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商界一棄權兩反對阻不了 拖足21年終通過全面最低工資法案

立法會昨(8日)在只得商界議員反對或棄權的情況下,以大比數(24票贊成、2票反對、1票棄權)一般性通過全面最低工資法案,將交到小組委員會細則性審議。商界議員連番質疑最低工資沒迫切需要、推高通漲,贊成的議員則反駁法案已經拖延至少21年,又批評將最低工資視為「通漲元兇」、「打倒中小企元兇」的言論。

.商界喊最低工資推高通漲全民埋單

《僱員的最低工資》法案建議為本澳各行各業僱員訂定時薪32元、日薪256、週薪1,536元、月薪6,656元最低工資,但家傭和殘疾僱員除外,法案亦建議設立「兩年一檢」。

大會討論期間,多名議員憂慮一旦落實全面最低工資,會對中小企業的開支成本加重負擔。與商界議員高開賢同投反對票的葉兆佳稱全面最低工資會引起連銷反應,或會失去勞資協商的彈性,更會出現漣漪效應,最終或會令一些服務或物價上升。而且,又質疑在澳門目前環境下,急於設立最低工資的理由,他稱「唔係冇最低工資生存不下去」。

投棄權票的商界議員崔世平引用美國例子,主張實行企業分級的最低工資制度,特別扶持中小微企和青年創業。議員宋碧琪亦「幫拖」表示,實施全面僱員最低工資只有一部分人可以受惠,如若推行全面最低工資,那通漲會拉高多少是未知之數,全澳市民都會受到影響。她又認為法案對中小企業更是起火上加油的作用,促請政府做好應對措施。

.駁中小企壓力論:助長租金飆升應受何批評?

工聯的梁孫旭則表示,法案是「遲來的公義」,過程亦非「急於立法」,他指當局早在1998年已訂立《就業政策及勞工權利綱要法》,要求確保最低工資,但事隔21年才將最低工資法案提上議事日程。他又希望客觀討論制定最低工資,並‌反駁推高通漲論:「唔通公務員加人工就唔會導致通脹?點解在座各位冇人反對?個龍門搬咗邊?」

議員蘇嘉豪亦指,「如果將中小企大部分壓力歸責最低工資,咁租金同來貨價又算係咩?如果只為擺脫在職貧窮而受惠最低工資,要被千夫所指 ,咁助長租金不斷‌飆升嘅人又應該受到咩批評?」他又揶揄稱「以為正討論法案建議最低工資時薪100元,如果各位咁關心中小企生存,可以一齊推動租金管制」。

統計局副局長麥恆珍回應稱,2018年全年通脹是3.01%,若實行全面最低工資,有關行業銷售商品均調升1%平衡薪酬成本,預計通脹只會微升至3.31%,但並非全部商品調升價格,實際通脹率難以預計。

.設殘疾僱員生產力評估制小組會再傾

另外,亦‌有多名議員憂慮‌殘疾僱員不納入最低工資保障範圍,認為應仿效香港為殘疾僱員設定生產力評估並補貼最低工資的機制。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回應指,法案原意是為了不影響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而未來將邀請社工局到小組會討論建立生產力評估機制的可行性。對於商界主張最低工資應否按照企業規模作彈性處理,他稱可以留待日後討論,「到小組會時乜都有得傾。」

而同樣被法案排除在外的家傭,有意見認為應參考鄰近地區設定特別最低工資,勞工局代局長吳惠嫻未有正面回應,但指現時已有機制確保家傭的收入,據統計局數字顯示,本澳家傭的平均薪酬達到4,100元,當中不包括住宿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