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澳足赴斯國比賽風險分析

文/黃東|訊報

https://reurl.cc/8AK2R

澳門足球總會六月八日發出通知,基於斯里蘭卡局勢不穩,決定以安全為由,放棄澳門足球代表隊十一日在斯里蘭卡,參加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預賽次回合賽事的機會,這一茶杯裡的風波瞬間在坊間引起激烈爭議,多數人對足總的決定持反對意見或有所保留。

 

坦白說,此事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有的只是觀點角度與立場不同。在本澳這樣的保守社會,無論官方或民間,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早已約定成俗,怕字當頭已是傳統習俗,足總方面亦難免俗。不過斯里蘭卡方面恐襲餘溫猶在,誰也說不準會不會有機會面對新一輪恐襲,基於人命安全比一切都重要的前提,也不能純粹批評為官僚主義及杞人憂天。當局最大的問題,首先是對斯里蘭卡的現狀或曰國際局勢缺乏分析及風險評估能力。同時據說事前沒跟球員進行必要溝通,黑箱作業先斬後奏,這的確是深得本澳官僚主義真傳的陋習了。

 

足總九日中午才突然召開記招決定退賽,距離比賽時間只剩兩日,可見那怕對局勢疑慮正確,但卻沒有認真聽取各方面意見尤其是球員意見的打算,只想快刀斬亂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此對待利益持分者的態度,就算出發點是好的,也是好心做壞事。沒有政制民主,內部有一點點民主精神,不會毫無商量餘地吧?

 

足總的憂慮大家都明白,原本是可以好好溝通,假如有甚麼不想讓外界知道的充份理據,大可以對球員解釋清楚取得共識。球員不是職業軍人,若能以理服人他們也不會主動要求去他鄉送死,犯不著令雙方關係跌落谷底。當局也應該設身處地想一想,澳門隊首回合比賽藉主場之利,小勝斯里蘭卡隊可以出國再戰,多少年沒有這樣吐氣揚眉了?打仗也好打球也好,重要的是如何保持旺盛的鬥志,難得全體求戰心切希望一鼓作氣不計勝負,是值得尊重的體育精神。前線將士用命打了勝仗,並且豁出去簽署聯名信自願負責,後方卻不肯言明在拖後腿,這是挫傷士氣的大忌,對日後繼續走向國際,仍會面對類似問題的體育界並無好處。

 

足總這一突然決定不但傷害了全隊的自尊心,還很可能面對退賽罰款;也令對手不戰而勝;更嚴重的是被國際及亞洲足協追究責任,將會令澳門隊被罰停賽至二0二六年世界盃外圍賽結束後,同時作為首支退出比賽的球隊,又令澳門在世人面前,作出了向恐怖主義屈服的不堪先例。斯里蘭卡作為一帶一路沿線重要節點國家,以及中國在該區重要合作夥伴,這一草率決定不但令澳門蒙羞,也令中央丟臉,種種代價更不是金錢及本澳獨力能挽回的。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在中央眼中,這種小肚雞腸、自把自為的小動作,可算缺乏戰略眼光,欠缺全局意識的敗筆。

 

‧ 澳門足總敗筆何來

 

沒有國際視野及戰略眼光,一向是本澳各界的通病,今次事件只是最新的冰山一角。由此帶來退賽行為,折射出建基於此的風險評估錯位,引致陪了夫人又折兵。這對足總固然是一次難得的考驗、經驗與教訓,不過對本澳各行各業、政府與民間,同樣也應該引以為鑑。

 

今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時四十五分開始,斯里蘭卡一天內發生八次炸彈襲擊,令度假天堂變成人間地獄。首宗恐襲由首都科倫坡市中心肉桂酒店開始,接著分別在聖安多尼教堂、聖塞巴斯蒂安教堂、錫安教堂、代希瓦勒動物園附近酒店、德曼塔戈達區、香格里拉酒店、金斯伯里酒店發生同類襲擊。幾天後斯里蘭卡政府公佈相對準確數字,死亡二百五十三人,受傷五百多人,由於不少人已炸成肉碎,真正死亡人數已無法統計。不過可以確認,事件中有五名中國人死亡,另有五名重傷。這些血淋淋的影像及數字,就是足總決定停止到一個剛受到恐襲的城市比賽的最重要理據。

 

經過斯里蘭卡軍方搜索排查,發動襲擊的共有十五人,這十五具自殺襲擊者遺骸,包括六男三女及六名兒童。這波恐襲具備如下特徵:手段凶殘;波及範圍包括科坡、尼甘布、拜蒂克洛三地;部署策劃精密、時間充分;異於以往集中在宗教場所及古跡施襲,首次針對外國人集中的幾間大酒店作案,這也許是令澳門足總更加擔憂的原因。

 

分析發現這次恐襲頗具本土特色,是孕育恐怖份子的溫床,國內外環境變化也十分複雜。首先是民族宗教矛盾突出,在全國二千多萬人口中有三大民族四大宗教,佔七成人口的僧伽羅族信奉佛教,佔一成二人口的泰米爾族信奉印度教,佔人口一成的摩爾族信奉伊斯蘭教,餘下的改信基督教。佛教在該國具有至高無上地位,但佛教徒仍想修改憲法第九條,使之具有更大排他性,這就形成更懸殊的信仰不平等甚至歧視。

