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尊重普世價值:支持多元性取向去污名化

文/達味

鑑於「對同性戀者絕無歧視」的李長光於2018/9/26在澳門日報B09版發表文章「勿以“尊重”的名義嘩眾取寵」,本人想藉此作出回應。

​其文章內容大概是反對早前議員提出於澳門學校推動多元性取向去污名化及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建議,認為「天主教在澳門佔有舉足輕重的位置」,在此提倡性小眾平權被視為「對天主教的褻瀆,更是對信眾的無視與不尊重」,並認為此舉動會「讓青少年產生錯覺和迷失,從而失去正確的判斷力」,影響青少年的價值觀及性取向。

​首先,宗教不應該成為社會進步、邁向文明的絆腳石,政治和宗教應該分離。澳門雖有二萬多名天主教徒,但佛教、道教、中國民間信仰或無宗教信仰人士卻約佔人口的85%,而佛教和道教對於同性戀多持有中立的看法,在歷史上亦沒有大規模逼迫性小眾的記錄,可見天主教的理論與價值不能全面代表澳門整體。對於天主教徒而言,聖經可能是真理、格言,但對於其他人來說聖經可能只是一本上千年前的文學著作,以此書去評價性小眾在當今社會應有的權益是否適合呢? 再者,放眼教徒人數佔全國人口一半以上的傳統天主教國家,葡國、法國及意大利分別於2010, 2013及2016年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現任教宗方濟各於本年接見一名曾受神職人員性侵的男子Juan Carlos Cruz時,對他的性取向作出回應:「你是同性戀根本不成問題,天主讓你如此而衪是愛你的。」並於2013年公開說:「假如一位同性戀者在追尋天主,我有什麼資格去評斷他呢? 你不應該歧視或邊緣化這些人。」由此可見,西方傳統國家及教廷都正在邁向為性小眾平權的方向,澳門作為歷史上天主教在亞洲傳教的基石,是否應該追上其同盟成員的步伐,維護同志權益,並非反其道而行,像聖經中的巨人哥肋雅般傷害性小眾。

​於文章第三段,作者列出不同聖經章節以証明同性戀是「大罪」、是「本質的錯亂」,但如果以聖經作為社會發展的藍圖,那麼現時在世界各地正在爭取的兩性平權及19世紀廢除奴隸制等亦應被視為「對天主教的褻瀆」。創世紀第2章提道:「然後上主天主用那由人取來的肋骨,形成了一個女人,引她到人前,人遂說:『這才真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她應稱為「女人」,因為是由男人取出的。』(2:22-23)」可見聖經的開端已將女性設致於一個比男人低的位置,視為男人的附屬品。厄弗所書第5章更言道:「你們作妻子的,應當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一樣,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這身體的救主。教會怎樣服從基督,作妻子的也應怎樣事事服從丈夫。(5:22-24)」由此看來,聖經的內容支持兩性之間的不平等,女人生來是要服從丈夫,不應該受到同等的待遇。另外,聖經不同章節明確地支持奴隸制,並清楚地教導如何建立其系統及來源,例如哥羅森書第3章:「作奴隸的,應該事事聽從肉身的主人,且不要只當著眼前服事,像是取悅於人,而是要以誠心,出於敬畏主。(3:22)」出谷紀第21章:「假使有人用棍杖打奴僕或婢女,被打死在他手中,必受嚴罰。但若奴婢還活了一兩天,便不受處分,因為是他用銀錢買來的。(21:20-21)」肋未紀第25章:「購買奴婢。這些奴婢可成為你們的產業,可將他們留給你們的後代子孫,當作永久的產業,使他們勞作。至於你們的兄弟以色列子民,彼此既是兄弟,不可嚴加虐待。(25:44-46)」綜合上述,聖經看似與現時人權及社會發展背道而馳,但本人相信這些章節只能反映當時社會的文化及政治背景,不能代表現今教會的信念和價值,更認為教會與將人類以種族和性別分等級及人口販賣等活動更扯不上關係。因此,引經據典攻擊及剝奪性小眾應有的人權是封建守舊、曲直不分的無稽之談。

​作者於第四段表示同性戀及尊重性小眾權利不符合「普世價值」。什麼是普世價值? 在1948年聯合國大會上發表的《世界人權宣言》提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 (第一條條款節錄)。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人人有權享受平等保護,以免受違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視行為以及煽動這種歧視的任何行為之害 (第七條條款)。」在2015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Anthony Kennedy)於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 (Obergefell v. Hodges) 宣布同性婚姻全國合法化,並在結案意見書中表示:「沒有任何結合比婚姻來得更深刻,因為它體現了最崇高的愛情、忠誠、奉獻、犧牲,以及家庭。透過婚姻關係的締結,兩個人變得比原來的自己還要更堅強。正如本案中的一些上訴者所展現的,婚姻體現的愛甚至可以超越生死。說他們不尊重婚姻的理念,實在是有所誤解。他們的苦苦爭取正說明了他們尊重,尊重到尋求法律途徑以求實現的地步。他們希望不要在寂寞中度日,被排除於文明社會最古老的制度之外。他們爭取的是法律上的平等權利。憲法現在就要給他們這項權利。」真正的普世價值是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應享有相同的自由、尊重和權利,包括所有性小眾及其他社會中被邊緣化人士。一個宗教的理念不能代表全世界,把它凌駕於真正的普世價值之上更是不可理喻,而歧視別人的不同、忽略他人的權利等行為正正是對普世價值的蔑視。

​作者強調自己不歧視性小眾,稱澳門是多元文化交匯的城巿,但文中只從自己宗教角度出發,忽略社會其他不同人士的聲音,並視多元性取向的教育和推廣為誤導青少年的毒藥。可是,多元性取向去污名化的目的是要教導青少年去尊重別人、包容他人的不同,青少年接收的資訊應從多方面入手,不應全部經由宗教的角度去過濾。然而,作者的多元性取向變成「一種時尚潮流」、澳門會變成「同性戀者的朝拜聖地」及「非法移民的庇護所」等論點更是毫無根據、莫名其妙、荒謬致極。另一方面,李的文章間接揭露了澳門性教育的缺乏,社會邁向文明、開放的步伐遠遠落後於經濟的發展。希望政府和巿民以後可以更關注澳門各階層的民生和人權的發展,保障性小眾及其他邊緣人群的權利。教育界更應負上使命,在教導德育課目時應從多角度給學生灌輸資訊,不應單由宗教角度為主導,阻礙學生發展全面的世界觀及價值觀,締造一個真正多元文化、包容異己的澳門。

(本文僅代表投稿者立場)

—————

相關文章:

勿以“尊重”的名義嘩眾取寵

https://reurl.cc/Ld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