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澳門中等職業教育發展的瓶頸與出路

文/蔡梓瑜|訊報

https://reurl.cc/vQWGL

· 三個勵志故事

陸志豪,微辣創辦人,人稱六毫子,剛獲頒澳門商務大獎的青年企業家,亦是歷來最年輕的得獎者。多年前,在正規教育讀書失敗的六毫子,轉讀職業高中保安課程。後來,入讀城市大學工商管理系,但就中途輟學。五年前,年僅二十歲創辦微辣文化有限公司,二0一四年,一條《買雪糕不能夠分心》的九秒短片紅遍全球,讓大家眼前一亮,成為網紅,今天更成為微辣CEO。

歐俊軒,人稱軒仔,擅長視覺傳達設計、視覺形象設計及品牌設計。先後榮獲多項國際及亞洲獎項,包括東京Tokyo TDC TDC PRIZE、GDC17平面設計在中國評審大獎、墨西哥國際海報雙年展、台灣金點設計獎、澳門設計雙年展銀獎。作品收錄於多本設計出版物,亦常應邀參展。可知道軒仔讀初中時,因為成績差劣而幾乎被踢出校。幸好入讀職業高中美術與設計課程,還沒有高中畢業,已經奪獎無數,自信心大增,完成高中課程後入讀大學,今天成為國際知名的年輕設計師兼藝術家。

小娟,一個不願透露真姓名的小女孩,就讀初中時成績不好,英文勁差。但酷愛時裝與美術的她,很不容易考上職業高中的美術與設計課程。有遠大志向的小娟,很想高中畢業後入讀全世界時裝設計最頂尖的學府英國St. Martin College。於是,下課後去英語中心惡補英語,努力讀好美術與設計課程。高中畢業,與全球二十五萬個學生競逐大一只有二十五個名額的學位,小娟突圍而出,考上了這所還未畢業就有名店聘請的大學。五年後,小娟畢業了,亦順利加入全球知名的時裝品牌公司任設計師。

上述三個學生都在同一所普通中學就讀職業技術課程,都是成績不理想的學生,但是,多年以後的今天,有誰知道他們曾經都是正規文法課程的失敗者。可見,給予學生適性教育,陪伴他們走他們喜歡的路,誰都可以成就顯赫。

· 二0一九年的三月二十九日

教青局於三月二十九日在澳門科學館舉辦「教育與青年工作前瞻——教育規劃研討會」。教青局局長老柏生表示:「為科學謀劃二0二0年後教育事業發展,配合澳門發展定位,培養國家和澳門發展所需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提高受教育者的個人和社會福祉,將分四個階段開展下一輪教育規劃的研製工作,預計二0二一年將頒佈下一階段教育規劃。」

老局長在研討會上以「澳門非高等教育的現況和發展」為題開講,指未來教育規劃將有四大著力點,包括重點提升學生的家國情懷、軟實力、幸福感及創意與資訊力,培育適應社會發展的人才,助力推進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及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

綜觀老局長指出的四大著力點,已揭示非高等教育的未來十年規劃的一鱗半爪。如果要實現上述的美好願景,過去,軟弱滯後的高中文理分科教育一定要來一場大變革洗禮,方能取得預期的成果。

· 目前中等職業技術教育的瓶頸

二0一七至二0一八年度,澳門只有九所中學開三十五門職業課程,共八十三個班,就讀職業技術教育課程的學生共一千二百九十一人。而就讀普通高中文理課程的學生共有十三萬三千三百七十九人,共開設五百二十六個班。文理高中學生在非文即理的選擇下,入讀人數竟然比職業教育共三十五門課程的人高出一百倍多,充份顯示就讀職業技術教育課程的學生及家長意願非常低。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根據《非高等教育制度綱要法》,明明規定高中職業技術教育是培養中等程度的職業技術人才,但是,二0一六至二0一七年度,有百分之八十七點九的職業高中學生升讀大學,其中就讀與高中相關的大學課程只佔百分之四十五點三,而就業的只有百分之二點一,而投身與就讀高中職業課程相關的工作只有百分之五十。顯然,已經實施二十二年的第五四/九六/M號〈職業職術教育之課程組織〉法令已滿足不了當前的教育發展需求。

鄭焯基先生在《澳門職業技術教育的反思》一文中說,職業技術教育的問題有三個,即生源問題、認同問題及出路問題。要改革觀念,社會要認可職技學生是可造之材,家長要改變觀念,政府、企業和學校三方加強協調和合作,提高職技課程質量,還有就是能與高等教育銜接才能扭轉當前重文法輕職業課程的偏頗態度。

· 澳門中等職業技術教育的發展出路

目前,只有中葡職業技術學校、演藝學院、工聯職業技術中學及創新中學為職業中學,其他只有四所普通高中開辦高中職業技術教育課程。要突圍職業技術課程的瓶頸,也許要多管齊下,既有當下要做的,當然亦要設定短中長期的願景與措施。

法國教育部早於一九九九年公佈《面向廿一世紀的高中》文件,是一份具有前瞻願景的文件,揭示高中職業教育必須做到「普通教育、職業培訓和經濟環境的平衡」,要使學生在接受職業技術教育的同時,獲得所有高中學生都應具備的文化知識,獲得從事職業工作的必要能力。經過二十年的努力,這個文化古國的高中職業技術教育直逼德國,成就非凡。

另外一個願景的示範是芬蘭,芬蘭在八十五所職業高中的基礎上,組建二十二所對口的高職院校,職業高中和普通高中畢業生均有機會升入高職院校深造,為職業高中成為理想的選項打下堅實的基礎。再者,芬蘭更致力將職業高中融入終身教育體系,其表徵之一是職業教育不再被看作是終結性教育而是一種階段性教育。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紐西蘭從幼兒教育就開始讓小孩接觸不同職業的工具,把工具玩具化,讓小孩從小建立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平等的態度。台灣有商人投資興建BABYBOSS CITY職業體驗任意城,願景是「培養學子校園外技能學習能力,提早了解職業性向」。透過扮演不同職業的角色,讓學子以平等開放的態度去認識及接納不同行業的特性。

傳統以來,我們都深受孟子「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觀念左右,要是行政當局、企業及學校願意從小給學生各種職業的體驗薰陶,一定能讓澳門中等職業技術教育邁向美好的將來。我們正拭目以待,看看教育行政當局如何為澳門中等職業技術教育架設美好的願景與發展大計。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