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米局長十一宗罪」案廉署請市民放心 「依法辦事,讓法律說話」兌現成疑

文/阿伍|訊報

https://reurl.cc/MeXXn

廉政專員張永春就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局長被「政發局一班同事」檢舉濫權謀私、任人唯親等「十一宗罪」的調查時指出,政法局的聲明對廉署調查不會有任何影響,廉署工作獨立、中立,不受任何外界影響及干擾,不受被投訴人的身份、位置及關係影響。張專員又「請市民放心,案件唔會唔見咗,最多要長啲時間處理」。以張永春掌「廉署一哥」近五年的出色工作表現與成績來看,張專員的話,可信而服眾。所以,政法局的「窩禍鬥」結局如何,大家且看下回分解。

 

可是,由於政法局以局方名義發表的公開聲明,有反唇相稽之意,又有「如有需要,政法局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對舉報信件的跟進工作」之句,足見米健本人及政法局一班權傾一方的「特首近身」,對澳門現行的公職法律制度以至一般行政法律都不求甚解,對澳門現行法律規定公共部門必須配合廉署調查,並規定公務人員有合作的義務,而非受調查人認為「如有需要」,才「積極配合」。見微知著,政法局這「特首智囊」的工作質素如何,可以想見。

 

上周四,屬檢舉信矛頭所指的米健在事發十天後首度現身公開回應,聲稱「對此十一項指控感到意外,震驚,第一反應向上級報告,包括行政長官,行政長官給予明確指示:依法辦事。讓法律說話」。由米健這番話而知,米局長連政法局架構上直屬行政長官,所以其上級只有行政長官。「向上級報告,包括行政長官」,即是米健要報告的上級原來不只行政長官一人?據此,米健有必要重新學習特區政府的行政架構分工、行政倫理行政從屬與授權,及公職法律制度等特區法律制度,提高自身的行政管理水平。

 

的而且確,無論政法局的內部矛盾外溢社會,損害政府公信,只是政法局內部的「本地幫」與「內地幫」的權鬥結果,還是「政研室」若干「失勢餘黨」故意抹黑以洩心頭之恨的報復手段,「黑材料」所披露的「十一宗罪」是否真有其事,是否有根有據,才是問題的關鍵。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指控是否屬實,政法局中人應該心知肚明。但是,由政法局一直未能合理解釋筆者兩個月前已指出的,委任在應聘職務範疇及工作經驗上,都不符合受任為處級主管的法定最低標準的鄧慶堅,擔任協調發展處處長一職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問題,以及七月五日指出的,濫用《公共部門勞動合同制度》第十七條規定的個人勞動合同,聘用一批全無工作經驗的本澳大學碩博課程內地畢業生「馬潔娜們」入局擔任顧問或專業技術職務,可以推知,在委任未合法定資格的鄧慶堅擔任處長,以及濫用例外條文聘用一批一無特別才能,二未經甄選程序的新鮮在澳內地畢業生「馬潔娜們」入局,由公帑養起,這兩大案例上,指控米健任人唯親,違法用人,都有合理理由相信已表證成立。廉署只需以此兩例為據去調查,自然有收穫。

 

正如筆者不厭其煩一再在此援引的公職法律制度規定,位居局級領導的米健,必須恪守法定的一般義務與特定義務,並受其約束。

 

按照《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第一五/二00九號法律)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擔任領導及主管官職者應堅守其個人行為不會對澳門特區或所服務的部門或實體的形象造成負面的影響,以及不會損害執行有關官職所需的威嚴。但例如檢舉的「十一宗」罪中,就有指「米健違反《控煙法》」。吸煙也許是米健的個人行為,但身為行政長官直屬公共部門的一把手,竟然未能以身作側,遵紀守法,反以為自己「局內最大」,可以為所欲為,視自己領導的公共部門為《控煙法》的法外之地,這是個人素養不高,加特權心態作用下的外在反映,卻肯定對政法局及特區政府的形象造成負面影響,同時會損害執行其局長職務所需的威嚴。

 

據同一法律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五項及第六項規定,「因不遵守甄選及聘任人員的規則」,以及「不遵守確保公共行政無私的規則」,都是領導官職據位人如米健的定期委任可在有效期內被終止的原因。倘無合理的依法解釋,單是違法委任並未具備法定最低資格的鄧慶堅擔任處長,以及濫用職權,未經甄選程序聘用一批並無法律要求的「特別才能」的內地人「馬潔娜們」擔任顧問或專業技術職務這兩案例,米健的定期委任已可以被終止,這一權力當然在行政長官,而且,米健還有承擔因此而倘有的財政及紀律責任。

 

然而,筆者並不認為這種「依法辦事,讓法律說話」的結果,會在澳門出現。原因?大家都懂的。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