乎質疑其告「誹謗」的目的; 而當問及海一居「預約合同」中有關「交樓期限」條款時,亦直指「外界認為保利達詐騙是不難想像」。

.李江:史上首宗因評論公眾事件而控誹謗

據《澳亞衛視》報道,李江在庭審後及聲明指,在澳門新聞史上從來未有一家公司、企業,能成功檢控媒體或評論員,在公開評論公眾事件時觸犯誹謗罪。他又稱,縱然他在評論海一居事件時出現差錯、失誤,由於其出發點正當,不應受到懲罰。

.歐安利:有好大的政治味道

歐安利在審後亦稱,這單案可探討「新聞自由」是否有限制,也是個機會看看澳門社會對新聞自由的看法,但對於保利達為何有沒有事先要求澄清,而是直接提告,他稱曾「要求唔好告」,因「海一居的合約問題以變成很大的政治問題」,他強調案件「有好大的政治味道」,但保利達「忍唔住都無辦法」。而《訊報》的代表律師江偉略表示,現階段不適宜發表任何意見,他當然希望《訊報》等人可獲判無罪,但認為案件現階段仍有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