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補習是必需品還是奢侈品

文/ 蔡梓瑜|訊報

https://reurl.cc/OE6Wv

根據《澳門平台》一月二十五日的報道,澳門現時在教育暨青年局登記的補習社共三百四十八間,如果說每所補習社有二十名學生,按中小學補習費平均為澳門門幣三千元計算,一年繳十二個月補習費,粗略算一年的補習費高達二點五億澳門元,難怪說補習社是一門大生意,其中,有連鎖加盟的補習社共開設二十七所補習社。肯定說,補習是一種商品,問題是,補習是必需品還是奢侈品,是非常值得深究的。

必需品與奢侈品的難分難解

有人買百萬奢侈的平治車用來炫耀,那肯定是奢侈品,但是,也有人只是因為平治車性能好及防撞力強,比較安全,如此的話,那就是必需品。從經濟學而言,判別必需品與奢侈品就是用「所得彈性」,所得彈性如果大於一,就是奢侈品,小於一就是必需品。為我們而言,上學讀書是必需品,可是,在貧困落後地區,上學顯然是奢侈品。

當年大學畢業回澳教小學,月賺一千六百五十元澳門幣,實在入不敷支,所以,放學後去補習。我的補習生在一所名校小學二年級,天資聰敏,責任感強,我去補習時,他已完成所有功課及溫習,我只是幫忙「跟跟」,很輕鬆就月賺四百大元。其實,這可愛的小孩並不需要補習,亦能應付學業有餘,所以,為他及其父母而言,補習是奢侈品,但為我而言,肯定是必需品。

補習社為何能長做長有

補習社開到成行成市,前述《澳門平台》以兼職父母為題,認為「補習社越來越受追捧,因父母不能也不想陪在學的孩子。」的確,澳門是個二十四小時不停運作的不夜城,輪班及工時長是剝奪父母陪伴孩子讀書的主要原因。再者,目前學校佈置的作業種類繁多,而且難度越來越高,許多父母那來的餘暇可以坐下來,跟孩子一起鑽研如何應付量多質難的功課呢!

香港大學教育學者馬克‧貝磊教授(Mark Bray)是國際知名研究補習的學者,他認為補習社主要依賴於主流學校教育,就像影子離不開實物一樣,依賴主流教育而存在,其規模和形態也因主流教育的變化而變化。隨著經濟發展,政府投入教育的資源持續增加,家庭變相多了金錢支付補習費;另一方面,家庭對補習的需求又會刺激更多盈利性輔導和補習機構的增加,使得補習擁有更大的市場。貝磊提出的影子教育對正規教育產生極深遠的影響。

一九九九年,貝磊教授撰寫了第一本對影子教育進行跨國比較研究的著作《影子教育系統──教育補習及其對規劃者的意義》,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二00九年完成的同系列作品《直面影子教育系統──課外輔導與政府政策抉擇》更被譯成十八種語言,在全球各地出版。影子教育熱潮正成為全球化現象,貝磊教授認為激烈的競爭是補習風盛行的原因之一,生活中競爭日益加劇,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贏在起跑線上,於是就把子女送去補習。影子教育的質素也受到教育學家的質疑,上補習班究竟能否令學生受益?貝磊教授認為私人補習很可能會讓成績好的學生更好,差的更差,果真如此嗎?真值得商榷。

如果求學真的只是為了求分數,學生的確只需補習社,而補習的確能發揮必需品的功能;又如果補習能使優秀學生成績更亮麗,藉此炫耀,那補習同時發揮奢侈品的功能。估貼士及操卷絕對是補習社的強項,如此,要問傳統學校的老師,還有甚麼價值可言呢?有甚麼事情比補習更現實及無可代替呢?從事教育工作及師資培育多年,教學生價值觀及說道理,顯然仍是學校教育的強項,亦相信這兩項絕非是補習社的職能。

國內著名研究補習的教育學者賈男認為,家庭(包括父母與子女)在是否參加校外學習班和補習班的決策上猶如陷入「囚徒困境」,即掉進補與不補的進退兩難困局中,學了之後不知道是否真有好處,不學又擔心成績更不理想,畢竟,其他孩子都在學。要徹底消解補習的「囚徒困境」,賈男認為:「一方面應該全面改革考試錄取制度,建立多元教育評價機制。評價既是一種激勵,也是一種導向。有什麼樣的評價,就有什麼樣的教育。通過建立多元評價機制,改變那種孩子讀死書和要求孩子一心死讀書,以及『提高一分,幹掉千人』的現狀,把老師、家長從應試的桎梏中解放出來,把社會、家庭對教育的單方面評價,引導到全面、系統、科學的評價道路上去。」

信息年代教育改革可令影子教育退場

除了上述賈男提出的方法外,更根本的解決方法就是徹底改變課程、教學及評核的方式,誠如教育強國芬蘭宣佈二0二0年取消所有科目,改為核心課程,教學亦採取探究法。

在工業時代,大人小孩都過著勞動密集的生活,大人超時工作,小孩超時學習,但效率及效能都不理想。今天,孩子是信息時代原住民,是信息時代的學習高手,而我們卻故步自封,死守在工業社會,讓孩子受苦且學習成果低劣。我們必須果敢斷捨離,才能迎合信息社會的要求,給孩子愉快優質的學校教育。

在澳門,大家都看到幾乎所有補習社都掛著兩個招牌,一個是補習中心,另一個是教育中心。如果我們願意擺脫以知識記誦的課程,評核亦已進入多元實作,補習社就變得可有可無,既無奢侈功能,亦無必需功能。那麼,補習中心只剩下教育中心,提供托管及教育服務的競爭會更加激烈,要生存必須轉型,提供高端教育服務,能與時並進的補習社及工作人員能保住飯碗,與孩子一起成長進步。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