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政府導演市政署鬧劇結束 公眾卑微合理期望又落空

文/ 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zZ01e

由民政總署轉名的「市政署」即將於二0一九年一月一日開始運作,對於這個職能涉及民生事的機構,社會原本亦有些期望是,藉著轉名機會而無論在制度及人事等作出必要的更新,尤其可以達到提升服務質量的效益。然而,經過之前在立法會審議相關法案所反映的情況、在其後的特首委任兩個機構組成人員的狀況等,整個過程讓人們看到的實情是「換湯不換藥」,尤其作為監察機制的諮詢委員會成員產生狀況,當中的所謂自薦與推薦的結果卻完全彰顯了其不過做場戲的荒謬性。亦由於當中的制度與人事仍是存在種種欠缺,所以也就難讓公眾對即將成立市政署有信心,更遑論寄予期望—所謂的沒希望就不會失望了。

顯然,無論是回歸前市政廳到回歸後民署,其職能都是涉及民生,故理應讓市民參與對市政工作的監督,且制度上作出安排以至有所規範。在澳葡時期,跟隨歐洲民主制度及結合澳門實際情況而創設的市政議會制度,雖然未達到民主化的訴求,但起碼引入有部分市政議員由民主選舉産生,即其席位的結構如立法會一樣「三及第」的直選、間選及官委。可是,回歸後特區政府在毫無憲制依據下以民政總署代替了市政機構,當中不但令到基本法所規定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的市政機構代表缺席,更是將原本市政議會的少少民主成分都徹底被消失,亦就換來一個全面委任制的監察機構。

不必諱言,回歸前與後的市政/民署,在制度上前者較民主及合理性,後者則是倒退以至不合時宜的落後狀態。亦毫無疑問,經過這些年的實踐,回歸後民署諮詢委員會較回歸前市政議會,無論成效與市民認受性等,民署諮委會是差距太大了,一般大眾都不知道其為市民做了什麼事?反而近年的民署工作備受質疑,但民署諮委會如何履行監督職能甚或發揮到效益呢?真的說不上。

因為基本法所規定的設立市政機構條款一直沒有落實?社會上一直有要求政府遵守基本法,也相信得到中央同意下,特區政府終於要撥亂反正,再立法設立市政署。然而,在市政諮詢委員會委員的產生方式上,特區政府則頑強堅持委任制度,拒絕民主選舉的可能性。

然後,卻東施效顰的學著別人搞了所謂自薦與推薦機制。但有道是「假的真不了」,根本特區政府無意改革諮詢制度包括組織法例。因為執政聯盟/管治利益集團的立場,就是要維護他們的政治經濟特權,要讓大社團及親政府建制派繼續壟斷。所以,這齣所謂自薦與推薦戲作的結果是,絕大部分都是「自己人」,包括政經勢力的大社團分餅仔、對支持當權派的人士給予政治酬庸等,當中更特意照顧政官商的二及三代即所謂培訓治澳「人才」,且只安排一兩個不同意見者作為點綴,但對於非建制/反對派及民主派則採取「拒絕往來政策」。

特區政府及管治利益集團不時強調和諧社會,更要市民大眾有包容性。可是綜上的種種,又再次彰顯了特區政府沒有民主素養與胸襟氣度,欠缺政治智慧及管治藝術,不懂確保多元聲音是維持和諧社會的必需要素,卻只知不惜一切維護管治集團利益,以至甚著緊為建制派中「自己人」作出輸送政經利益。

所謂的一葉知舟,僅以在籌組市諮委這場大龍鳳戲的荒謬性,可見這個政府的管治水平之低。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