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廉署每年發表工作報告社會譁然 唯體制結構衍生貪腐問題揮不去

文/阿伍|訊報

https://reurl.cc/5K26z

從《二0一八澳門廉政公署工作報告》披露的公職人員以權謀私個案,除可見有權在手的公職人員,謀私自肥、違法亂紀的手法,主觀犯意已到肆無忌憚的地步之外,還足見澳門官場不止「識人好過識字」,更準確的是「識人好過識飛」,無論在謀取一般職級公務人員職位的層面,還是在定期委任方式選拔任用的領導及主管人員方面,曝光事例多不勝數,不為人知的必然更多。

廉政公署每年的工作報告公布後,都例必引起所謂「社會譁然」,年年如是,但社會譁然過後,特區政府及市民大眾,都只是等待下一次「譁然」。公眾無權無責,對各種公務人員貪腐瀆職行為雖深惡痛絕,卻無可奈何,但特區政府由行政長官到各位司長及主要官員,還有領導及主管人員,身在其位,則對不斷改善管理制度、強化各個制度建設、堵塞各式行政漏洞,填補種種法律漏洞,認真追究違法違紀公務人員的法律責任,以收懲一警百之效等等,都屬義不容辭,責無旁貸。但是,特區政府在吏治不嚴,甚至放任自流,以至各級領導及主管人員委任上堅持唯私唯親唯利不改,帶頭破壞管治威信與社會公平的做法,才是各級公務人員「前腐後繼」的始作俑者。由公務人員薪津越來越好、保障越來越多,入職程序不斷簡化,但同一時間,紀律制度三十年不變,鬆散如昔,紀律程序未見簡化,已反映政府高層取態。

遠的不說,二0一五年的廉署年報已經指出:「由公務人員與商人相互勾結,在公共部門的工程、採購、服務外判等項目中合謀貪污的情況比較嚴重,需要引起特區政府及各個公共部門的重視,不僅要強化公務人員的紀律及操守要求,同時也應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堵塞可能誘發貪腐的漏洞」。但四年過去,上至行政長官,下至主其事的行政法務司司長及具體負責的行政公職局,可有提出過任何措施與規管制度,回應社會要求與廉署意見?顯然未有。

再如二0一六年的廉署年報又指出:「嫌疑人利用法律制度或者監管機制上的漏洞,在公共工程、採購、服務外判等項目中內外勾結、合謀貪污的情況仍然比較嚴重,需要引起特區政府及各個公共部門的高度重視」,特區政府由行政長官到各級司長及行政公職局,莫說甚麼「高度重視」,簡直是對此意見嗤之以鼻,懶得回應,繼續自以為是。

二0一七年的廉署年報,亦提出:「公職人員利用職務之便以權謀私、濫用職權、巨額詐騙……偽造文件及詐騙公帑的犯罪行為,當中反映出部門的審批程序不嚴謹、查核機制不健全,需要特區政府及各個公共部門高度重視」。特區政府卻上下依然無動於衷,毫無寸進,堅持漠視「高度重視」。廉署可能亦「知難而退」,二0一八年工作報告已將「高度重視」收起。

由此可知,特區政府的領導及主管公務人員,以及一般職級公務人員各種以權謀私的職務犯罪、貪污腐敗、損公自肥等違法違紀行為層出不窮,是自上而下的、是集體性的也是結構性的,否則,無法解釋一個行政主導的政治,由行政長官到各級司長,主要官員、領導及主管人員等握有權柄、負有職責與義務的公職人員,莫說主動改良各重監管制度,堵塞貪腐漏洞,何以連廉署年年的「專業意見」,都長期不屑一顧,麻木不仁?除非自己也是制度不全的受惠者。

時至今日,代表特區政府立場的政府發言人辦公室,就廉署報告揭露的公職人員弊案處理方式的回應,反映了特區政府對於已涉及職務刑事犯罪的公職人員,依然不改極盡護短之能事,的確已經不可救藥。

按該化妝鱔稿所講:駐京辦原主任康偉涉及以權謀私詐騙公帑房津,東窗事發後,特首一方面將投訴信轉交廉署,一方面批示展開內部紀律程序,「適逢駐京辦前領導任期屆滿,行政長官根據相關法律,作出不續任決定」。然而,按照《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補充規定》(第二六/二00九)號行政法規)第八條第一款規定,「定期委任在期滿時失效」,所以法律上不存在「作出不續任決定」這回事,更非一種問責的方式。而且由於康偉濫權謀私的行為不難取證(書證人證及物證),所以,作為康偉直屬上級的行政長官面對違紀違法行為已屬「證據比較確鑿」的情況下,儘管刑事責任是否入罪當然留待司法機關,紀律責任也有待紀律程序結果,但卻應該即時援引《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第一五/二00九號法律)第十六條第六款規定,終止康偉的官職的定期委任,可是,由去年康偉出事「被離任」後「政府發稿人辦公室」還公然說謊稱「人員的調動屬公共行政一般正常決定」來意圖保護涉及職務犯罪的康偉,不惜賠上整個政府的公信力的做法可推知,康偉在特首辦一定識人。否則不可能有此特殊待遇:「一個政府為一名涉嫌職務犯罪的公職人員向公眾講大話,但又已提起紀律調查程序。

至於同因職務犯罪正受刑或準備受刑的交通事務局前處長盧毅華、海事及水務局前廳長葉華雄一樣「包二奶」的現任地圖繪製暨地籍局局長張紹基(前兩人是因「包二奶」而以權貪腐,還是因權錢交易發展權色交易就不得而知,後者則涉及濫用公帑「包二奶」外遊公幹,而且「食窩邊草」),在環保局局長任上的行為已明顯違反第一五/二00九號法律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應堅守其個人行為不會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或服務的部門或實體的形象造成負面的影響,以及不會損害執行有關官職所需的威嚴」這一法定義務。地籍局局長的職權更涉及重大的土地利益,但特區政府不但未有終止張紹基的局長職務,還為張某繼續二次或多次更大的可能違法違紀行為提供條件,實在不可思議。這種身受公帑俸祿的局級領導人員濫權謀私被揭穿,有媒體推論出涉事公職人員為康偉及張紹基後,竟然有人話「擔心會影響個人私隱及相關家庭」,的確係是非不分的千古奇聞。公職人員,特別是握有公權力的領導及主管人員,無論是涉及職務犯罪還是「包二奶」之類(即使不涉公帑)的品格問題,都涉及公共利益及政府形象與聲譽,影響著公眾對政府的信任與信心,公眾的知情權自然有凌駕性,況且,所謂「食得鹹魚抵得喝」,一切後果都只是當事公職人員自作自受、咎由自取。為這類公職人員之耻來塗脂抹粉,居心叵測。

事實上,廉署的報告已保守得連因職務犯罪已被中級法院駁回兩年半徒刑上訴的海事及水務局港口管理廳前廳長葉華雄,也只以「葉XX」顯示,結果仍招來主流大報「匿其名、輕處理,又蒙混過關,居民嘖有煩言」的批評。

澳門特區廉政建設長期毫無進步,與由上至下的彼此卸責袖手旁觀,或可從中魚利的心態或文化大有關係,美化涉及職務犯罪的公職人員的行徑,是為虎作倀、放縱貪凟,應該譴責。

《廉署報告雜談三之一》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