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修訂逃犯條例香港掀爭拗 難以獨善其身澳門必跟風

文/ 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byYk6

「澳人澳審」具可行性,唯待考驗。香港政府提案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社會引發極大爭議,而泛民與建制的議員在立法會由「相拗」演變肢體碰撞,議會已不再講道理地方?而讓外人更關注,香港的不同意見自由交鋒的理智政治沒有了,更甚的,建制成大多數的立法會,不再以維護港人權利和自由及香港長遠利益為優先,卻事事緊跟中央及盲目支持政府,令到一國下的「兩制」之界線愈來愈模糊。也不必諱言,五十年一半還未到,今天的香港許多過往價值和優質文化竟在迅速消失,這樣的態勢似與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制」原意逈異,實在令人難免感到失望。

顯然,對於香港這場「送中條例」的爭議,本澳不同價值取態的人,在隔海觀戰亦自是有不同觀感與看法。然則,對於兩岸四地的逃犯移交的問題,澳門人其實也不可「獨善其身」。事實上,澳門較香港更早接觸這個議題,只是後來基於種種原因而被擱置,但在香港政府提案修訂《逃犯條例》後,澳門也開始呈現暗湧,當中,有建制人士已提出澳門政府應重新考慮立法的看法了。

其實,早在二0一五年十二月,行政會就完成了討論《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律草案,隨之政府向立法會提案;此法案是要處理澳門與內地、香港及台灣的刑事司法協助的事項包括:移交逃犯、執行刑事判決、移交被判刑人、移管刑事訴訟,以及其他的刑事司法合作。但法案就引起了爭議,當中的關注點是如何確保澳門人權益的問題。

其後,在二0一六年六月,特區政府致函立法會,要求撤回《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不過,政府這個撤回動作並非因為社會有不同意見,而是基於澳門與內地和內地與香港,尚未就刑事協助達成共識之故。這在政府所陳述的理由中亦指,不同的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制度存在很大的差異,法案需要在充分考慮這些差異,以及維持自身法律制度的完整性之間尋求平衡點。由於現時澳門與內地、香港特區仍就刑事司法協助進行協商,特區政府認為仍需對《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進行深入研究。

顯然,澳門與外國的刑事司法協助,則早在二00六年就完成立法,這項《刑事司法互助法》是規範澳門特區與中國以外的國家或地區進行刑事司法互助的條件和程序。政府指,該法律為澳門特區與外國在加強打擊犯罪和處罰罪犯方面的國際刑事司法合作,提供了法律依據和原則。而在這項針對與外國刑事司法合作的法律,基本都援用了相關國際公約和基本原則的規定。當中規定,如果刑事司法互助請求不符合適用於澳門特區的國際公約的規定,澳門特區須拒絕該司法互助請求。譬如,在適用於澳門特區的國際公約中,《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規定對任何人均不得實施酷刑或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禁止酷刑公約》第三條亦明確規定不得將任何人驅逐、遣返或引渡至被指對其有酷刑風險的國家。因此,澳門特區在處理移交逃犯的請求時,如果有充分理由相信該人被移交至請求國將有遭受酷刑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的危險,須拒絕將該人移交回請求國。

又按照此法律,如有充分理由相信移交請求的目的是因某人的國籍、血統、種族、性別、語言、宗教、政治信仰、意識形態、教育程度、經濟狀況、社會條件或因其屬某一社群而欲對其進行迫害或處罰,又或使該人的訴訟狀況惡化,澳門特區須拒絕移交請求。

至於有關的移交請求涉及政治性質的犯罪,澳門特區亦會拒絕移交請求,以保障基本人權。政府指,避免請求國對持不同政見的人進行政治迫害和不公平審判。另外,由於澳門沒有死刑及無期徒刑,故拒絕移交無期徒刑犯、死刑犯。

上述針對與外國刑事司法合作的原則和做法,但政府當年卻辯稱在區際刑事司法協助並不完全適用,這就關乎人權的問題。而更大關注點是,在國際層面上的刑事司法協助,澳門政府可拒絕移交本地居民,但在與內地的處理逃犯移交上,特區政府能否同樣絕移交本地居民?亦就此,直選議員蘇嘉豪已提出了「澳人澳審」的意見,而律師公會會長華年達亦認同「澳人澳審」的可行性。但將來在澳門與內地處理刑事司法協助,中央是否接受澳門已實行的各項國際規範原則,以及具合理性的「澳人澳審」模式等關乎澳門人保障的規定呢?需要關注。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