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談「全軍覆沒」

文/澳門故事

4月3日,相信這是各適齡準K1幼童家長最緊張的日子,尤其是全軍覆沒(沒有獲得任何學校正取)的一群更正在經歷人生中其中一個最難忘的困難時刻:除了因「未有著落」而感前路茫茫外,亦要面對子女首次面臨社會殘酷競爭而被認為「不夠好」的挫敗感,而一星期等候期(預留給正取生充份考慮並註冊)又相當漫長,身邊卻難免聽到不少正取生家長分享「不知選哪校才好」的幸福煩惱,無論是有心或是無意,總知聽著都像是「曬命」相當難受。

然而借那些「幸福煩惱」,我們卻可得出一項當局沒有正式公佈的有用數據:大家不妨自行統計,那些獲得正取得幼兒,平均每人是獲得多少間學校正取?根據個人經驗,發現一般是2至3間佔多數,只得1間的反而較少,甚至4至5間的也有。如果以平均2.5間計算,即7000多個學額實際只是落入不多於共3000幼童手中,總數6000多人之中全軍覆沒的反而才是佔多數。更重要的是,這說明各校的正取名單中平均會有60%的學額會被放棄,仍可供下一階段爭奪(4月11日起),現在絕非可以垂頭喪氣的時候。

若說第一階段(4月3至10日)是上等學校與上等學生之間的配對,那麼第二階段主角便換成中等學校與學生,只是這不像第一階段般井井有條,任由家長仔細考慮幸福煩惱,反而像是一場大混戰:因為尤其中等學校,正選名單的放棄率是相當高的,而他們也想盡快招到數量足夠,質素可接受(大致是正常發育無重大缺陷的)的幼童,但校方的處境其實比家長更被動,當候補名單也用完後,他們便只能將目光轉往收到信的叩門生,但一般還是需要經過一場面談作基本篩選。由於這涉及收信、約談、面談、通知錄取、註冊等多次互動,加上近年當局也干脆將候補期與叩門期合併了(都是由4月11日起),各校對此時間表的實際操作是很不規範的,既有可能在正取期最後一天(4月10日)的下午截數後便立即通知候補生翌日註冊,甚至還在正取期間便已致電叩門生相約面談時間(極其量只是實際面談時間還是需要在正取期之後)。

對家長而言,上述提到的叩門信相當重要,因為除了當初一月已選定的6間學校名單外,這就是唯一途徑可以與其他次選學校取得聯繫的方式,由於不排除存在一定程度的「先到先得」(估計中等學校已未必能等待所有面談完結後擇優而取,而只能採合格即取做法),所以發出叩門信的時機也是越早越好。實際上一些有經驗或是獲得提示的家長,更是早已備好叩門信,於4月3日得知結果後便立即四出送信(教青局無規管家長行為,別以為必須等到4月11日才能發信)。若未有先預備也不要緊,只要能在候補期開始前達便不太差(需預留一兩天學校內部傳送時間)。剛才不是說一星期的等待期(正取期)很漫長嗎?但對於物色其他目標學校,寫信及送信等工作,這一星期也只是剛好足夠而已,況且這一星期有事可忙,也正好麻痺一下上述提到的各種主觀負面情緒。

上述提到的是本不在6間名單內的「叩門」情況,那麼如果是早前已參與面談,並已列入候補的情況又如何呢?個人認為不妨也補上一封「求情信」:試想像學校於此階段也需與時間競賽,但他們致電聯絡候補生時,想必也會遇到不少對方實際已獲其他學校正選而白白浪費雙方時間的情況,所以如果學校手上有一封候補生的求情信,表明該生仍是「未有著落」,則聯絡該生的成功率便會較高。由於各校在公佈候補名單時一般不會說明各候補生之間的優先排序,憑此猜測校方心理或有助提升子女潛在的排序位置。甚至也見過有例子,幼童本來是連候補名單也上不到,但仍發了求情信最終是獲得錄取的。

在這時期,坊間必然會出現很多家長自發組成的「全軍覆沒」群組,加入這些群組不單可抒發不快情緒(大家都同一處境,最明白對方的苦況),而且更可交換一下當前的最新「行情」,或是請教一些操作問題,實際上是有好處的。但為免接收太多雜亂資訊,一般父母二人各加入一個不同群組就足夠了。當然加入這類群組也有壞處,就是於4月11日後的數日之內,將會面臨一個接一個的退群潮,留守到最後的肯定更不好受。

當然由於總學額大於幼童總數,即使到最後階段(可勞煩教青局配對)還是會有多間學校可供選擇的,作為父母無論在任何時候,都仍必須堅持提起精神,搜集足夠資料為子女選擇當中較適合的學校。況且這次的面談結果也僅是子女人生中的其中一環而已,無忘初衷,我們為人父母的,子女出生時或會期望他們能貢獻社會,但反過來卻絕非為貢獻社會而生育他們。而所謂「人才」、「庸才」甚至「蠢才」,說穿了就僱主眼中的利用價值而已,但在澳門畸型的社會風氣下,層層迤壓下一定程度也反映到幼稚園的入學關卡上(各校普遍想招較有望「成才」的學生),所以我上述提及過所謂「上等」、「中等」字眼實際只是著眼於於此次入學雙向競爭中的地位高低而已,絕非認同人與學校當真以此劃分等級(只要有心教好每一個學生的就是好學校)。對於在此次入學過程中面對困難的各位父母,除了建議他們放遠目光,不必強求子女的學術水平(那些「程度高」的好評,換在外國根本不值一提,甚至反而抗拒超前學習的)外,亦希望他們今天算是慘痛體會到社會存在的問題,日後盡可能各出一分力希望令澳門變得稍微好一點(或至少不變得更差),為下一代留下一個較好的生活環境。

(文章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