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巴士司機係公務員?工作時被打可以唔追究?

文/太郎

眾所周知,巴士是澳門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而巴士司機為公共運輸作出巨大貢獻,所以倘若在工作過程中遭到乘客故意傷害,不僅對司機本人造成侵害,更損害到提供公共運輸服務制度本身的正常運作,比如是窒礙新司機入行、使到其他司機工作時擔憂碰到同樣遭遇等。

一般而言,被害人遭到普通的襲擊,沒有導致嚴重傷害,則只屬於半公罪,被害人須表明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即是行使告訴權;而且在一審判決公布前都可以撤訴(見《刑法典》第137條第1款及第2款、第108條第2款)。

可是,倘若乘客不滿巴士司機提供的公共服務而對其施襲,司機可以放棄追究嗎?

首先,經廉署提醒後,現時政府與巴士訂定的合同都是採用公共批給的模式,即是巴士公司都是公共運輸的承批人(見第50/88/M號法令第8條a項以及第3/90/M號法律第2條b項)。

由於可見,巴士公司屬於公共事業的特許企業,經政府批給而為澳門公共客運交通運輸提供服務。

故此,巴士公司聘用的司機屬於刑法意義上的公務員,(見《刑法典》第336條第2款c項)。

其次,刑法意義上的公務員執行職務時受襲或者因其職務而受襲,倘若行為人知悉上述情況而襲擊被害人,縱使只造成普通傷害,可構成加重情節;而且立法者預見到這類情況,將之定性為新的罪名,即“加重傷害身體完整性”罪(見《刑法典》第141條結合第137條以及第129條第2款h項)。

故此,巴士司機作為刑法意義的公務員,在工作時受襲或者因司機一職而受襲,行為人可構成《刑法典》第141條的“加重傷害身體完整性”。

最後,考慮到該條保障的法益、法理邏輯以及立法理由,尤其是該條文沒有規定到告訴或自訴乃論,故應屬公罪(可見中級法院第549/2012號、第944/2012號、第262/2013號裁判)。因而不論傷害的嚴重程度,倘若遭到侵害的是刑法意義的公務員(包括上述提供公共服務時的巴士司機),這樣既不取決於被害人是否追究;也不能放棄告訴權;更談不上撤訴,司法當局必須開展刑事訴訟程序,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人的刑事責任。

簡單來說,就是巴士司機工作受襲,檢察院獲悉犯罪消息後須依職權對侵害人提起刑事訴訟程序。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