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兩地駕照互認依法應做公開諮詢 司長仍可懸崖勒馬

文/太郎

在2018年4月16日,行政長官崔世安公佈第62/2018號行政命令,授予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一切所需權力,代表澳門特區與中國公安部簽署兩地駕照互認的協議。即便社會對兩地駕照互認討論得可謂沸沸騰騰,但當局仍未進行正式的公開諮詢,甚至有報導指林局長拒絕進行公開諮詢。

可是,早於2011年8月15日,行政長官崔世安為了建構「陽光政府」, 公佈第224/2011號行政長官批示《公共政策諮詢規範性指引》,當中明確規定

「『重大政策』須按《指引》的規定進行諮詢工作」。

何謂「重大政策」呢?

指引規定:

「『重大政策』包括與本澳社會發展方向及規劃、全體或大部分公眾相關,以及列入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施政方針中的重點政策;」

無庸置疑,粵港澳大灣區是一項重大政策,澳門特區是當中的其中一員,而兩地駕照護認亦有助澳人融入大灣區,而且正如林局長所指,本澳25萬持駕照的居民將會受惠,那麼可以肯定這是一項重大政策。

因此,依據上述規定,當局應當進行正式的諮詢工作,而不是坐著等遊行、示威者主動給予意見、建議,況且這樣被動收集意見很可能不夠全面及充足,因為公開諮詢的對象至少是25萬持有駕照的居民(正如局長所指有25萬潛在受益者),而且指引明確規定公開諮詢期間不應少於30日。

事實上,面對這個具有爭議性的議題,政府不應當作單純福利性政策(比如是現金分享計劃,即使是現金分享,也可能有弊端、也可能有人反對)而不進行公開諮詢,這樣,既不能有助政府分析政策的利與弊,也不可能與居民有充分的交流與討論,再者,倘若政府聽取意見後,也可以進行深化研究以及收集資料、數據(比方是統計整年的交通意外中,來自內地的肇事司機所佔百分比);縱使政府有理,則拒絕進行公開諮詢會喪失一個嘗試說服居民的機會。

倘若當局執意不進行公開諮詢,不僅有違行政長官崔世安公佈的第62/2018號行政命令《公共政策諮詢規範性指引》之虞,更與「陽光政府」的主導政策背道而馳,這樣民意將進一步受挫,而政府只會顯得愈來愈威權化。

相反,如果當局進行公開諮詢後,發現根本不可行,則司長仍可懸崖勒馬、放棄授權,反正不可能對司長提起紀律程序,就正如司長在議會所稱「我唔係公務員」,但有望在謝幕前得到絕無僅有的掌聲。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