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政府執意的士公司資本為500萬,值得嗎?(下篇)

文/太郎

(來論上篇:https://reurl.cc/mrYAl)

(二)質疑500萬的合理性

然而,是否真的有需要規定的士公司的最低註冊資本為澳門幣500萬呢?

當時局長在立法會上回應議員的質詢時表示:「現時對跨境巴士及出租車的要求都是500萬,一旦保險出問題,就可以用500萬作保障。」

首先,現行的汽車民事責任的強制性保險制度已經規定,的士行使時所造成的損害,對每起事故的保險金額為澳門幣300萬(見第57/94/M號法令附件一)。

其次,如果保單不產生效力或者保險公司破產,則仍然有汽車保障基金墊底,該實體乃是一個擁有行政、財政及財產自治權的公法人(見上述法令第23條)。

最後,即使是上述的保障仍不足夠,餘額仍須由肇事司機支付。確實有可能在具體個案中的理賠額高於300萬,例如在76/2018號終審法院裁判中,法庭判處賠償額高達570多萬。

以上述情況為例,如果在新法生效後,的士司機撞到途人,那麼多出的270多萬元,由誰支付呢?

新公布的法律規定以公司形式經營,由於的士司機將會受僱於的士公司,故的士公司須承擔風險責任(見《民法典》第493條),並且與嫌犯就多出的270萬承擔連帶責任(見《民法典》第490條),亦即是被害人可要求任一人賠償,之後的士公司可追討過錯司機。

那麼,正如某些議員及官員所指,即使無須實繳,但日後的士公司的股東須承擔所認購的500萬責任。看似很有作用,但是,如果是合同之債(例如借貸),債權人會衡量股東是否已出資,若果章程寫明「已繳付」,但又無需驗資,似乎為了便利而犧牲債權人的信賴與交易的安定。如果是非合同之債(交通事故),則適用現行的制度已經可以追到肇事司機的個人財產,而且可以說沒有上限。

倘若立法者有意要求股東(的士司機的僱主)承擔認購澳門幣500萬責任,以保障被害人,可以說沒有具說服力的理據排除驗資、排除實繳的制度,甚至連提供擔保也沒有規定。這樣開出一張「空頭支票」,倒不如擴大汽車強制性民事責任保險金額,以一間確實出資的保險公司作為後盾,更為保障被害人。

最後,即使的士公司的註冊資本為2萬5千元,也不妨礙車禍中的苦主追討保險公司仍不足以滿足時,可向的士公司以及肇事司機追討餘款;如果肇事司機是一人有限公司的唯一股東,則現行機制已經可以追討司機責任。如果是一般的有限公司,則公司股東要以其所認購的出資額承擔責任,這樣在沒有實繳的情況下,恐怕淪為一紙空文;又或者與公司的註冊資本為2萬5千元的情況一樣,最終透過變賣公司資產承擔責任。

相反,法律要求實繳澳門幣500萬的情況下,扼殺了部份遵紀守法、小本經營的士司機以自僱身分繼續執業的可能。

(文章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