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口質《工會法》冇影 議員批:梁司長去咗邊!

昨日(30日)立法會舉行口頭質詢大會,立法議員蘇嘉豪口頭質詢政府何時立法實現居民組織工會、罷工及集體談判權利。然而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未有列席會議,被議員批評「無膊頭」,蘇嘉豪及高天賜一同問到︰「到底司長去咗邊?」

議員蘇嘉豪發言開首即表示「好失望」、「梁司長去咗邊?」。他稱《工會法》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以保障僱員的工會組織權、罷工權、集體談判權。然而,回歸將近20年,政府從未提案立法,制訂《勞動關係法》時更刻意抽起關於集體談判的條文,而議員過去9度提案也全被立法會否決。蘇表示,政府在2016年籌備就《工會法》立法委派第三方機構進行研究,結果連開標程序也長達逾年;荒謬的是,該項目並不是就《工會法》立法內容作研究,而是研究何時才開展「討論」。基於本澳一直欠缺專門法律,來賦予工會明確的法定地位,以保障僱員不會因組織工會、行使罷工或集體談判權利而招致僱主「秋後算賬」,現行《勞動關係法》載明「可由勞資雙方協商」的條文往往淪為空話。

議員高天賜對於梁司長未能列席大會表示遺憾,其稱此次口頭質詢非常重要,問:「局長知唔知司長去咗邊?」,又批評司長「無膊頭」,此涉及《基本法》第27條,回歸至今仍未立法真正保障「打工仔」的權益,又表示立法「唔知拖到幾時」。

議員梁孫旭表示,從勞、資、政三方面都有立法的需要。政府方面需要履行憲政責任;在勞方角度,2017年接獲僱員勞動受損權利的投訴有1805宗,涉及3010人,證明勞資糾紛之多,社會客觀上需要《工會法》的存在,但現時仍沒有集體談判權,員工處理投訴時仍需要獨立登記,無辦法一次性處理,浪費大量行政成本,另,《工會法》賦予了工會能夠代表僱員協商處理勞資問題,從勞方方面有實際需要;從資方方面,從很多個案顯示,勞資雙方可透過此法協商處理勞資問題,因此《工會法》不是洪水猛獸。

列席會議的勞工局局長黃志雄表示,儘管現時未有專門規範工會團體的法律,但居民享有集會、示威、結社、組織參加工會及罷工的權利,亦有一系列法律保障市民權益,特區政府從沒否定制定《工會法》的可能性,然而任何事物都有循序漸進的過程,2016年勞資雙方同意委托獨立第三方開展《工會法》的討論及調研工作,就鄰近地方相關法律進行比較研究,相關調研工作將於今年第二季完成。至於梁司去咗邊,黃局長則沒有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