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致 無法理解香港的你

文/景嚴

「呢個世界痴咗線。」這句是我最近聽得最多的說話。

721,網絡全是舖天蓋地的憤怒,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複雜心情。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我只是隔岸的觀察者,剛好在這天,我終於感受到,明白到香港人有多絕望,這個世界,真係痴線。

忍受不了下筆寫這篇文,是因為最衝擊我的畫面出現了,已經不是示威者和警察之間的衝突,是黑社會站出來無差別攻擊普通市民,那是按日常生活路過的普通市民而已。

我相信很多年青人都會跟我有相同感受,常常聽到老一輩「訓斥」,示威者的「暴力」是搞亂香港的源頭,支持警方「執法」的說話,尤其是澳門長年繁榮穩定,「搞事」變相成為敢發聲的標籤,就似沉默便能明哲保身;但我很想跟這些長輩說一聲,您錯了。或許你們覺得自己經歷過跨時代的變遷和發展,造就我們這一代能過上好的日子,可是我認為,現在活著的正是最壞的時代。

在澳門,有手有腳的後生仔,的確找一份工作不難,解決自己的衣食住行絕對不成問題,即使偶爾也會抱怨物價貴﹑交通爛﹑買樓難等世紀難題,這種夠食夠用的生活不會令澳門上街;可是你們看一看香港,有多少人就連最基本的生存條件都滿足得很艱難。相比澳門,香港一點也不安穩,正正是不安穩,才會逼出幾百萬人站出來,吐一吐積怨已久的一口氣。

如果你還是覺得「送中」仍是你口中所說的「身冇屎就唔怕俾人拉」的一項條文,如果你還是覺得香港走上街頭的人都是「先撩者賤」,請您到香港一趟,不用參加遊行,就靜靜地在旁邊做一個觀察者,看看這班「搞事者」是怎樣在街上走著喊著,表達他們內心的不滿,用手上僅有的物資去還擊,看看政府和警察是怎樣拋出催淚彈而不是橄欖枝,白衫黑底的人是怎樣揮舞手中的武器,一班無辜路過受傷的人那求助無門的模樣,你又會有怎樣的感受?

我不贊成暴力,但從不鼓勵暴力對抗的人啊,你見識到和理非的蒼白無力嗎?是病態,香港人是病入膏肓,我看著是病得可悲又無奈,請將心比心,發揮一下想像力,換作是你,沒有人會想看見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惡化成一個默不作聲也有生命威脅的地方。

這篇文章不是要說服您支持香港哪一方的人,只是想看到文字的您能夠放下片面之言,假如您之前對這班「搞事者」惡言相向,我希望同為旁觀者的您,能夠理解站出來的香港人並非人人都是暴徒,香港警察亦非人人都是黑警,這個世界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站出來的人有他們和平的立場和訴求,裡面也有夾在中間左右難做人的警察,有些鮮血不是自找,有些鮮血不應該流,此時的香港有多讓人感到陌生又無助。

作為721的觀察者,我可以用親身體驗告訴你,那些催淚彈確實很「催淚」,時間過去那記憶畫面依然震撼,心情久久不能平伏,哪怕你說不出一句「香港加油」,那由721起,請您多一點體諒,請長輩們多一點理解,你們口中這一代「廢青」的感受,因為我們看不到未來的樣子。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