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通訊截取立法係咪保障市民?周庭希:視乎澳門人有幾信黃少澤

《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正進行諮詢,澳門事務海外觀察者周庭希質疑,文本中「由法官命令查閱、提取已儲存的通訊內容」會否侵犯被告的沉默權。而電信營運者及網絡通訊服務提供者的「新義務」,亦很可能會導致網頁和手機Apps採用國際最新私隱保障措施時受到阻礙。他更指出,法律立法後的實際執行情況會因人、文化、地域而異,「如大家一直非常信任黃少澤很誠實,葉迅生很公正,崔世安很廉潔,那沒甚麼問題。」

.要求被告解鎖及「採用一切可行的技術方法」截取通訊具爭議

文本中提到,當有理由相信被扣押的通訊工具、實體或虛擬儲存載體,存在對發現事實真相非常重要的價值,法官可命令其持有人開啟或解鎖該工具或載體、協助查閱和收取當中的資料,如拒絕或無理拖延可被處罰。周庭希認為,被告是否須為所持有的電子設備解鎖,讓檢控方提取證據這方面,仍是具有爭議的問題。至於此類命令是否會在刑事訴訟中侵犯被告的「保持沉默權」,國際上目前仍未有趨向性共識。

他亦指出,文本更建議將「採用一切可行的技術方法」提取有關通訊內容,難以避免地會使人聯想到以「黑客」的侵入式手段進行刑事調查。這亦引發人們對警方將可合法地擁有和使用具有入侵性工具的擔憂。

.周:GDPR生效後網站及Apps普遍走向「零紀錄」

文本中亦對電信營運者及網絡通訊服務提供者,須提供必要的配合及技術支援,不得在沒正當原因下拒絕或延遲履行有關命令,否則將會被罰。當中更規定電信營運者要將通訊記錄保存1年,周庭希認為,近年隨著多國都有用戶行為數據被「武器化」及數據洩露的事件曝光,如今在網站和移動應用程序上記錄用戶活動往往是帶有非常負面的含義,特別是自從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生效以來,越來越多的網站及Apps服務供應商在處理用戶數據時,走向「零紀錄」做法。

.周:制度可信與否視乎落在何人之手

周庭希認為,通訊截取立法制度確有其保障之處,但它是否可信就視乎落在何政體、社會文化的人手中,以及有沒有透明度令市民有信心,他表示,很多時候都要綜合各種因素考慮信任與否,包括政府的文化、官員的往績等。周庭希表示,因他現時不在澳門生活,無法客觀評價對黃少澤的信心,「對黃少澤有幾多信心,就要問下澳門人。」但他指出,在當局缺乏改善透明度的意願下,僅提出尊重基本權利或參考別國法律是完全不夠的。他表示,在沒有有效的公共監督機制下,澳門公民不應將通訊領域的保障權利「割讓」給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