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政府執意的士公司資本為500萬,值得嗎?(上篇)

文/太郎

《輕型出租汽車客運法律制度》(簡稱「的士法」)於上個月29日在立法會進行細則性討論,有直選議員質疑現時的法案違背初衷,「去投資化」存疑;也有直選議員質詢的士公司的註冊資本至少澳門幣500萬的依據。

然而,部份官委議員、間選議員勤奮地「彙報」,猶如成為政府架構的一份子,與政府官員不謀而合,共同回應相關的質疑。筆者嘗試分析當中的理據:

(一)無須驗資,就無須實繳嗎?

有議員質疑政府的提案建議只能以公司形式經營的士,扼殺為數不少遵紀守法的司機繼續從事自由職業,而當中有些更已執業數十載,現只能做「打工仔」。

某議員引述政府的建議,成立公司所需的註冊資本500萬依照現行《商法典》制度行事,無須驗資。

確實,《商法典》第186條規定公司資本須「驗資」的機制已被2000年4月27日公布的第6/2000號法律廢止。

然而,有限公司的註冊資本額僅為澳門幣2萬5千元,即使無須驗資,債權人也不會質疑債務人的還款能力,因為連一個小朋友存起三年現金分享,已有這筆款項。

政府堅持無須驗資,而某主要官員更指設立公司時可以不作實繳,似乎正在帶頭不遵守法律。

首先,《商法典》第361條第1款規定,公司註冊資本的半數可以延遲出資,即是的士公司必須即時出資澳門250萬,同一條第2款規定剩餘的註冊資本最遲須在3年內繳付。

其次,《商法典》第179條第5款d)規定公司章程要指明公司資本、繳付方式及期間。

試想章程內寫明某名/數名股東已即時出資高達澳門幣250萬,而事實上是沒有出資,甚至可能連該筆澳門幣250萬的資產也沒有,這樣有意蒙騙債權人、有意與該公司合作的第三人,不就是偽造文件嗎?!

更甚者,現時設立公司須填寫打擊清洗黑錢聲明表,當中要指出繳付出資的款項以及資本的來源,當一名的士司機根本沒有真金白銀拿出澳門幣250萬,甚至整幅身家也沒有該款項,但卻申報高達澳門幣250萬元的款項,這樣,似乎會被懷疑洗黑錢等的風險。

無論如何,為了符合法律的要求,須設立公司投的士牌,只能冒著被控偽造文件、被懷疑黑錢等的風險。但該「犯罪」是由誰造成的呢?

事實上,綜觀本澳的法律制度,法律規定註冊資本過百萬的公司,都須驗資或甚全數繳付,

舉幾個例子:

1.兌換店、現金速遞公司的公司資本於設立時及在存續期間分別不得少於澳門幣100萬元及澳門幣200萬元,須於設立時全數認購並以現金繳付,而且當中的50%須存放於特定地方(見第38/97/M號法令第4條以及第15/97/M號法令第8條);

2. 保險公司的公司資本不得低於澳門幣1500萬元,而經營人壽保險更不得低於澳門幣3000萬元,而在設立時公司資本之50%應以現金繳付且存放於特定地方(見第27/97/M號法令第17條)。

3. 即使是在千禧年之後,《商法典》第186條被廢止,過百萬的公司仍須實繳的,經營旅行社所需的牌照,其中一個要件就是公司最低資本額澳門幣150萬已經全數繳付(見第42/2004號行政法規第15條b項)。

事實上,當年刪去《商法典》第186條的規定時,不是沒有爭議的,時任議員戴明揚律師曾經反對該做法,並且指出:

「(…)我們認為維持該條的生效是重要的,因為可以填補在有關建立『公司』的問題上的或有欺詐行為的漏洞,過往曾有人提過一些例子,述及債權人的一些好不愉快的經歷。透過這些事實,我們知道有些債權人,由於對公司資本額的輕信,有時對於數目龐大甚至達到二、三百萬元的款項,無論在現金或人事保證方面均無需公司股東的任何擔保便向其提供貸款。這樣,很自然會帶來嚴重損失的後果(…)」

筆者認為,從法律的整體體系而言,如果立法者真的認為的士公司的註冊資本有必要高達澳門幣500萬,則沒有理由無須繳付該註冊資本,以保障債權人以及市場交易秩序。(待續…)

(文章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