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傳媒界的「潘朵拉魔盒」

文/ 周仲屏|訊報

https://reurl.cc/OAdQ3

二0一八年將告別人間,際此,訊報與保利達洋行關於海一居事件的訴訟案亦終告一段落,卻未能劃上句號。初院的判決固然有其法律的依據。令人遺憾的是為言論自由劃上了紅線。且判決書內容只是以保利達的〈提起自訴〉書為依歸,對於三度庭審所獲得的事實及證據,則似乎完全未有列入被考慮的因素,判決書內也是隻字未提,令人質疑判決的考慮完整性及公平性。假如此判例被成立,讓傳媒界的「潘朵拉魔盒」被打開,社會公義蕩然。相信權貴打壓新聞、言論自由事件,將陸續有來,當非社會之福,也將是傳媒界的不幸。

訟訴官司紛擾了一年的時間,其間深感讀者,同業、作者以及友好等的關注,支持及鼓勵,致以深深謝意。雖然社會有偏重權貴的傾向,但傳媒亦將會堅守其應有的本份,以維護社會的公義。

在三次的庭審過程中,雖然獲得了不小相關的事實證據,只是在判詞中似乎是完全被抹煞了,在此且提出與讀者分享,相信每個人心中的一把尺,是會明白是非曲直。尤其是證明控方的虛假陳詞,完全未有被理會或作為判案時的參考,實在令人握腕。

一、由二十五層加至五十層。

是判詞中唯一較明確指出作者錯誤之處。

控方律師在庭審中,一再強調海一居從來未有改則,樓層由廿五加至五十層更不符事實。

根據土地工務運輸局資料顯示,二00八年四月廿九日,海一居工程計劃草案,內容是「建造兩層地庫及三層裙樓及其上十六幢四十三層高塔樓的住宅樓宇」。而二00九年十月廿二日,此建築工程修改計劃,內容是「建造五層裙樓及其上十八幢四十七層高塔樓的住宅樓宇」。而環境保護局資料亦顯示:「…上述五次由發展單位向該局提交的環評報告分別由三家不同的顧問單位編寫,而有關顧問單位變動亦導致了環評報告的內容出現改動」。由此證明海一居沒有改則,沒有增加樓層,完全是不實的證供。

回憶當年,由於海一居獲大幅度增加建築面積及增加樓層,有報道也是因此要一再修改環評報告,引起社會嘩然。無可否認,作者李江是受到誤導,將增加樓層數目作了資訊性的錯誤,但較諸「海一居完全沒有改則,沒有增加樓層」的證供,前者是更加接近事實。可是這些事實,完全被忽略了。

不才且充當說書人講一個故事:「有銀行劫匪,在拒捕時槍傷了十名警員及市民,因而被捕控諸法庭。傳媒亦評論了事件,評論的內容根據新聞報道,提及事件中有十一人受傷。劫匪竟而控告傳媒,自稱在事件中根本沒有開槍,十一人受傷更不是事實。這樣荒旦的指控會如何判處?因評論人員沒有求證槍傷是十人而不是十一人,須向劫匪賠償。但劫匪的虛假控詞則完全隻字不提,事情荒謬至此,夫復何言。

二、「霸王條款」、「陷阱」、「涉嫌商業詐騙」、「涉嫌犯罪」。

在庭審過程中,上述「涉嫌」均是獲得事實證明的支持。檢察官詢問輔助人,海一居預知無法如期完成交樓,保利達有何打算(是問話的大致內容)?輔助人稱:保利達高層的思路,是政府收地後仍會讓其完成整體建築。以一個有強大律師團隊的跨域集團,作出如此無法理依據的思路,是很難令人相信的。在新土地法框架下,到期未能完成整體發展的土地,必定是「一刀切」收回,行政長官亦沒有了土地裁量權,「政府收地後,仍會讓其完成整體建築」有何法理依據?那一個部門能夠再批出土地使之完成整體工程呢?在反對收地案終審失敗後,雖然發展商有權透過法院向政府索償。但政府在批則時,已與保利達簽署了不得向政府索償的聲明書。(反映政府早已預期海一居不可能如期完成土地利用,才出此保險策略)。在發展商推出樓花期間,已明顯預示有未能如期交樓風險。輔助人在回答檢察官詢問時,表示如買家詢問會告之,但不會主動向買家透露。發展商售出預知有風險的樓花,而未有提醒買家,這種營商手法,到底是「涉嫌」了甚麼?對於不知就裡的買家而話,又是否有誤墮「陷阱」之嫌呢?

「霸王條款」到底應如何解讀。我個人認為是「有利益傾斜強加於人的條款」。有證人認為是「不合理條款」。庭上歐律師曾演繹為「攞咗錢,唔駛還」。記得數月前保利達推出賠償方案時,也有議員指是霸王條件。足證此詞語是普遍用語,能否以此作控詞,還是要請教語文老師為好。

三、對保利達公司的形象產生了負面影響。

作為保利達僱員及利益關係人的輔助人,要維護僱主利益,也是可以理解。但指責傳媒的評論會使其不安及受到客戶質疑,明顯是偷換概念。其實令輔助人不安,甚至影響發展商的形象,影響政府形像,影響投資者信心,應是發展商不能信守商業承諾,未能如期交樓,且一直也未有妥善處理善後所致,當不能歸責於傳媒對事件的報道及評論,尤其評論是有理據及事實的支持。且回顧海一居被收地後,年來發生令保利達形象產生負面影響的事件是不勝枚舉。買家多次的遊行示威,標語直指為「大奸商」。政府著令簽署收地不得索償,收地後政府呼籲買家透過法律途徑索償。有行政委員、立法議員、商界及社團代表公開指責發展商不負社會責任。有立法議員組成關注組監督發展商做好善後工作。有社團資助買家控訴發展商。「海鳴居」被假扣押二百個車位及四個舖位。凡此種種均是由於發展商倘有的失誤而造成其形像受到負面影響,又豈是評論文章能夠起到「如此巨大」作用?

 

以上各項庭審中獲悉的證據及事實,判決書內容似乎均付諸缺如。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