 

與之相對應的外部環境,是恐怖組織以伊斯蘭極端勢力為主。隨著伊斯蘭國在中東戰場失利,化整為零流竄到全球,使恐怖組織比之前更加呈現碎片化、隱蔽化、本土化和國際化。例如在這次恐襲中,其中一名死士曾到土耳其受訓,另一人曾參與敘利亞內戰,還有一名疑犯經常穿梭敘、斯兩國。去年美國方面已指出,有三十三國起碼五千六百名極端份子,已開始離開敘利亞回國,這是為了響應伊斯蘭國號召,以世界各地為舞台展開襲擊,其中回到斯里蘭卡的有幾十人。案發前的四月初,印度和美國情報部門已通知斯里蘭卡政府,後來發動襲擊的全國認主學大會組織(NTJ),可能近期針對印度外交官員及教堂發動自殺攻擊。早在去年底NTJ頭目扎哈蘭,已潛回印度三個月。正如九一一事件那樣,今次事件並非毫無徵兆,只可惜結果都是官僚主義麻痺大意、反應遲鈍令慘劇無法避免。否則以一個跟泰米爾之虎恐怖組織打了幾十年仗,也不乏屢建奇功的反恐經驗豐富國家,完全有可能防範於未然。

 

由此可見反恐首要的是情報,只要情報資源豐富,部門協調高效順暢,反恐機構能力不太差,大部份恐襲其實都可以被消滅於萌芽階段。事後已覺醒的斯里蘭卡已重新振作起來,馬上成立了高效的跨部門聯合作戰中心;並與國際刑警及美國聯邦調查局合作深入調查並堵塞漏洞;軍警盡出在全國打擊抓捕可疑人士;呼籲全民配合政府,限期交出槍枝彈藥,短期之內已經收到成效。目前整體環境和人心已經穩定下來,安全環境基本回復正常並有相當保障,大可不必有如驚弓之鳥自亂陣腳貽笑大方。

 

對孤漏寡聞的足總而言,也許上述國際、國外安保措施甚至斯里蘭卡政府答應提供特別安全保障承諾,都未能令其放下心頭巨石,證明他們同樣對國情普遍缺乏認識。所謂國情除了大灣區,還有對外的一帶一路國際政策,斯里蘭卡作為帶路沿線重要節點,以及長期友好合作夥伴,中國一向高度重視該國內部變化。近年中國對斯里蘭卡的基建投資、貿易往來、官民交往、旅遊參訪皆創新高,中國的各方面影響力及中國人,在該國已非稀罕事物,故此也不能將之視為像非洲那樣貧窮落後的國度,自十年前內戰結束之後,經濟民生也有較快增長。以世界盃外圍賽場地所在的首都科倫坡而言,已經是一個發達的第三世界城市,這方面中國自有其貢獻。從今次襲擊有十位中國人傷亡,便可佐證上述說法。隨著中國租借科倫坡港九十九年以抵償欠債,中國在當地影響力只增不減。

 

所以事發之後根據內媒報道,中央對此高度重視。為此除了提醒當地使領館加強戒備,多做相關工作保護僑民外,也有派出反恐專家了解情況提供協助。可見在中、美、印及本國、聯合國部門共同合作下,其安全系數應該空前地高。澳門旅遊局發出的二級旅遊警示,是針對普通遊客的提示,不是給高度設防的澳門足球隊的警告,足總不應將之視作卸責的擋箭牌。

 

同時有關人士也應該知道,恐怖分子也是人,即使施襲者是自殺炸彈手,也希望能獲得最大性價比才死。然而已經猛醒過來的斯里蘭卡,在各大國配合下,目前能再次成功偷襲的可能性十分低。軍事上有所謂彈坑理論,亦即在非制導炮彈的炮擊中,短時間之內同一彈坑重覆中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有經驗的老兵躲進彈坑中比到處亂跑安全得多,恐怖襲擊的安全系數和心理也是同樣道理。

 

之所以批評澳門足總不懂放眼世界,也不懂胸懷祖國,原因不光是指其不懂斯里蘭卡對中國的重要性。實在很不明白既然澳門已經回歸二十年了,為何足總仍是閉門造車,在自作主張之前,不主動聯絡國家體育總局及中國足總,尋求諮詢及指引;也不請求保安司方面協助,聽取國家公安部、中國國際刑警、國家反恐情報中心意見,自行聯絡中聯辦及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公署,甚至是特首辦、體育局,對此事也不會坐視不理。還有更可笑的是,足總聯絡斯里蘭卡足總、亞洲足協及國際足協,人家都認為當地安全沒有問題,但偏偏有人不是諮詢和聽意見,反而是要求別人更換場地。如此醜態正如被蒙在鼓裡的澳門球員所言,簡直羞恥。從上述的分析可知,這件醜事真是丟臉丟盡國內外,可憐球員瞎折騰。希望足總以此為鑑,痛改前非吧。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