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暨大一億」掟紙飛機案上訴得直 中院裁定案件發回重審

中級法院合議庭日前(1月31日)召開評議會,審理時任新澳門學社理事長鄭明軒及議員蘇嘉豪於去年6月25日針對「非法集會罪」一審有罪判決提出的上訴,並作出裁判,裁定上訴理由成立,命令待裁判轉為確定後,將案件發回初級法院重新審理。

初級法院於去年5月29日作出裁判,就鄭明軒及蘇嘉豪於2016年5月25日遊行結束後前往主教山遞交請願信的行為,由「加重違令罪」改判為「非法集會及示威罪」,並判處二人須分別支付27,600元及40,800元的罰金。

.上訴狀逾70頁 羅列18項理據

二人隨後於去年6月25日提出長達70多頁的上訴狀,當中提出多項理據,包括:

一、 控訴不當

二、 因更改法律定性而導致審判及判決無效

三、 因侵犯豁免權而導致判決及審判無效

四、 基本權利

五、 定性錯誤、示威和鼓動

六、 第14條欠缺作為罪狀的獨立性

七、 第14條作為獨立罪狀因違反 條作為獨立罪狀因違反罪刑法定原則而違憲

八、 違反處分原則:沒有指控實施任何罪行

九、 欠缺法律理據:不存在違反第2/93/M號法律的情況

十、 預告:第5條

十一、 自發示威:預告不具強制性質

十二、 改變路線:不構成犯罪

十三、 第2/93/M號法律第2條、第3條、第4條、第7條及第8條

十三、 中斷示威(第11 條)和命令的非正當性

十四、 聽從警方命令

十五、 擲紙飛機不屬犯罪和遞交信件亦不被禁止

十六、 違反送交筆錄副本的義務

十七、 對禁止的認識錯誤和對不法性的認識錯誤

十八、 慎刑原則和刑法最低介入原則

及後於去年6月28日,蘇嘉豪基於認為有必要盡早恢復議員職務,以履行民選議員的職責,經與律師商討後,決定向初級法院法官聲請就二人的案件作分拆處理,並撤回蘇部分的上訴,而鄭部分的上訴則繼續進行。有關聲請獲法官接納,因此案件上訴結果不影響蘇嘉豪的有罪判決。

.中院僅接納「因更改法律定性而導致審判及判決無效」

中級法院經審理鄭明軒的上訴後,認為關於「一、控訴不當」的部分之爭議期間已過,並於隨後接納「二、因更改法律定性而導致審判及判決無效」的主張,認為一審法院在改判二人觸犯「非法集會及示威罪」時,沒有給予其必需的時間以作辯護,因此構成判決無效,須發回初級法院重新審理。

儘管律師在上訴狀中已請求中級法院即使認為一審判決無效,亦應基於訴訟經濟原則,直接在上訴中審理案件的實體問題並作出裁判,然而有關聲請並不獲中級法院接納,且中級法院亦無審理律師在上訴狀中提出的其它問題及理據。

於案件一審審判時代表蘇嘉豪的辯護律師何睿智(Jorge Menezes)認為,雖然蘇因履行職務之故而放棄上訴的權利,不代表他在一審法院獲得了正確的裁決。是次中級法院的判決,證實了蘇的辯護權再一次被剝奪,正如他在立法會的停職表決程序當中所遭遇的一樣。

中級法院案件編號:78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