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五年了,還可以有多少個五年?

文/天真的愚者

還記得在立法會面前的、禁足的、本該屬於大家的那片草地嗎?

還記得曾經一萬人一起坐在那片草地上唱的「那首歌」嗎?

還記得那刻屬於大家的、一起爭取回來的榮耀嗎?

撤、還記得嗎?

‧ 撤回離補又如何,我們的意志也被撤回了!

法案雖然暫時的撤回了,卻在五年問換來一個又一個在大眾警戒線下低空飛過的「垃圾法案」,明明比「離譜」更為「離譜」,更為貼切;跟搶劫沒兩樣的「牛肉乾」加價、無限後患的駕駛互認、草菅人命的「天鴿」、政治任務的國歌法、漠視民意的市政署等等等,明明離譜的東西數之不盡,但感覺五年間就純粹的五年間過去罷了,我不會忘記教青局副局長梁慧琪說過同性戀是疾病,但澳門人的健忘可能更為疾病吧?還是「一萬元的糖果」力量更為強大?

‧ 澳門的尊嚴已經被剝削得所剩無幾。

五年讓澳門一步步淪為國家計劃的,港珠澳大橋、「宇宙最貴」的輕軌,都是利於促進大灣區融合而交給澳門的政治任務,本該是廣大市民付出龐大的成本與代價(官商勾結使最低時薪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造成基層勞動者薪水與勞動不成比例的勞資不平等,因無極限的日夜顛倒不止讓多少家庭失去享受天樂,且衍生的家庭問題,最後惡化成社會民生問題等等)才換來的經濟成果,卻被既得利益者坐享漁翁得利,就像是政治官員的提款機;明明羊毛出在羊身上,難怪澳門被譽為全球最富裕地區,不是因為錢最多,而是納稅人對公帑的揮霍可以事不關己,這樣的話第二富裕估計就是香港。

‧ 澳門人是受害者同時也是加害者!

「一二。三」以來在澳門根深蒂固的社團商會們,最愛以蛇齋餅粽收買人心,其強大足以在選舉期間無謂新聞輿論大規模地左右選舉,以及其在「+2+2+100」即使醜態百出,仍硬著臉皮「貞心為澳門服務」,操縱玩弄著大多數議席的他們,從根本地影響澳門政治環境及政治發展,使澳門民主發展止步不前,其責無旁貸;而其下某些打著「中華」旗幟的青年社團更是為「愛國教育」竭盡所能出錢出力,歷來全心全力佩合祖國舉辦多種愛國之旅、愛國交流等荼毒年輕一輩,而「大灣區」更是其現階段首要任務,多項協助大眾溶入大灣區的升學講座、名人講座、就業講座等等,在國家方針的執行角色上擔任要職。

‧ 今日香港,明日澳門,不作出改變日子會過得更辛苦。

香港「傘運」、台灣「太陽花」時,相信不止筆者,不少讀者都感受到身邊老一輩對此貼上「搞事」的標籤,在東亞社會老人在政治上佔了重要的要素,因為會影響下一代的思想教育、從而是政治參與;小時候受老一輩影響「細路仔唔好理大人既野」,長大受教育影響「讀書時讀書」,其一輩子也對政治事不關己,這樣下去澳門就沒有未來,連最後的一點自由也守護不住。

筆者相信澳門的「太陽花」也有綻放的一日,即使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從這一代開始,影響下一代還來得及。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