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校園欺凌何時了

文/ 蔡梓瑜|訊報

https://reurl.cc/YElYx

港澳兩地校園欺凌一單比一單嚴重,早前有人向《澳門平台》爆料指聖保祿學校發生在校外的學生欺凌事件,《澳門平台》於三月一日刊出一篇名為〈知情人士:學校不作為致事件惡化〉的報道說:「聖保祿中學有女學生疑不滿吸煙被人『篤背脊』,找八名同黨將『多嘴』女同學從祐漢快餐店挾走,對她以水淋濕身、強迫抽煙,迫食燒燶薯條、以雪糕擺頭上凌辱,並以手機錄下過程,勒索六千元。涉案學生年齡介乎十一至十四歲。有知情人士報料,老師就算知道亦不能插手處理,因為由於校內制度,老師只做教學工作,無權對有關問題作出調查及處理,否則即『越權』。」據報道又說:「有校方高層下令,無論校內校外的均一律禁止老師討論事件,以免影響校譽。」

無獨有偶,香港聖保祿中學亦發生一單校園欺凌,不過是學校欺凌學生。話說聖保祿中學上月底有中六畢業生「Last day」在校拍照留念,竟遭訓導主任驅趕,被趕至教室,仍窮追不捨,學生最後只選在學校門外拍照,但仍遭訓導主任報警驅逐。事件遭各界批評,學校早前「補鑊」,向全體中六學生發電郵,承諾開放部分校舍兩小時予回校拍照,但有學生及家長不滿學校欺凌,至本月十一日,學校「認低威」道歉,事件才告一段落。

二0一五(PISA)報告:校園欺凌澳門排第四名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二0一五年發表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報告,接受調查的澳門十五歲學生,在五十三個國家地區被欺凌排名第四,「名校」學生比「非名校」學生更有可能受欺凌。調查亦發現,學生的「生活滿足感」在四十七個國家地區排名倒數第二。

根據《澳門平台》三月八日的報道:「這份反映二0一五年全球學生情況的報告指出,欺凌可以是不同的形式。例如物理(拳打腳踢)和口頭(辱罵或嘲笑)上的欺凌,這是直接的虐待;另外,關係欺凌(Relational bullying)是指社會排斥現象,有些學生被排斥在遊戲或聚會外,被同齡人拒之門外,或是八卦羞辱的受害者。網路欺凌現象亦透過手機等渠道出現。」報告亦發現,澳門百分之二十七點三學生報告被「任何形式的欺凌」(全球平均值為百分之十八點七);百分之十九點九學生指被同學取笑(全球平均值為百分之十點九);百分之六點二學生指受其他學生威脅(全球平均值為百分之三點七);百分之四點二學生指被人打或推撞(全球平均值為百分之四點三)。經常遭受欺凌的學生對學校歸屬感較弱,對生活的滿意度較低,經常被欺負的學生也更容易逃學。報告指出,身體欺凌可能是學校中最明顯的暴力行為,教育工作者傾向於認為身體欺凌比口頭和關係欺凌更嚴重。

校園欺凌面面觀

近年,腦神經科學發展一日千里,漸漸用於解釋人的各種行為,進一步透過教育優化我們的知言行。與校園欺凌有密切關係的是杏仁核(Amygdala),位於側腦室下角前端的上方,是邊緣系統的皮質下中樞,主要用來調節內臟活動和產生情緒的功能,引發應急的本能反應,即對當前情境產生恐懼情緒,繼而作出包括挺身而戰、堅守陣地或逃離危險的選擇。人是無法擺脫恐懼,但可以透過努力學習,認識恐懼的真相,優化同理心的能力,從而控制情緒,懂得情理法兼備去處理人我之間的衝突,達致人我和諧相處。

欺凌源自恐懼情緒,引發不安的感受,為了撫平不安,只好透過上述三個本能選擇去解決,換言之,欺凌的發生是人我權力關係不對等,有權有勢一方甚且會在低風險低成本的情況下縱容自己去傷害對方。二0一五(PISA)報告同時提到:「教師和學校教育工作者有獨特的地位,可以促進學生之間的健康關係,並作出干預,與父母一起,與欺凌事件中的學生們重建健康關係,保護兒童免受虐待是所有成年人的責任,家校之間的密切溝通至關重要。年輕人與父母或學校有更緊密的接觸,被欺凌的情況會有所減少,即是受到欺凌,亦不會令情況惡化。」

比青少年同輩更具殺傷力的校園欺凌

香港理工大學去年爆發民主牆風波,校方在沒有與學生溝通的情況下遮蓋民主牆,引發學生會的強烈反彈。經學校裁決,闖入辦公室的四名學生分別被勒令退學、停學或判社會服務。理大校董劉炳章兩度抨擊學生行為囂張、給人「黑社會」感覺。

身為校董的劉炳章被揭發曾與江湖人士有飯局,且在懲治學生時用了黑社會用語「刮友」,引來批評劉才是黑社會。原來,香港的大學在懲治學生時,其裁決具法律效力,換言之,校方坐擁無限權力,學生顯然處於下風,非常不平等。除了申請司法覆核外,再無其它途徑與學校抗衡,爭取應有的權益。事件讓人產生對大學的不良觀感,大學江河日下,歪理橫行,欺凌學生到極點,教人不寒而慄。

另一單更可怕的校園欺凌是香港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老師自殺控訴校長欺凌。據報道,羅校長經常不滿林老師的工作,甚且要求一個已經四十八歲的老師寫悔過書,更多番退回重寫,這無疑是重創一個人的尊嚴及人格。事後,東華三院主席王賢誌挺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承諾老師們若「爆料」不會被秋後算帳。原來,香港法律規定,法團校董會主席身兼校監,只要校監包庇校長,校長就可以隻手遮天。實在,根據香港教育資助則例,教育局長有權開除校長,但現實是像楊潤雄這識時務的局長怎會挺身主持公道呢!

緬懷教育哲人的言教身教

香港理大事件,讓人想起北大蔡元培校長,當山東問題激起全國的民族情緒時,他反對學生罷課抗議,勸說他們回到校園,理性思考。雖然學生沒有接受他的意見,但他沒有任何冷嘲熱諷的反應,亦沒有懲處過任何一個學生。反而是對學生的決定表示理解與同情,更多番為被捕領袖而奔波,最終學生重獲自由,北大繼續保住言論自由。

要遏止校園欺凌,重在有權不用,用得適切。今天,無論是大中小學,掌權者有權用盡,內心的恐懼及玻璃心不言而喻。惟有致力發展人與人之間的的對等平衡,校園欺凌才能根治。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