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香港百萬人上街親歷記

文/林思中|澳門觀察報

今年「六四」三十週年,一如既往到噴水池悼念死難者,延續脆弱的抗爭,直到有一天能平反「六四」。但是,現場只有約三百人,但兩邊已架起塑膠鐵馬,集會人士只准在場內,不准停留在鐵馬外。現場有與會人士不滿警方的舉措,發生口角。令人詫異的是,據聞得到的回應是此舉乃應主辦方提出的訴求,一旦有人發生意外可以讓救護車通過。若此言屬實,則澳門的六四集會真的做到警民合作。同一個晚上,香港維園擠滿了六個足球場的人群,據主辦者稱有超過18萬人參與,預示了六月九日反對《逃犯條例》上街將會參加者眾。

六月九日,下午兩點筆者從旺角出發去維園,以為半小時可達,豈料地鐵擠滿了人。從來沒看過一班接一班車開出,等了七班才上到車去金鐘。到了金鐘想轉車到銅鑼灣,車站人數之多更嚇人,每班到站的車只有一兩個下車,但就擠七八個人,等了十班車才上到車,一到金鐘站,原來已經三點半了,幾乎所有人都下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去維園參加反《逃犯條例》遊行。

一上銅鑼灣站就看到陳志全議員站在台上高喊口號,呼籲大家邀請更多親朋戚友參與,沿路上,不但看到泛民主派的議員站台,更看到很多穿白衣的年輕人步入維園。

天氣非常翳熱,遊行人士絡繹不絕,但就被逼爆在維園草地,主辦單位民陣發言人說,一直有與警方交涉開放六個足球場出口讓遊行人士聚集,再沿途去立法會,但就只開一個。於是,紅十字救傷隊不停出勤,照顧中暑的人士。與此同時,民陣發言人說有三個地鐵站被封,包括金鐘、灣仔及銅鑼灣。只開一個出口去維園足球場及封三個地鐵站,無疑造成樽頸,遊行人士有可能因此受不了悶熱天氣及飛站到不了維園而知難而退。但是,民陣發言人說,雖然如此,遊行人士仍堅持徒步或坐船都要趕過過來參與遊行。

直到五點,筆者仍然被困維園草地,只好回到銅鑼灣,但是,就發現警方的部署計劃出現失誤。正因為無法按照原先安排遊行,所以,四方百面都有穿白衣的朋友蜂擁過來銅鑼灣,導致所有行車線都擠滿了人群。筆者在人群中穿梭,看到有八成人是年輕人,是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所未見的。再者,沿途跟各大專院校、本土派、民主派等人士交流,異口同聲說是自發參與,絕對不是建制學者劉兆佳說的受外國勢力影響。從事後看到的圖片顯示,人數之壯觀,比2003年50萬人上街有過之而無不及。

沿途,所有示威人士同聲高呼林鄭下台,筆者在想,林鄭又考第一了。她比董建華及梁振英更能團結香港人,重燃香港青年愛港團結之情。

筆者六點左右準備回家,銅鑼灣地鐵站仍未解封,只好徒步到灣仔站上車再到上環。在船上,看到社交平台報導,可能有超過一百萬人上街,創下香港有史以來最龐大的上街數字,反映香港人為爭自由民主,多年來從未放棄過。晚上十二點,看到大台新聞直播,幾百個年輕人與警方對峙且發生衝突,有多人被捕。

後記:六月十二日上午,香港立法會本來就「逃犯條例」的修訂進入二讀辯論,但就被成千上萬的群眾,當中大部分是年輕人,冒雨包圍立法會及堵塞附近馬路而宣佈延後。同時,亦有市民和學生進行罷工、罷市、罷課加以聲援。香港特首林鄭說自己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不願見到年輕人因為被政治化的事件而影響前途。但試想一想,又是誰把年輕人逼上街頭,戴上口罩,置個人前途於不顧去來阻止立法會二讀?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香港六大宗教領袖發出的聯合聲明,正是悲天憫人的呼籲。

脫稿之時,局勢仍未明朗,天佑香港!天佑香港青年!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