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護遺不力 慣性失職 文化局成文化破壞局?

文/ 晏哲|訊報

https://reurl.cc/e7l7W

賭王何鴻燊四房兒子何猷君戀愛巷塗鴉示愛惹爭議,更擔心會引起「名人效應」,日後越來越多內地遊客到戀愛巷「揮毫情話」,而文化局解釋是次被塗鴉牆身的建築物位於世遺緩衝區範圍,並非文物建築,屬私人業權,故是否追究責任由物業權人決定。市民對有關回應明顯不收貨,炮轟文化局「雙重標準」,「欺善怕惡」,「龍門任搬」,「只許富豪塗鴉,不准窮人文創」。

然而,戀愛巷雖然是文物,但並非整個場所都是被評定的範圍,而是戀愛電影館一面的建築群才是被評為文物不動產中的建築群,而被塗鴉的一面卻不是文物,而是屬於緩衝區。根據文遺法第三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禁止在被評定或待評定的不動產上刻畫或塗鴉。」違反有關規定科處澳門幣二千至二萬元罰款。卻沒有規定不准在「緩衝區」的建築塗鴉,因此,文化局只好回應說︰「呼籲市民和旅客不要任意塗鴉」。

只是市民一般認知「戀愛巷」就是文物,甚至官方宣傳亦是指「戀愛巷」是文物,市民自然覺得整個戀愛巷的範圍都應受保護,而文化局今次的回應並沒有讓市民清晰當中的區別,再加上文化局過往有不少護遺不力的劣績早已引起市民極度不滿,因此,肯定不會放過炮轟文化局,渲洩不滿的機會。這是政府長久以來「不作為」和「亂作為」的後遺症。

然而,文化局稱,當局於曾接獲該節目的拍攝申請,並經審核後批准拍攝,只是根據申請單位當時提交的資料,戀愛巷為拍攝場景之一,但沒有提及拍攝塗鴉的內容安排。這就明顯就是文化局失職。到底申請拍攝這個程序有何意義?文化局竟完全無人到現場監督,若果別人是來拍攝炸毀澳門文物的,那麽文化局是否要等到時才後知後覺,再事後追究責任並強烈譴責?若果當日有文化局職員現場勸阻不要塗鴉,相信就不會引起今次軒然大波。

文化局失職其實並非新鮮事,亦早有市民譏諷當局為「文化破壞局」。舊的不說,現時距離特首崔世安餘下任期不足一年,市政署又提出西灣湖沿岸優化工程,計劃之一是沿民國大馬路在湖邊加建一條長約一千米內湖木步道。有關計劃引起社會關注,臨近政府換屆,不應該開展更多大興土木的項目,現屆政府「開數」,來屆政府「埋單」,做法不合理。但為何越是臨近政府換屆,就越多工程要啟動,是否有人要趁機「擸得擸好?」

有城規會委員指出,《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諮詢文本內亦多次提到西灣湖沿岸景觀特徵的重要性,在石堤以外的水體上興建木步道明顯會違反管理計劃所建議的保育方向。但文化局卻不見得有盡力護遺,反而,市政署話乜就乜,文化局卻更似是主動配合。

值得一提的是,現時新馬路的「新東方商務賓館」,在二0一二年工務局發出的街道準線圖中,明確要求「立面外觀須與相鄰建築保持一致」。然而,有關建築已落成,但其建築偏向於後現代主義建築,與相鄰的折衷主義舊建築明顯就不一致,文化局和工務局審批圖則的寬鬆標準實在令人驚訝,對於新馬路街道風貌的保存亦讓人擔憂。

而文化局今次就西灣湖計劃,稱要求環湖步道的設置不得有損西灣湖的原有石構堤岸外,環湖步道的外觀設計亦必須與被評定的場所相協調。文化局的把關如何能讓人信服呢?西灣湖可以稱得上是澳門半島最後一道寧靜的風景線,若果因大興土木而令到景觀受到破壞,這將是澳門人的不可逆轉的一大損失,如此重大的項目,當局必須要有事前的公開諮詢,向公眾清楚解釋有關項目的具體內容,否則,若再有團體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去告狀的話,難看的是特區政府。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