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澳門新聞自由空間不斷收窄 增設採訪拍攝區屬變本加厲

文/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ORn2X

在本週一(十五號),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確保前線記者公平、自由的採訪空間;當中指出,澳門特區政府一直強調尊重新聞自由及支持本地傳媒工作,但近年政府活動的採訪安排,常以「維持秩序」為由,在現場置設所謂的「拍攝區」及提出「就位後不可進出其他拍攝區」的要求。傳協批評,這些讓前線記者「無法走動」的要求,已變相成為阻礙前線記者接觸採訪對象,和進一步收窄採訪空間的關卡。傳協還提及在十五號早上的「國家安全教育展」開幕式活動上,新聞局作出規限採訪空間的事例。另一方面,諷刺的是,就在十五號傍晚,行政長官崔世安宴請來澳參與第一0七屆亞太廣播聯盟行政委員會會議的成員代表,他致歡迎辭時表示,特區政府一向尊重傳媒作為社會溝通的橋樑角色,透過傳媒有利市民更好地了解政府的公共政策,(新聞局的新聞稿)。

顯然,發生在十五號早上限制傳媒採訪空間的事件,與其後特首崔世安的N次重申「特區政府一向尊重傳媒作為社會溝通的橋樑角色」的說法,簡直是予人們有強烈的反差之感,更讓人質疑,政府說得比唱還好聽,但實際上本澳傳媒生態環境每況愈下。明顯事例,政府透過立法(例如修改國歌法明文規定,政府可要求新聞媒體配合開展國歌宣傳工作。)來規管傳媒,且衝擊傳媒本應有的新聞自由與編輯自主之原則。再者,在官方活動的場合,前線記者往往被當局以「圈欄」阻礙採訪。而更差劣的狀況是,《訊報》總編輯李江及報社被發展商提告,法庭竟判李江和訊報被罰,這事件顯然對言論和新聞自由做成衝擊效應。

關於在十五號的「國家安全教育展」開幕式活動的情況,記者被當局「圈禁」到活動結束後,仍在所謂的拍攝區內五至十分鐘之久,不可進出,期間特首或主要官員離場了。而這個不合理安排,令記者難以在現場就社會事件追訪在場官員或其他社會人士,嚴重妨礙前線記者的採訪工作,間接損害了公眾獲知訊息的權利。

且更過分的是,當局「圈禁」的是「大部份本地媒體記者」,要求他們遵守「不可進出拍攝區」的嚴格要求。但「大會攝影、新聞官、疑似中央媒體」等,卻可手持攝錄機、錄音設備在場任意走動、任意拍攝。傳協批評,這做法不禁令人懷疑,特區政府為何視本地媒體如「洪水猛獸」或「有危害安全之嫌」不予接近「主禮台」或「嘉賓」?又或特區政府的新聞政策,有意「分裂媒體」或「實施等級制」,令傳媒無法獲得一致的、同等的拍攝、採訪權利。

另方面,新聞局就傳協公開信回應指,在日常各類型活動中,該局會在維持現場秩序及為傳媒創造良好採訪條件作出平衡。在「國家安全教育展」開幕式上,有約一百五十位嘉賓及來自二十八間傳媒機構共四十七名記者參與,場地相對狹小,採訪安排亦按上述原則進行。

然則,新聞局這個說明所述及理由甚是蒼白無力,「圈禁」記者如何是為傳媒創造良好採訪條件?又再,在活動的儀式後仍對記者「禁足」,這個跟「維持現場秩序」有何直接關係,還是旨在阻擋記者追訪有需要採訪的官員和社會人士?

毫無疑問,要確保基本法所規定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得以落實,更關鍵的是特區政府的政策和作為,但這些年政府的所作所為,卻讓人們失望甚至一些作為是令人憤慨。不必諱言,現屆政府在新聞和言論自由的空間愈加收窄問題上,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