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旅客逼爆澳門是難解困結 施政傾斜商界損市民利益

文/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d82GV

澳門旅遊「爆標」狀態愈加劇烈,坊間早已怨聲載道,但高呼以人為本的特區政府,竟完全沒有考量如何可以有效減少過度旅遊帶來的各種破壞性問題。然則,同樣面對過渡旅遊但程度相信遠不及澳門的荷蘭,已經有「截流」考量,包括將停止宣傳旅遊業,以及計劃推出措施限制遊客前來。

顯然,飽受旅客逼爆之苦的澳門人,欣賞荷蘭政府的積極作為之外,相比下澳門政府的無能無作為更令人感到憤慨。然則,追源究始,荷蘭與澳門的兩個政府對「過度旅遊」的不同取態和對策,正是顯示對人民生活品質的要求是存有天與地之距離,而分別原因的根本性在於有沒有民主政治基因。事實上,官商一體的特區政府,其施政取態更多是傾向商界尤其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保障,亦由此,公眾利益往往被忽略甚至不惜被犧牲—這就是沒有民主政治澳門的現實狀態。

對於過度旅遊的問題,在荷蘭,二0一八年到訪的旅客達一千八百萬人。而大量旅客湧入,令本身人口只有一千七百萬的荷蘭不勝負荷。據香港無線新聞報道,荷蘭旅遊部門指,到當地旅遊的人實在太多,而且有持續上升的趨勢,估計到二0三0年,全年會有二千四百六十萬。

然而,且看陸地面積只有三十二點九平方公里小城的澳門,二0一八年入境旅客超過三千五百萬人次,同比上升百分之九點八。而去年所創歷史新高,今年可能又再突破,預計直衝向四千萬人次。且看上述數字,荷蘭去年的旅客達一千八百萬人,民眾已經感到吃不消了,政府要採取措施解決問題。但是,只係一個小城市的澳門,在去年是超過三千五百萬人次,這個數字已遠超過荷蘭估計到二0三0年會有二千四百六十萬人的狀況,由此,可見澳門旅遊「爆標」狀態愈加劇的嚴重性。

至於兩地政府的取態與決策,卻是逈異。在荷蘭,據香港無線新聞報道,多年來已有不少住在遊客區的民眾,不滿越來越多店舖變成專打遊客主意的商店,嚴重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當局去年已有採取相關措施,包括將阿姆斯特丹這個熱門「打卡」地標,從市中心廣場移走。地方政府亦打算繼續遏止酒店和紀念品商店等越開越多。

「除了民生,當局指環保都是他們的焦點,過多遊客到訪會增加溫室氣體排放,造成的浪費和污染亦較多,會危害生態。因此政府表明會推出更多措施應對,包括考慮關閉部分旅遊景點,以及仿效西班牙和意大利徵收遊客稅。」

至於在澳門,無論市民多年來過度旅遊狀態是多麼的不滿,但政府一直都漠視市民生活要素走向劣質化、環境保護備受影響等嚴重問題,卻任由旅遊「逼爆」愈加劇。在今年內地「五.一」勞動節假期,經調整後增加至四天(五月一至四日),旅遊局初步統計資料顯示,這四日訪澳旅客合共六十三點六萬人次,由於去年內地「五一」假期只有三天,旅遊局以首三天入境旅客數字五十三點一萬人次,與去年作同期對比,錄得三成七升幅。

旅客數字不斷攀升的效果是,對已超過承載力的澳門各方面壓力愈加大,可是政府仍沒有果斷措施。在社會不滿聲浪下,又來研究、未來怎樣的這些虛幻招數應對民怨。而當局的招數主要有三。一是研究徵收旅客稅的可行性;二是開拓更多旅遊產品和社區旅遊資源,以可旅客分流;三是利用大數據分析,實現錯峰出行。

誠然,第一項的徵收旅客稅,不少國家地區都有採用,而在效果上未必很湊效,因為這個地方/景點是具有吸引力的話,徵稅對有經濟能力旅客不會有太大影響,當然對經濟弱的旅客在選擇時可能會多點考慮甚或捨棄相關行程。然則無論怎樣,徵收旅客稅是有助增加政府收入。但是,現在政府只是研究可能性,即未知是否實施更沒有時間表。

至於第二及第三項,對解決過度旅遊的嚴重問題,其實並沒有實質意義,因為大量旅客到訪小城的根本問題仍然存在,且所謂分流到社區只會做成更加騷擾市民生活環境,其效果將導致進一步加劇社會矛盾的大問題—網上已有調侃:分流到主教山吧!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