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政發局人員檢舉函引發「地震」 廉署正處理局方回應異於尋常

文/ 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1NanG

上(六)月底,在坊間尤其公務員盛傳一封署名「政發局工作人員」、題為「舉報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局長米健」的信件,當中列舉米健涉嫌「十一宗罪」;隨之,廉政公署回覆傳媒查詢時證實收到相關投訴,稱會將按既定工作程序處理。然而,廉署還未有進一步消息公布之前,政發局就在七月一日夜晚十一時多發稿:「政發局就『舉報信件』作鄭重聲明」,高調反擊舉報者,更上綱上線式批評,但對於「舉報信件」列舉的事項就沒有具體回應。對於政發局的做法,有公務員和坊間議論聲音則疑問,有沒有影響/干擾廉署的調查?當然,在制度上廉署應是獨立調查的,也希望如此。

舉報信件」中指控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局長米健涉嫌「十一宗罪」,當中,涉嫌不經中央招聘直接聘請其博士研究生及親朋戚友到局內工作、撤銷本地人職位、打擊報復排斥本地人,質疑米健搞「裙帶關係」、形成「小圈子」;還有,涉嫌公款私用、外判研究規避招標、違反《控煙法》等等。促請廉政公署、審計署、檢察院就此進行調查。

「舉報信件」在網上和坊間、公務員尤其官場中人議論紛紛。面對公眾的質疑,政發局選擇快速及高調責備舉報者的做法,而不是主動自身檢討是否存在不足,又或有異於政府部門通常以廉署正調查為由而不作公開來回應的做法。另方面,政發局的回應似乎未能讓公眾釋懷,坊間說「若果無嘢嘅,又使乜驚呢?」反而,政發局的「聲明」卻引起了更多質疑的迴響。

這當中,政發局對於「舉報信件」列舉的指控事項沒有具體回應,空洞式的嚴厲批評舉報人外,也欠缺合理的邏輯推論。譬如,政發局說:「目前,本局正全力投入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相關工作和本局工作範疇內的各種工作,上述『舉報信件』中的不實指控、污衊甚至人身攻擊,不僅影響了本局正常工作,也嚴重損害了本局的形象,更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

但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政發局負責大灣區相關工作及其法定工作,與局長被舉報涉嫌做錯事又有什麼直接關係呢?政府亦有其他部門參與大灣區的事項,是否也不可被批評呢?若這個邏輯推論成立,那「大灣區」這三個字可會是「免死金牌」?再者,一個部門如果是正常工作的,且平日表現有公信力,又怎會因一封投訴信就「嚴重損害了本局的形象」呢?

政發局又指,澳門是一個和諧社會,「舉報信件」意圖將不良風氣帶入澳門,製造對立,⋯⋯。然而,這個真的好奇怪說法,首先,和諧社會就不允許有舉報信呢?其次,小城由澳葡到特區,不同職責機構所接收的「舉報信件」無數,這個機制正是讓冤者有路訴,然後透過公平調查以期達到公正處理。但怎麼在作為政府智庫的政發局,竟然視「舉報信件」意圖將不良風氣帶入澳門,且當局是憑什麼合理依據去判斷投訴人的「意圖」?

另外,政發局在內部處理手法也備受矚目。當中,局方稱於六月二十八日已就「舉報信件」事宜舉行全體員工大會,向大家逐字宣讀了匿名舉報信件的內容,並逐項予以釐清。這被外間調侃的「捉二五仔大會」上,似乎還要人人表態:「本局認為匿名信發佈人所稱『政發局一班同事』並不屬實,全體員工對此個別人冒名本局同事的行為一致表示譴責。」

此外,政發局對廉署功能職責的認知似乎甚是模糊,其在聲明說,「如有需要,本局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對『舉報信件』的跟進工作。」然則,有公務員直指,任何部門都必須配合廉署調查工作,而不是「如有需要」!噢,還是做政策研究的部門,怎麼連這個也說得不清楚。

政發局是直屬特首的部門,鬧出「舉報信件」事件,未知特首辦在事前是否知悉,事後又有否過問甚至跟進?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