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推翻原審法院荒謬判決 中院英明維護客觀評論

文/余荔|訊報

https://reurl.cc/mXrvj

儘管是意料當中,但中級法院合議庭上周裁定,廢止原審法院就周仲屏社長及李江總編被保利達洋行指控誹謗的民事賠償五萬元的判決這一結果,仍然令人十分欣慰,甚至可以說,對為捍衛公共利益、維護社會公義、監察社會公平而發聲,尤其是長期發揮輿論監督功能的評論權的新聞媒體如《訊報》,這一判決具有里程碑意義。

由陳廣勝、譚曉華及蔡武彬三位法官組成的中級法院合議庭,就該上訴案的裁判書指出,「與新聞自由緊密聯繫著的評論權,在行使時會與名譽權的法益有潛在衝突情況。然而,此等衝突在法律上可以是毫無意義的,祇要評論權在行使時並沒有逾越客觀評論的範圍便可」。即是說,只要新聞媒體在行使屬新聞自由核心內容的評論權時,並無超越客觀評論的範圍,就可以自由行使而不會存在誹謗之虞。裁判書亦為何謂「客觀評論」設下法律定義:「凡是純粹就某人的作品、作業而作出的評論、而不是祇為羞辱或矮化作者或創作人的人身而作出的批評、或不是與正所評論的作品、作業並無任何關聯的批評,便不屬誹謗的範疇,而是仍屬客觀評論的範圍」。合議庭的法律見解相當清晰,要言之,只要是以事論事而不涉主觀上的刻意人身攻擊,就是客觀評論,並無任何不法,遑論違法的可能?

筆者認為,中院合議庭的最重要法律見解是:「凡屬客觀評論範疇的評論,本身已不是違法行為,故毋須引用任何阻卻不法性之事由去排除本不存在的違法性。而客觀評論的不違法性並不取決於所作評論的實質準確性、恰當性或真確性,即使所作的評論的內容並非有理、並非貼切,祇要並無逾越上述客觀評論的範圍,評論仍不屬違法」。

換言之,中級法院徹底推翻原審所認為的民事責任成立的理據:「即便是一名普通作者,在發表社會事件評論文章時,也應保證所述基本事實的真實性和準確性,作為專業評論員,更不應未經求證,僅憑傳聞妄下結論,否則,將對他人造成的損害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亦與筆者曾經就原審判決所提出:「若要新聞媒體必須報道百分之百的絕對真實新聞,或新聞評議內容必須百分之百的絕對真實,否則就可能觸犯誹謗罪時,則既對限時限刻必須出版且缺乏調查權力的新聞媒體在求證方面造成根本無法克服的困難,等於新聞媒體生存,亦將使新聞評議或報道被限縮在僅僅已被公認確定的事實之上,因而大幅壓縮新聞自由的範圍,而侵害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權與監督權及公眾的知情權」(現在應加上「評論權」)的質疑,屬一體之兩面。

中院合議庭法律見解的精闢之處,還在於:「由於屬評論文章,而非新聞報道文章,且在原審既證事實中並不存在任何能指出(李江總編)在刊登相關意見評論時的意圖是要誹謗民事索償人之既證事實,所以(李江總編)在行使其評論權時,並沒有逾越上述客觀評論範疇,其評論行為因而在民事方面也不是違法行為」。這一法律見解顯示,「評論文章」所受的新聞自由法律保障,優於一般「新聞報道文章」,而且糾正了原審在舉證責任要求方面的瑕疵,又還原了事件的本質。

可是,雖然中級法院依法還周仲屏社長及李江總編一個公道,亦依法維護了新聞媒體行使「與新聞自由緊密聯繫著的評論權」,但兩位德高望重的新聞界前輩無端端被列為「嫌犯」,客觀評論權受財雄勢大的權貴肆意衝擊,兩位所受的精神壓力、心理負擔與經濟損失,相信不足為外人道。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