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派糖非多多益善 政府應高瞻遠矚

文/ 褚瑩|訊報

https://reurl.cc/OA0D9

上月十日行政長官崔世安在率團赴京出席香港澳門各界慶祝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活動時,向媒體記者透露:政府早前曾收集公眾對明年施政報告意見,很高興收到很多居民的意見,經分析,見到居民較集中關注住房、交通、醫療及教育等民生長效機制,政府明年施政報告將持續惠民措施及五大民生長效機制。崔世安當時做這種表態,可能是想為施政報告再次「加大派糖力度」做些鋪墊。

果不其然,在上月十五日崔世安在立法會宣讀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二零一九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的第一部分「一、聚焦民生改善」中的「(一)完善雙層社保體系,充實多元惠民措施」中,就有「根據相關調整機制評估,建議二零一九年一月調升最低維生指數為四千兩百三十元」「按學年發放『學習用品津貼』:幼兒及小學生調升至兩千五百元,中學生調升至三千兩百五十元;按學年發放『膳食津貼』,每名學生調升至三千八百元」「建議二零一九年繼續實行現金分享措施,向永久性居民每人發放一萬元,非永久性居民每人六千元」等多項又加大了「派糖」力度的措施。

對於政府這種年年加碼的「派糖」,筆者並不認同。此前在本欄目的「『處處派糖』助長通脹 應對通脹『處處派糖』」等多篇文章中,筆者就已經表達過自己的這一觀點。筆者認為政府「持續提升惠民力度」即年年「加大派糖力度」的做法可能會帶來的負面影響:一是很可能會助推澳門房價上漲,因為政府「持續提升惠民力度」提升了澳門居民的實際購買力,從而提升了澳門居民對住房的需求,但因為土地供給無法相應增長,因此房屋供給也無法相應增長,這樣就會使得澳門的住房市場呈現為「相對過多的貨幣追逐相對過少的住房」,自然就會助推「房價上漲」,而「房價上漲」又可能會引發市民的不滿情緒,從而抵消政府「持續提升惠民力度」所產生的正面影響;二是有可能會助長一些市民的依賴心理,他們可能會認為憑政府的「惠民措施」就能享受到較高水準的生活質量,從而可能就不會再為改善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奮鬥」,不再注重提升自身的知識和能力,而澳門的「經濟適度多元」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澳門市民的知識和能力的增長,如果本澳市民有較多的「依賴心理」,澳門的「經濟適度多元」就更難以實現。現在澳門社會不僅「一邊收糖,一邊罵娘」的現象屢見不鮮,而且「依賴心理」似乎也是有增無減。特區政府的「持續加大派糖力度」應該並未收到較為理想的效果。

政府可能會對這種「加大派糖力度」,美其名曰「讓市民分享到經濟發展的成果」。但澳門的這種「經濟發展的成果」,主要還是拜博彩業所賜也。而澳門依仗博彩業作為收入的主要來源,始終是讓人心裡不踏實的事情。毋庸諱言,博彩業並不是一個有多少奧秘和科技的產業,澳門博彩業之所以能獲得較多盈利,主要在於周邊地區的不開賭以及相關地區的政府對澳門博彩業的「網開一面」等。但前兩年澳門博彩業的明顯衰退,顯示周邊地區也未必會對澳門博彩業永遠「視若無睹」。而日前有日本官員在澳門透露:今年七月份日本國會通過了綜合度假村法案,容許發展包括酒店、會展、賭場在內的綜合度假村,賭牌數量暫定為三個,由地方政府與博彩營運商共同制訂發展計劃,再交由中央審批作最終決策;另外,日本正籌備成立博彩管理委員會,由四名主要委員及一名主席加上九十多位各界專業人士組成,預計明年夏季獲內閣認可後成立;博彩稅為博彩毛收入的三成,稅收一半給予地方政府,一半給予國家;賭牌最終花落誰家,將會於明年夏季揭曉;預計二五年首家綜合度假村開幕。因此今後澳門博彩業應該會面臨越來越嚴峻的國際競爭。

澳門博彩業由來已久。特區政府用博彩稅收來「加大派糖力度」,說到底並不是「把自己的錢或自己掙來的錢分給市民」,而應該只是「送個順水人情」。但這種做法一是很可能會助推澳門通脹,因此並不能提升澳門市民的「幸福生活指數」;二是會助長依賴心理,使得澳門的「經濟適度多元」更難以實現;因此是一種「短視」的行為。特區政府更應該高瞻遠矚,合理使用博彩稅收,為澳門的長遠發展打下堅固的基礎。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