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綜論「默書」的變革管理

文/ 蔡梓瑜|訊報

https://reurl.cc/Nr8ke

默寫一直是傳統課堂一大特色。在學校的評核工作立場而言,默書的好處是客觀、公平、顯眼、容易操作,成效如何,不得而知。儘管大家對默書不求甚解,亦默守成規,究竟是否需要如此頻密嚴苛地進行默書,開始有很多反彈的聲音,但是,大家還是做了。然而,隨著資訊科技高速發展,知識隨身走的時代來臨,如何從「以學校及教師為中心」轉移到「以學生為中心」,是時候起動改革默書了。

很多次被問到,默書有甚麼不好?我反而會問「點解要默書先?」還有,背默多年,學習中英文文法修辭多年,為何我們的學生聽不懂,講不好及寫作差呢?簡單而言,默書只是把知識塞滿腦袋的手段,除了默書之外,許多教師黔驢技窮。其實,默書之前,是要作好聽說及讀寫教育,默書才有意義與價值可言。關於聽說讀寫教育,是集合語言學、學習心理學、認知學、發展心理學等綜合教學能力。論到默書的終極目標是讓孩子養成喜愛閱讀及寫作,更上層樓而言,就是造就孩子成為犀利的讀者及流利的作者。

默書起革命的時代已經來臨

默書對學習語文有多重要或有多大幫助,我們卻很少會認真的瞭解。其實,世界各地,有默默起默書革命的,亦有大刀闊斧砍下默書作為評核學生的制度。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香港無線電視的《星期二檔案》節目,就以「默書起革命」為主題,深入淺出地剖析默書的弊病及改革之道。在節目裡,有受訪學生說:「我覺得默書好像一隻怪獸經常跟著我!」有家長說:「有時自己也會不耐煩,會罵孩子或者打他。為什麼默多次仍然不會,你不要讀,不要默!」節目主持旁述說:「今日默中文,明天默英文,下星期又默中文…… 周而復始,傳統默書成為了多少學生的惡夢。」但是,就有學校願意變革,採用中文大學謝錫金教授創設的「高效識字法」,透過引導學生認識中文字的部首和部件,引發學生拼字拼音認識更多的字。漸漸,學生不再視默書為洪水猛獸,反而視默書為挑戰認讀寫作的創意遊戲,更好地激發他們自學能力。誠如參與試驗的語文科饒老師在訪問中所言:「現在一說默書學生好開心,默書也當是遊戲之一,現在不是家長要求他一百分,是他自己要求自己拿一百分!」

為什麼要採用加分制開始革新默書

一直以來,批改默書都是採用扣分制,中英文默書皆如是。無論默書字數多寡,通常老師以三分或五分算一個字,如果一個學生錯漏字超過八個字就已經不及格了,那怕是默書總字量超過三百字。扣分制只看到小朋友做得不好,而沒有看到他們做得好的地方,是很多教師及家長的通病,亦是小孩的壓力來源所在。在成年人的職場世界,為了成就事業發展,大家都懂得儘量發揮強項,避免暴露弱項。但對小朋友,教師及家長往往視若無睹,要求每科每次考試做到最好,卻不問考核對學習的作用,又是否合理呢?在學校,教師在教學及評核學生時有錯漏,為何就不會被扣分;家長在管教孩子出紕漏,就輕輕帶過,但孩子錯了就被放大被懲處。

顯然,不合邏輯及不顧情理的扣分制仍然主導當前的默書制度。如果說默書要保留扣分制,制度首要公平合理,應該把一百分除以總默書字數,得出一個字的平均分數,舉例說一課三百字的文章,一個字就是零點三分,無論是採取扣分制或得分制,結果學生的得分還是一樣。

今天,有讀寫障礙的學生不少,在採用扣分制的情況下,他們很多時只能拿到不及格甚至是零分的默書成績。這樣無助於他們建立學習動機。而默書加分制,卻是鼓勵多勞多得的一種制度:學生溫習多一點,多寫一個正確的字,就能更高分。再者,學校教育本來就應該傳授正面文化給學生,得分是正面,扣分是負面。一如賞罰分明與功過抵消的公道原則,遲到欠交記缺點達八十一次就記滿三個大過被踢出校,但全年交齊功課與沒遲到的數目一定遠多於八十一次,為何就不能將功抵過,甚至功多於過而得到應有的獎賞呢?

事實上,高材生與默書或個別科目成績不好也沒不矛盾,數理資優生不代表一定默書能力優秀,例如:英國二戰期間首相邱吉爾亦曾經在小學留班,世界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及進化論創始者達爾文都是默書低能者。當今,Siri或Google語音助理早已大行其道,需要默書能力的工作,已交給機器負責了,人能夠有效率的記下討論重點就已經足夠。

從Dictation革新到Dictogloss

傳統的默書制度明顯不合時宜,應該探索一種有效的教學方法,讓學生發展出讀寫能力。Dictogloss是一種聽寫的新教學方法,不是以單字或句子的背誦默寫來衡量學生的學習成效,卻是以篇章為基礎(text-based),以學生需要為基礎,以任務為基礎(task-based),以學生為中心(learner-based),以小組合作學習為基本教學組織形式的一種教學法,旨在幫助學生在篇章基礎上全面自主學習,培養學生的語言及讀寫能力。

傳统默書有兩種,一種是匢圇吞棗的背默,另一種是教師逐詞逐句朗讀默寫。Dictogloss的方式不強求學生一字不漏默寫老師所讀的,而是要求他們根據對教師所讀語段作整體理解,找尋關鍵詞語,重新組建與原意相同的語句段落,使學生在嘗試錯誤中學習,最後能讀能寫甚至能創作。

Dictogloss通常按照四個步驟進行:1.準備(preparation),就如作菜要先準備食材一樣,教師提前將聽寫的語言材料作必要的準備工作。2.聽寫(dictation),教師將要聽寫的材料多讀幾遍,第一遍是要學生全程聆聽,第二遍才作必要的筆記,第三遍要求學生能作綜合整理。3.重寫(reconstruction),學生聽後通過小组討論整理筆記,並重寫整個段落。4.分析與糾正(analysis and correction),師生將各小組學生寫出的段落逐句進行分析、改正,同時鼓勵學生自己進行比較、推理,討論各種不同的表達方式,從而提高自己的運用語言的能力。

引導孩子自發學習,這才是真正的教育,不是嗎?電影《我的破嗝Miss》患有妥瑞症女教師說:「一般老師教學生記知識,好老師教學生活用知識,好老師教學生運用知識。」懷著這樣的理念,讓我們同行進行默書變革管理。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