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 法官監督就無必要公布截取數據? 周庭希踢爆司警以偏概全: 德國規定每年都公布

司警就《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多次引用大陸法系國家相關制度,並聲稱相關措施經檢察官審查,並由法官命令或許可之下,無須統計警方截取數據。正在倫敦修讀人權法碩士的周庭希表示,司警的講法並非事實之全部,他以同是大陸法系的德國為例,該國自2010年起,每年都會公布被批准的截取通訊統計數字。

.大陸法系國家公布監控統計早有先例可循

周庭希表示,《德國刑事訴訟法典》(下稱:德國刑訴法)第100a、100b條中所定的通訊截取部份,同樣是由法院基於個案批准,方可截取通訊的制度,然而,德國刑訴法第100b條第5款規定,德國聯邦檢察院及各洲份都要每年在6月30日前向德國聯邦司法辦公室提交已批准截取通訊命令的資料,而聯邦司法辦公室必須將截取通訊的統計數字在互聯網公佈。他又指出,自二十世紀葡國的法律發展深受德國的影響,當中提及的德國《刑訴法》與葡國和澳門的相關法律極度相似,故大陸法系國家公布截取通訊統計數字早有先例可循。

.周庭希:透明度對監察公權力有否被濫用很重要

對於諮詢文本中提及,在特定情況下,經法官批准「可採用一切可行的技術方法」提取通訊內容。周庭希坦言,德國警方在司法機關的批准下,也可合法地使用黑客工具解除加密載體,或入侵通訊設備搜證。但他指出,即使因歷史原故公眾對於政府監控手段謹慎的德國,在2011年時,亦被德國的IT團體揭發,德國警方所用的黑客工具,其收集資料的程度也超越法院的限制範圍,更遑論是透明度如此不足的澳門。周庭希表示,從此例子中可說明,透明度對於公民社會能否監察公權力有否被濫用是非常重要的。而司警曾在新聞稿中以澳門法律屬「大陸法系傳統」具「足夠」保障為由,認為無需公開監控統計數字,周庭希表示他感到被愚弄。

—————

受訪者提供之相關資料:

https://reurl.cc/v178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