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政制改革動議遭大票數否決 立法會又被市民嘲為「垃圾會」

文/ 了空 |訊‌報

https://reurl.cc/d6Xa8

星期二(七月卅號),直選議員蘇嘉豪提出的「澳門特區應以『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作為政制改革的最終目標」辯論動議,在立法會僅得四票贊成、但遭二十四票反對下被否決。顯然,事先已預測到要辯論普選特首的動議,不可能在這極保守的立法會獲得通過,但更差劣的狀況是作為政治論壇的立法會竟對政治議題是「零對話」。當中,議員們沒有就蘇的動議案展開討論,「傾都費事傾」的冷處理下就直接表決,結果僅得非建制四票贊成、但以建制的絕大多數票反對下,遭到否決了。這樣的議會,又怎可得到市民尊重,稱呼「垃圾」也就必然的。

  

也不必諱言,是否在五至十年內實現普選特首的議題,在本澳仍未取得較強的共識;也應承認,在台港澳三地,澳門的政治環境是最落後的地方。這當中,台灣的民主政治體制走在前面的很遠,且已經走向成熟,漸呈健康發展的勢態;香港的公民社會近十年漸形成較強力量,並一直在奮力爭取民主政治—實現香港人應享有法定的普選權利;至於澳門,無論政治體制和環境的落後、公民社會力量的甚弱勢等負面基因所形成的態勢,都與普世價值的要求差距甚遠,這也就是澳門遭別人瞧不起的其中原因:「澳門窮到除了錢就什麼都沒有了」。

  

澳門回歸二十年,市民的政治生活得不到進步,小城的政治經濟卻仍然是由權貴/家族/傳統陣營完全壟斷狀態,這個正是澳門深層矛盾和大問題的其中根源所在。如果不搬走這些「大山」,澳門必不可得以進步。

  

有反對發展民主政治的人士所持理由是,澳門應優先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民主可當飯食嗎?」然則,這表面振振有詞的說法,卻是站不住腳的,實際上,澳門的經濟已經發展起來了,人均GDP是位於世界前列,但這龐大財富竟然未能有效改善民生,反而貧富愈加懸殊,一般市民的生活質素未能得以提升,澳門人亦不感到生活快樂,卻壓力/壓抑愈來愈大,以及貪腐問題一直未能被遏止卻持續有機發展。等等所呈現狀況,正是源自於前面所提到的政經被完全壟斷的負面基因。毫無疑問,如果是一個理智和持公心的權力者都應清楚澳門問題所在,然後有勇氣和政治智慧推動政改,從而在根源上解決澳門的深層次矛盾和大問題。

  

另一方面,在立法會,因為由既有利益的保守建制佔著絶大數,澳門要推動政改也殊為不易。再者,更差劣的是對政治議題是「零對話」,一種讓人質疑的權勢傲慢下,根本已遠遠落後/脫離民意。顯然,如果是行民主政制的地方,這些議員早被市民所唾棄,但在澳門極落後政制下,這些議員則可安坐議席不被動搖。所以,這些既得利益的議員對民主政治發展必然持反對立場,可是所持的理由也只會扣帽子而不是以理服人。在星期二立法會討論及表決蘇嘉豪提出的普選特首辯論動議的會議,投反對票的官委議員馬志成在表決聲明中指,蘇的辯論已超《基本法》框架,沒有憲制基礎,亦對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和決定置若罔聞。

 

但蘇的辯論是否已超《基本法》框架?蘇嘉豪在其辯論動議中提出的一個理據是,雖然《澳門基本法》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與《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寫法不盡相同,並未寫有普選的相關最終目標,但《澳門基本法》第四十七條明文規定,行政長官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而「一人一票」提名及投票的選舉制度則是其中一種選舉方式,故並無任何法律排除本澳終有一日實現行政長官普選的可能。顯然,蘇嘉豪這個理據有其足夠合理性。

  

事實上,早在二0一二年三月,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應邀出席本澳一個公開活動時就清楚指出,基本法並未排除將來澳門可選擇普選行政長官,但立法會全面普選不符合中葡聯合聲明。

  

他亦述及,關於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規定,在澳門基本法起草時的共同理解體現在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政治體制專題小組最後一次會議工作報告中,原文是這樣說:「有意見認為應把普選行政長官作為目標加以規定。委員認為,普選應從澳門實際出發,草案目前規定行政長官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並未排除將來澳門選擇普選行政長官的制度,因此,草案的寫法是可行的。」

  

毫無疑問,基本法是定下了給澳門人一個選擇/空間—普選行政長官。所以,普選特首並不違憲,但由建制派主導的立法會,對普選特首這個關乎公共利益的議題竟然拒絕討論,迴避市民的政治訴求,這個明顯是未能履行職責,理應被批評。

(僅代表作者立場)